第81章被抢走的爱人

    人呢?

    乔宝儿推开门走入卧房,将手上这碗热烫的粥放下,转头看去,床那边却是空荡荡的。

    床边的铁架上挂着剩下一半的药水,注液的针头被人强行拔掉,还有些药水一点点滴落……

    “居然让我下楼去给他大爷端粥……”

    那死冰块肯定趁机溜了。

    乔宝儿有些气恼,几乎不需要思考,她立即转身朝书房那边走去。

    “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我书房里藏着什么吗?”

    然而,当乔宝儿手握上书房的门把时,她的身后却传来一把冷沉的嗓音,那语气压抑着薄怒。

    乔宝儿转身对视着他,神色怔然没明白过来。

    下一秒,她猛地回神,上前一步,咬牙气愤道,“是,我就想趁你今晚生病,溜进书房看看,你藏着掖着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你!”君之牧脸色也不太好看。

    东别墅这边佣人比较少,二楼走廊显得有些清冷,他们两就这样对峙着。

    他没有再说话,忽然转身,径自回卧房去了。

    乔宝儿站在原地,看着他身姿英挺大步走远,心底愈发气愤,又有点委屈。

    “……我只是想过来找你回卧房休息。”

    这些话不想向他解释。

    因为他一看见她站在书房外,就率先认为她意图不轨。

    乔宝儿总是觉得,她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仅是身份差距,还有,他太过于警惕猜疑,而她却喜欢简单一点。

    女佣进来收拾了床边的铁架和注液针头,而君之牧则坐在卧房小客厅那边,对着茶几那碗粥迟疑着。

    乔宝儿直接走进浴室快速洗漱,便钻进被窝里埋头大睡,决定当他是空气。

    折腾了一个晚上,君之牧这大爷高烧,反而是她忙活,那混账还将没挂完的药水直接就拔掉了……

    她心情很烦躁,抱着被子,在床边缩了缩,终究是困了,很快入睡。

    静夜,晚上11点,并不算很晚,君之牧走到门口,正打算回书房,然而脚步停住,回头朝床那女人看了一眼。

    君之牧眉宇微蹙,高烧已经降下来,不过这些药物却让他脑子有些昏沉。

    眼底蕴着些思虑,干脆将卧房内所有的大灯都关掉,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直接躺下。

    乔宝儿睡在床边上,她后背对着他,君之牧非常自然伸手就将她圈入怀。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在他胸膛处挣扎了一下,君之牧搂得有些用力,她渐渐地妥协,也像是习惯了他这样的强势。

    乔宝儿今晚心情不爽,连带她睡着了也板着一张脸。

    床头的灯很微弱,君之牧垂眸静静地注视着她,莫名地有些想笑。

    他知道,她刚刚去书房可能只是单纯找他,只是他……太紧张了。

    那些事,他不想让她知道。

    他那修长的指尖在她眉心轻抚而过,动作轻柔,或许是因为有些痒,乔宝儿别过头,脸蛋在他胸口蹭了蹭,像是让他别闹,随即舒展开眉宇继续安睡。

    君之牧眸子亮了一下,看着她这些小动作,那冷峻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收回手不再逗她,目光却落在她嫣红的唇上……

    俯下头,两人的气息纠缠,很低很柔,就连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凑近她。

    乔宝儿的长睫毛颤动了一下,而他并没有发现,她在装睡。

    她的心跳有些快,尽管是闭着眼睛,却还是很紧张。

    而且心情很奇怪,他吻她,她心底竟不抗拒……

    然而君之牧刚触及她柔软的唇,却像是想起了什么,动作停了下来。

    一整夜里,乔宝儿感觉很难熬。

    有点失落,有点丧气。

    但更多的是气愤,都是他,是他先撩我的!

    很想直接一拳砸在这臭男人胸口处,再踹他一脚,可是反抗的话,他就会知道自己装睡,那我岂不是很囧。

    乔宝儿睡得不踏实,一直在他怀里翻来覆去。

    而君之牧今夜也睡不安稳,好几次伸手探过她额头,一再确定她是否被他感冒传染了。

    叮叮叮……

    上半夜因为闹情绪,乔宝儿一直没睡好,而一大清早,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给她打电话,铃声扰人。

    “谁呀?!”

