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你好久没回家了,有一点想你

    昏暗的天色,大暴雨哗然打下,雨幕里的那道高大身影,一步步靠近。

    她坐在车内,紧抿唇,盯着车窗那道黑影,紧张地身子下意识往后缩……

    砰——

    车门被狠地打开,乔宝儿吓了一跳。

    眼瞳微微睁大,惊愣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君之牧。

    他穿着深紫色的名贵衬衫,黑色的西裤以及衬衫被大雨湿透紧贴着身体,短发湿漉水珠沿着他冷峻的脸庞滑下,依旧是他白净惊艳的五官,眉宇间多了一分焦急烦躁。

    “你去见谁了!”他直视着她,那深沉的眼底蕴着复杂情绪。

    她有些没反应过来,没回答他,只听到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和急切。

    天空厚重的乌云涌翻滚,雷鸣轰响,雨水冲刷而下,他就这样站在车外,狠狠地盯着车内的女人这张惊慌的脸蛋。

    君之牧冷峻的脸上依旧没有太多表情,只是右手暗暗地将手机收紧。

    薄唇扬起自嘲,真可笑。

    他不等她回答,转身就走。

    “等……”

    乔宝儿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但伸长手臂却下意识地扯住了他的衣角。

    他的脚步顿住了。

    “君少。”前面那部黑色的布加迪内急急跑出来一位保镖,他撑着雨伞,走到君之牧身边,刚才他们少爷动作太快,没跟上。

    这场雨下得突然,初春的雨水有些阴凉,他被淋得湿透,心底竟有些暖意。

    君之牧背对着她,垂下眸子,看见了她白皙的手指抓着他的衣角。

    “放手。”他沉声开口。

    这声音在这大雨下显得愈发清冷疏离,但语气很轻,仿佛夹杂着许多纠结情绪,和一些期待。

    她抓得并不那么用力,而他明明可以直接甩开。

    乔宝儿听到他那句清清冷冷地‘放手’,低下头,手指微微收紧,她心情很烦很乱……

    突然轰隆一声,天际的雷声不断。

    “放手!”

    君之牧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急躁,冰凉的雨水滑过他唇边,冷冷地喝斥一声,他侧过身,就要甩开她的手。

    “君之牧,你好久没回家了!”

    乔宝儿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用力收紧将他衬衫抓着皱了,说了一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口的话。

    【好久没回家了】

    他的表情微怔住,目光灼热地落在她这张脸蛋上。

    被他看着,脸颊莫名有些红,别扭地低低补充一句,“爷爷,他很想你。”

    我也有点想……

    雨水吹入车内,一阵清冷,让人的大脑瞬间理智清醒。

    乔宝儿微张唇,后面的话不没说,右手慢慢地松开,她不敢缠着他。

    想,想什么呢。

    她自己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保镖站在身侧撑着雨伞,君之牧没有再说话,视线落在自己有些皱的衣角,迈开大脚,直接就回了之前的车内。

    不一会儿,听到砰然一声,保镖将车门关上。

    乔宝儿扬起头,看向对面车窗模糊的侧颜,很想说点什么,可是要说什么……

    车子快速地发动,他那么忙的人,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办。

    “君之牧——”

    就在对面那辆布加迪启动的时候,乔宝儿突然大喊一声,“君之牧,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啊。”

    她的话有些急,有些奇怪没逻辑,但仿佛又像是在解释什么,不想让他误会。

    车子并没有因为她的叫喊而停下,渐渐地驶离了。

    而那辆黑色的布加迪内车后座的男人则听得清清楚楚,低眸朝自己手机的一条短信再次瞥了一眼,怔了一秒。

    身子靠着车背,阖上眼睛,有些累。

    原来……只是一个恶作剧。

    “他为什么突然找我?”

    乔宝儿不明白,侧着头看着车窗外雨幕,脑子依旧是刚才他浑身淋湿的模样。

    一个小时后,车子回到了君家,然而她还没下车,老管家一脸焦虑,打着雨伞快步走了过来。

    “少夫人,你怎么了?”

    乔宝儿被问得不明情况,“我很好,发生什么事?”

    老管家见她确实没有什么意外,长吁一口气,“没事就好。”

    “之牧少爷突然赶回君家急着要找你,”老管家给她撑着雨伞,两人一起朝主宅那边走去,“我们也不知道什么事,都担心着你是不是出了意外。”

    “我今天跟爷爷说了,我要去一趟疗养院……”她一脸不解。

    “之牧少爷派人去疗养院核查了,说你没到达那里,而且拨打手机一直提示在服务区外……他急冲冲地就开车出去了,你没遇见他吗?”

    乔宝儿心口微微一震,喃喃,“我看见他了。”

    “那孽账没和你一块回来吗?”

    刚走入主宅客厅,君老爷子朝她那边看了一眼,老眉微蹙,似乎很奇怪并没有看见君之牧的身影。

    乔宝儿被老人问得有些无措,“他,他有要事。”

    君老爷子看着她这一脸的困窘表情,沉下老脸,立即恨铁不成钢教训一句,“你让他回,他就会回家了。”

    乔宝儿僵在原地,表情惊住。

    “我让他回来,他也无动于衷。”

    她回了自己的卧房,想想刚才被老头刷了一顿,真是莫名其妙。

    缠着君之牧,我哪敢啊。

    她的衣服被雨水飘湿了,换了一套睡衣,盘膝坐在床上,有些失神喃喃,“他有没有换衣服……”他衣服都湿透了。

    “他为什么急着找我……”而且刚才见面他也不说清楚。

    乔宝儿心情很烦躁。

    突然脑子一灵光,想起了陆祈南,“愚人节。”

    刚才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心下一急,就想起了陆祈南那个抽风的电话,“君之牧这冰块,他平时肯定不关注这些无聊的节日。”

    风风火火地给那姓陆的打了电话,“陆祈南!”

    “陆祈南,你跟君之牧说了什么!!”手机一接通,乔宝儿立即追债似的咆哮。

    手机那头的陆公子听到她这精神的吼叫,悬在心口不安立即消除了。

    非常不负责任地回了一句,“你没缺胳膊少腿吧,放心好了,之牧他那么疼你,哪舍得真的揍你,如果他教训你也只是警告吓唬一下你,没事的……”

    “陆祈南,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乔宝儿气地炸毛,脸色黑成锅底,越想越火大,“陆祈南,等一会儿我就跟君之牧说我怀孕肚子痛,是被你气的!”

    “乔宝儿,你别这么无耻啊!!”陆祈南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陆公子黑着脸,极不情愿,咬牙切齿地对着手机气吼,“我就给之牧发了个短信,今天是愚人节,我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而已,我说,你跟上次在废弃工厂救了你的神秘男人约会。”

    “废弃工厂救我的男人……”

    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没想到君之牧居然在意这件事。

    那个喊她小名‘宝宝’的男人。

    或许君之牧他们不相信,她真的不知道对方是谁……

    叮叮……

    手机震动了一下。

    微信传来一条新信息……

    “睡美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