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之牧少爷有点闷骚

    “他还没醒呢。”

    傍晚时分,君家已经准备用晚餐了,乔宝儿表情有些困窘补充一句,“他说别烦他……”

    方大妈将手上的粥放在桌面,看着她,却有些吃惊,“之牧少爷赶你出来?”

    这语气明显不太相信。

    因为下午司机送他们回家的时候,他们之牧少爷右手揽着她肩膀,身体重量几乎压着乔宝儿那边,她扶着他一步步走进卧室。

    当时他们还以为君之牧重伤了,原来是高烧加上偏头痛发作,不过这倒是第一次见君之牧愿意这样亲密依靠着别人。

    乔宝儿觉得他简直把她压弯了腰,这男人身子特别沉,她耗了大半天的力气才将他从酒店扶着回家。

    君家东苑这边很安静,君之牧在主卧室休息,佣人都撤了,乔宝儿杵在东苑一楼大厅,余光朝楼梯那边瞥了一眼。

    君之牧现在在二楼主卧室里睡着。

    他一回家躺床上就睡了,唇瓣还有些苍白泛青,她第一次见君之牧这病猫模样。

    “少夫人,那之牧少爷就拜托你了。”方大妈也不敢进主卧室,只好叮咛她。

    乔宝儿表情有些为难,喃喃一句,“他好像不喜欢别人进去打扰,他训了我,我就出来了。”

    方大妈怔了一下,真的把她轰出来了?

    事实上君之牧的原话是这样的,只说了三个字,‘你很吵。’

    乔宝儿扶着他躺床上之后,就赶紧给他探温度。

    家里的老头明明很担心他,又板着老脸死不承认,她只好凑近君之牧耳边问他哪不舒服,要不要喝水之类问了一堆。

    她想,君之牧大概是嫌她太烦了。

    “少夫人,这只是,有时候男人比较……”方大妈看着她一时有些想笑,“口是心非。”

    乔宝儿微睁大眼睛,看着方大妈转身走了。

    什么意思?

    抬头朝楼梯看去,面无表情地深思了片刻,最后还是迈着脚上回了主卧室。

    轻轻地拧开门,她杵在门外冒出脑袋,朝里面打探一下情况,君之牧还在床上睡着,放缓了脚步凑近他,他体温降了,现在38度,脸色也好了些。

    可能是因为之前高烧,盖在身上的被子被他掀开了,他欣长的身材侧躺这大床,暗紫色的名贵衬衫上面几枚扣子打开,隐约露出精壮胸膛……

    君之牧这身材真的很棒……看得她莫名脸蛋有些发烫,她跟他躺在同一张床上已经好几个月了,不过平时乔宝儿可没那贼胆这样盯着他看。

    突然,她外套口袋的手机叮叮地响起。

    吓得乔宝儿心虚赶紧撇过头去,正儿八经拽着被子给他盖上,又溜了出去。

    “幸好他没醒来……”

    她刚将房门关上,手机又继续响起,仿佛有人急着找她。

    乔宝儿正无聊着,之前手机被君之牧关机了,她才开机没多久……

    突然她脸色一惊,这才想起了另一个人。

    立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果然,是朱小唯着急找她。

    二通未接来电话,一条短信,而此时她的微信号不断地跳出新信息。

    猪猪要翻身:【人呢!】

    猪猪要翻身:【乔宝儿你干嘛关机了,你不会忘记我们约好了一块去戈登酒店豪吃吧。】

    猪猪要翻身:【乔宝儿,我真的够钱埋单。】还附了一个指天发誓的小表情。

    乔宝儿刷着手机屏幕十几条她发过来的信息,看来中午她一直在找她。

    无敌大宝:【不好意思,我在ip&g集团楼下遇见我老公了。】她敲着‘老公’两个字还蛮顺手的。

    朱小唯见她终于回复了,立即激愤了起来。

    猪猪要翻身:【你遇见你老公,你就见色忘义了。咱们那么深厚的革命感情,你就这样对我哼!】

    猪猪要翻身:【还有中午我打电话明明接通了,你不说一声,你干嘛挂断呀,还关机了,害我以为你被抢手机。】

    猪猪要翻身:【亏我还想着带你去吃那个死贵死贵长得很性感的食物……】

    乔宝儿不知道她说那长得性感的食物是什么,不过想想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见她这样激愤,只好给她发了好几个沉痛地道歉的表情,朱小唯却表示,这口头上的道歉都是虚假的。