    伸手抓起床头的手机,乔宝儿那语气充满了怨念。

    手机那头的男人先是怔了一下,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宝儿,是我。”

    乔宝儿睡眠不足,脑子犯迷糊,只感觉这声音有些熟悉而已,随意地将手机压在耳朵上,含糊地问,“有什么事?”

    “是谁?”

    而她身边的男人却突然出声。

    乔宝儿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与君之牧靠得这么近——

    死色狼呀!

    “喂,你的咸猪手呀,拿开呀。”这下,她脑子彻底清醒了。

    “宝儿,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乔宝儿那一声惊叫,惹得手机那头的人急地追问,“你现在在哪,要不要我过去……”

    君之牧隔着手机都能听到对方语气里的紧张和担心,他自然认得这把声音,是他那位表弟。

    手机那头的男人听着他们的对话,脸色一阵铁青。

    而下一秒,手机被君之牧不耐烦地挂断,只有嘟嘟嘟地机械音……

    “易司宸!”

    a市一所贵族幼儿园大门外,男人紧握着手机,脸色阴郁难看,他刚送女儿过来幼儿园,突然想起一些事所以才给她打电话……

    “易司宸。”

    一道身影有些急地朝他这边快步走来,她连声唤了两次,男人这才回神抬起头。

    当他看清眼前的女人时,易司宸的表情有些微怔,目光在她这张脸蛋上停留了三秒,倏地唇角泛起自嘲。

    这张脸蛋,跟她真像。

    “柳小姐,我们似乎不是很熟。”易司宸开口,声音清冷生疏。

    柳依依听到他这语气,脸色有些不悦,自她出道以来,大家都对她和和气气,可是最近因为君之牧……

    她脸色隐忍着复杂,扯着演员标准的笑脸,“易先生,我们之前可能有些误会,今天我特意过来找你……”

    易司宸脸上带着冷笑,却一点也不卖账。

    打断道,“柳依依,我不是君之牧,我不吃你这一套,我对整容的次品没兴趣。”

    这句整容,让柳依依脸上的笑瞬间僵住了。

    易司宸眯起眸子,狠瞪着她这张脸蛋,曾经那三年,他每天回家都可以看见……

    耳边依旧是刚刚君之牧与乔宝儿那暧昧的对话,他脸色阴郁,有一股烦闷压抑在心口。

    径自转身,不想理会眼前这个女人,迈脚直接朝右侧马路边停放的亮黑色法拉利走去。

    柳依依见他不理睬自己,心下一急,不顾形象跑了过去,一把就拽住了他手臂。

    “易司宸,我今天找你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放开!”

    易司宸却脸色不太好看,尤其这女人整容的脸蛋跟乔宝儿那么的相似。

    “易司宸,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只想找一个人庇护我……”

    易司宸没了耐心,反手一把将她推开,“柳小姐要金主怎么会找到我头上呢,别忘记了,我是君家的表少爷呢!”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地。

    乔宝儿现在是他表嫂,他一万个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表哥君之牧六年后第一次回国,却偏偏睡了乔宝儿,你觉得这真的只是巧合!”柳依依像是被逼急地对着他大喊。

    这句话,让易司宸怔住了。

    “什么意思?”

    他审视着她。

    突然易司宸神色激动了起来,“柳依依,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柳依依见他这样紧张的表情,心一下子就定了,没有了之前的急切,端起架子,转了个话题。

    “听说你女儿总是不太亲近你现在的妻子叶茜……”

    易司宸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又提起了叶茜,而事实上,他的女儿很害怕叶茜。

    “柳依依,你最好别在我面前玩花样。”他沉下声音警告。

    柳依依站直了腰板,直视着他,“易司宸,我之前说了,我只想要找人庇护我。”

    “其实你还很在意乔宝儿对不对……”

    “如果叶茜并没有带着孩子回国,你还是会跟乔宝儿继续维系婚姻,你还是她的丈夫,不过现在,都不一样了。”

    易司宸听着她的话,脸色更加阴沉难看。

    “易司宸,我可以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真相……”

    柳依依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说着,“包括,君之牧几年前就开始设局要抢你的新娘……”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