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脑子里有坑!

    “同学聚会我不去……”

    今天起得比较早,乔宝儿陪老人一块用早饭,君老爷子闲着问起了她之前提过那个高中同学聚会的事情。

    管家餐后给他们端了一盘水果拼盘过来,和蔼地笑了笑,“少夫人,胎儿很稳定已经18周了,你如果想参加聚会只要注意些……”

    “让那孽账陪你去。”君老爷子心情不错,呷了一口茶,提了个建议。

    “不用。”

    乔宝儿受宠若惊,立即婉拒。

    她笑得有些尴尬,“君之牧很忙,听说他今天好像有一个重要的酒会。”就算他不忙,她不敢打扰他的时间。

    前几天朱小唯跟她说了一些窝心的话,她这些天总是在心里惦记着,其实君之牧对她真的算是很好。

    不止是君之牧,就连眼前这位外界盛传冷厉威严的君老爷子也对她很好,或许他们对她好的初衷是因为她怀孕,不过,人应该学会感激。

    她很明白,君老爷子关心她,更多是因为君之牧的态度。

    “聚会那地方吵杂,那些高中同学很久没联系了,我最要好的朋友最近家里出了点事也没参加……”

    “是那个在集团工作的朋友吗?”君老爷子倒是有些好奇。

    乔宝儿为朱小唯感到不愤,闲着在家跟老头唠嗑过这件事。

    “是,普通老百姓结婚买房也是一件难事,所以她家最近挺烦的……”

    说起来,已经一周了,朱小唯最近好像很忙,乔宝儿有点担心她。

    “哥哥结婚抢了妹妹的房子,这说不过去,那男人太窝囊废了,如果君之牧敢欺负他妹妹,我肯定削了他……”君老爷子素来对后代要求很高,尤其是男孩。

    “君之牧还有一位妹妹?”乔宝儿听着很吃惊。

    管家开口解释一句,不过这语气听着有些生硬,“之妍小姐是我们君家收养的女孩,她自小就陪在夫人身边,她们在美国那边生活很少回来。”

    管家的语气很明显,不想多谈这件事,仿佛只要关于君之牧母亲的事情,他们都会变了脸色。

    乔宝儿很识趣止住话题,起身回自己的卧房去。

    “不知道君之牧的母亲是个怎么样的人?”她一边在回廊走着,一边瞎想。

    自古婆媳关系最为复杂,按着他母亲很少回君家的习惯,她大概可以不必去烦这层关系,生完孩子直接走了。

    可是……目光看向这君家四周古雅回廊,名贵花卉,总有些不舍得。

    不知道不舍得这里的美好,还是别的……

    突然外套口袋的手机铃声响起,她这才回过神来。

    “乔宝儿,你要不要包养我……”是朱小唯打来的电话。

    “怎么了?”

    乔宝儿立即紧张了起来,她听到朱小唯的声音里有些哭腔。

    “乔宝儿,我哥结婚已经有新房了,他不用再烦了。”

    “你的房子真的给了他?”乔宝儿立即黑了脸。

    “没,人家嫌弃我的公寓太偏僻太小,我妈直接给了70万,我哥拿钱给首付买了110平的……”

    “你妈哪来的70万?”乔宝儿不明白。

    朱小唯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带着讥讽,“她没钱,她跟我亲爸那边的亲戚借……”

    “今天周六公司放假,刚刚我妈让我回家,说给我炖了汤,汤没喝着,屋子里一大群亲戚跑来就跟我要钱。”

    说到这里,朱小唯有些忍不住哭出声,“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个妈,她跟那些亲戚打了欠条,说好了今天还钱,她就骗我回家替她还!70万,我一个打工的一下子哪里弄这么多钱,她就是想逼死我。”

    “如果她生病了,我拼命去外面借也给她筹钱,她偏偏是为了帮我那个便宜哥哥,我继父只掏了20万给他儿子结婚,我妈很豪爽,直接给70万,还说以后要靠马俊那人渣养老,让我讨好他们家,现在吃亏,以后有依靠。呸,什么狗屁呀,他们那垃圾父子就我妈这种人才稀罕……”

    “现在可好了,马俊的新房有了,他们全家乐着准备婚事,欠下的钱,都冲着我来。”

    “你妈是不是脑子有坑!”乔宝儿气地都想骂人了。

    朱小唯声音有些抽泣,她没办法,身边没什么可靠的朋友,平时被欺负委屈了也能忍忍,这事太难受了,才给乔宝儿打电话发泄一下。

    “我表大姨还开口安慰我,说让我不要这么生气,卖掉我的那套小公寓就能还钱了。他妈的,原来她们都盘算让我卖房子,给马俊买新房,这是什么逻辑,全都是神经病!!”

    “她们还说我不给我妈还钱,就是天打雷劈的不孝女,我妈在家里哭呀闹呀,生了我这个拖油瓶一点用都没有……”

    “小朱,你……你别太伤心了,钱是你妈借的,你别……”乔宝儿想安慰她,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没事,我很好。”朱小唯调整情绪,擦干了脸上的泪。

    “我亲生父母离异,我从小到大跟我这个妈寄人篱下,我都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吃多一口,睡多一会儿,都觉得自己不对。别人家的女儿是个小公主,我倒觉得我连个女佣都不如。乔宝儿你妈去逝不在,你很伤心,可我妈还活着,但她让我更加……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乔宝儿听着她的话,情绪也跟着消沉,她知道朱小唯已经很坚强了。

    “小朱,要不我帮你……”

    “乔宝儿,我只是找你吼一吼,没事的,我能解决。”朱小唯依旧是说这一句。

    “我那套小公寓还没供完,卖不了。我决定用另外一个新卡,暂时住在公司宿舍里,她们想追债想闹事,我都不理了,集团保安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乔宝儿有些不放心,“有什么事解决不来,记得找我。”

    电话挂断了,乔宝儿回到了自己卧房里,翻找银行卡,查询了余额,只有10万块。

    这些年外公给她留下的遗产都花在她小姨的治疗费用上,真的没剩下多少了。

    她表情有些消沉,帮不了朱小唯了。

    她知道,朱小唯最伤心的不是那70万,而是她妈的做法太让人心寒,这是变相要逼自己女儿。

    虽然听朱小唯语气很潇洒似的,换新卡,住宿舍,可是她那性子,她妈一哭二闹三上吊,真的能不管么,70万真真实实花出去了,借来的钱,终究要还的。

    乔宝儿看着自己银行卡,一脸的无奈。

    心情很烦躁,也替朱小唯感到气愤,在卧房里窝了大半天,准备吃晚餐的时候,见方大妈带了几位女佣进卧房做清洁,忽然听到一句,‘这个花瓶很贵小心点。’

    乔宝儿盯着柜面那个青花瓷,突然想到一个办法。

    “方大妈,君之牧他回家了吗?”

    “今晚有个酒会,可能要晚点才回来……有急事?少夫人,你可以给他打电话,之牧少爷接了你的电话会很高兴……”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