    无敌大宝:【改天我请你去戈登酒店豪吃赔罪。】

    朱小唯眼睛放光,立即回了一句,【好吧,我原谅你。】

    乔宝儿早已经看透她这个财迷了,正想吐槽她一句,微信又跳出一条新信息。

    陆哥哥:【你现在跟之牧怎么样,乔宝儿你下手温柔点,包间那沙发不够你们俩折腾。】

    陆祈南一上来就调侃她。

    乔宝儿一见这姓陆的头像,立即想起了今天中午他见死不救的奸笑。

    新仇加旧恨。

    无敌大宝:【陆祈南我给你介绍个朋友。】

    她手指在手机屏幕快速地点了几次,把陆祈南拉进了聊天群里。

    猪猪要翻身:【这谁呀?昵称好自恋。】

    朱小唯第一句就直接呛陆公子,乔宝儿心情不错,她就想让朱小唯膈应他。

    陆祈南还没来得及挽回形象,朱小唯又发了一句,【有心理学家说,看一个人昵称大概可以推测内心渴望,陆哥哥你在现实中是不是抠脚大叔?】

    陆祈南坐在自家客厅沙发,英俊的脸立马就黑了。

    无敌大宝:【小朱告诉他,我们中午原本打算吃什么来着?】

    朱小唯立即激动了起来,【美国的象拔蚌!乔宝儿下次我们一定要去吃,那玩意长得跟男人的小jj特别像,每次公司那秃头欺压我,我就跑去买几只回家,拿菜刀切它,特能减压。】

    这些女人真狠!

    陆祈南没有发言,表情惊讶看着这两个女人讨论着如何生切撕咬那可怜的象拔蚌,莫名胯下有些蛋疼。

    猪猪要翻身:【哎,听说今年我们国家的离婚率又拔高了,比a股升得要稳多了。】

    朱小唯天马行空的脑子,又瞎扯了一个话题,对此她相当感慨,因为她嫁不出去,而别人整天离婚刺激她。

    无敌大宝:【不适合就离吧。】

    乔宝儿倒是觉得离婚这词没那么沉重,大概是因为她有心理准备,生完孩子之后又要当弃妇。

    猪猪要翻身:【乔宝儿,你的想法是错的,一言不合就离婚,过一辈子哪有这么容易,夫妻间都是要互相容忍退让呀,谁没个缺点呢。】

    朱小唯对婚姻的态度很严肃,也正是这样,所以她快要成剩女了哎。

    陆哥哥:【女人经济独立了之后,这离婚率才涨起来的。】陆祈南无聊地发了句。

    猪猪要翻身:【那是因为你们男人太无能了!】

    反正在网络上,朱小唯胆子肥了,直接怼他。

    不过,她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如果国家立法,夫妻离婚,名下房产立即充公归国家所有,肯定没人离婚了。】

    陆祈南睁大眼睛看着微信,乔宝儿什么时候交了一个这么强悍的朋友。

    手指动了动退出了微信,立即给君之牧的手机编辑一条短信。

    【之牧,你要小心乔宝儿叛变……】不过,很快陆祈南又觉得这么编辑不妥,删除了又编辑了一条。

    【之牧,有人教坏乔宝儿。】

    陆祈南深有体会,绝对不能直接说那妖女坏话,只好侧面衬托。

    君之牧在二楼主卧室里睡得沉,高烧已经退了,隐隐约约听到自己手机响了几下。

    他微蹙眉头,右手揉着太阳穴,睁开眼发现这主卧房有些清冷。

    她在哪?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