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真相,君之牧你够狠!

    婚礼取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知不知道今天请的宾客,都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你这是存心要丢尽我们的颜脸!”

    原本充满喜庆的婚礼被中途取消了,易家和乔家的人都完全不知道情况,长辈们怒火中烧,家丑不宜外扬,尴尬地让宾客离开之后,都赶回了易家。

    啪——

    易铭扬起那厚重的巴掌,狠狠的朝他儿子甩了一耳光。

    “你这个不孝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混账事了!”

    易铭气得厉声喝斥,他在大学里任教,性子温文,从未这样生气。

    “好了,有事好好说,”君清雅心疼儿子,立即护上前,脸上也是满满焦虑。

    “司宸这到底怎么了,好端端的婚礼怎么就取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赶紧说呀。”

    易家的大厅坐满了直系的亲戚好友,还有君老爷子以及乔家的人也在场,气氛沉重,都等着一个解释!

    易司宸被父亲打得狠,唇角渗出些血渍,可他没理会。

    他低下头,开口语气冷漠坚定,“我现在就跟她去办离婚!”

    “你说什么啊——”

    叶薇气黑了脸,尖细的声音大骂,“易司宸,你以为我妹妹好欺负是吗,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脸你说婚礼取消,现在你还敢说要跟她办离婚!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易司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叶茜已经哭花了她的新娘妆,忍不住地大声哭泣。

    声音委委屈屈,“我哪对不住你了,你当众说取消要婚礼,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以后怎么见人……”她的声音愈发激动。

    “你就是还惦记乔宝儿对不对!”

    她大吼出声,眼泪沾湿了眼影,眼瞳充斥愤恨,瞪着乔宝儿的方向,“她已经是你表嫂了,你怎么能惦记着她!”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乔宝儿那边看去。

    就连君老爷子也老眉紧皱,审视着身侧的女人,乔宝儿表情紧绷着,脸色复杂僵住了,她自己也搞不清楚情况。

    “取消婚礼跟她没关系,叶茜别什么破事都扯到乔宝儿身上!”易司宸黑着脸,朝叶茜喝斥一声。

    “我为什么要取消婚礼,你自己心知肚明,”

    易司宸瞪着她那眼神里蕴着一丝恨意,咬牙,意味不明地愤怒地咆哮一声,“叶茜,你告诉我,我这女儿是怎么来的!”

    叶茜那哭泣脸容瞬间僵住了。

    “心心怎么了?”君清雅抱着身边的孙女,急着朝易司宸问了一句。

    大家心里都很懵,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取消婚礼,无端端的提起女儿。

    “司宸,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易家的一些亲戚缓声问着。

    易司宸紧咬着唇,他脸色阴郁的难看,转身,就朝大门那边走去,不想在这里多留,也不想多解释了。

    “司宸!!”

    叶茜看着他离开,像是心里急了,扑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司宸,别走呀,我才是你老婆,我是你老婆呀,别走……”

    她脸上的泪不断的流,开口语无伦次,那语气像是在哀求。

    在场的人看着叶茜的目光都带着同情,君老爷子最烦这些情情爱爱的琐事,他素来对子孙后代要求严格,就算这是外孙,也让他很生气了。

    老人沉下脸,沙哑的嗓音威严的命令一声,“把话给说清楚了!”

    “司宸,叶茜怎么说也跟了你这么久,你不能忘恩负义呀。”

    “叶茜还有我这个姐姐呢,你这样欺负她,是不把乔家放在眼里了!”

    所有的声音都在声讨责备着他,易司宸倒是扬唇冷笑出声,“这一切都是我错了吗?”

    他转头看向身后紧抱着自己的女人,提高了嗓音,气愤之极地重复大喊一声,“叶茜,你说呢,你说今天这局面,到底是谁的错!!”

    说着,易司宸厌恶地一把将叶茜推开,动作毫不怜悯。

    “叶茜,我都知道了——”他瞪着匍匐在地板上的女人,差点就想掐死她。

    “我什么都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了!!”

    易司宸通红了眼睛,受了刺激一样嘶声地大吼,声音也变得干哑。

    易家大厅里的人都被易司宸这突然激动,失控的情绪给惊愕住了,大家面面相觑,心底都慌乱猜疑着。

    叶茜匍匐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她的手抓起易司宸腿,不断的哭着,嘴里喃喃着,“我爱你,司宸,女儿的事,只是因为我爱你,我爱你……”

    她哭得梨花带雨,哆嗦唇,不断重复说着‘我爱你’这三个字,仿佛想要洗清自己曾经犯下的错。

    “爱我?”

    易司宸大笑出声,笑声里尽是嘲笑,以及自暴自弃地怒吼,“叶茜,你有什么资格说爱我,我到底应不应该相信你!”

    “六年前,我听从我妈的安排去追求乔宝儿,当时我跟你提出分手,然而一个月后,我因为跟你分手心情不好去酒吧喝酒醉得不省人事,结果遇上一个烂摊子,有一个已婚的女人说我睡了她,她丈夫直接就报警了,我被关了进去。”

    “我当时心里清楚,我是喝醉了,但我没有碰那个女人,而且当时我的公司刚上市,我不想声张,想着警方调查之后,我就能直接走了。可是见鬼了,那警察说在那女人的身上以及床上都验出了我的精液,我被控强奸罪。”

    易家的人听他说到这里,都惊恐地脸色大变,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家里没有人知道。

    易司宸唇角带着讥笑,看向乔文宇那边,“真的要好好感谢乔先生当年的帮助。”

    那年,他被捉进了c市警局里,易家的势力在a市,所以他自己也明白,靠易家也是救了不近火,这件事情明摆着有人嫁祸他,可是他没有办法,所有证据确凿。

    乔宝儿坐在君老爷子身边,忽然想起一些事,挑眉看向匍匐在地板上的叶茜。

    “叶茜,你说,是你去找人,你去求你那个厉害的姐夫乔文宇暗中帮了我,所以我才能被放出来。是吗?真的是这样吗!”

    易司宸嫌弃地甩开她,这一刻,他觉得脚边的这个女人如蛇蝎。

    “你跟我说过的,所有,都是假的!”

    他狠瞪着她,叶茜那哭泣脸庞透着惴惴不安,她想反驳,可是想不出借口了。

    “……而事后你将我入狱的事情,告诉了乔宝儿,是乔宝儿去求她的父亲了!乔宝儿用她母亲的遗产作为条件,乔文宇才答应动用关系暗中放我出来!!因为这件事,你每次都有意无意地提醒我,让我时刻记得你这个假的大恩人。”

    “而六年后呢,你带着我的女儿回来,就连孩子你都说谎了!叶茜,你说呢,你现在说爱我,我到底应不应该相信你,我还能相信你吗!就连孩子都不是你生的!”

    这女孩不是叶茜生的!

    “你跟我交往的时候就已经有预谋了,我们亲密的时候,你故意留下了我的精液……是你找那对夫妻,是你留下所谓的精液证据,是你去黑市找人代孕!!”

    “叶茜你以为有了孩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嫁入易家,你还得到了君之牧幕后的帮助,你和君之牧合作算计我,对不对啊——”易司宸歇斯底里的怒吼。

    君之牧——

    乔宝儿整个人愣住了。

    君老爷子右手持着拐杖,脸色阴沉得非常难看。

    易司宸眼瞳里充斥着红血丝,转头看向乔宝儿,那目光狠狠地瞪着她的腹部,她怀了君之牧的孩子,她原本是他的妻子!!

    从六年前就开始预谋算计,君之牧你手腕够狠!

    “荒唐!简直就是荒唐!!”

    君老爷子狠地磴着地板,厉声喝斥,“立即,立即给我找那孽账回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