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我要去美国找君之牧

    “我知道你很生气,别挂断电话!”

    “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救了我……我没有留下君之牧在车祸现场,我没有不顾他的生死,我很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陆祈南我求你,你告诉我……”

    乔宝儿握着手机,语气急切。

    她与陆祈南之间的朋友关系算是比较熟稔,但一切都建立在君之牧认同她的条件下,而现在……

    她知道不应该打扰陆祈南,但她真的没办法了,她不知道还能问谁了解这件事。

    手机那头的陆祈南声音清冷生疏,“乔宝儿,我现在没心情去猜你的护花使者是谁,现在君氏那边一团乱,你现在最好老实点呆在医院,没人有空理你!”

    说完,陆祈南冷着脸,就要挂断电话。

    “我要去美国找君之牧——”她突然气吼一声。

    陆祈南握着手机,表情愣怔了一下。

    随即他黑着脸,咬牙切齿地开口,“乔宝儿,你识趣点,如果不是因为君之牧,你连跟我们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别浪费我的时间!”

    他的话说得很直接,很残忍。

    乔宝儿紧抿唇,眼底压抑着一份卑微。

    确实……如果不是因为君之牧,陆祈南和裴昊然他们这些贵公子怎么会搭理她。

    “我知道他在美国西雅图私立医院……我自己去。”

    最后,她低低地扔下一声,那沉重的语气咬唇,带着一份执着。

    她想做的事,不求他们,她也能做到。

    “乔宝儿,我让你留下在国内听到没有,你是不是想给我们添乱,你嫌我们现在不够烦!!”陆祈南简直气疯了,对着手机大骂。

    “我怎么给你们添乱了,我就是想去看他,我就是想要去看他啊——”

    乔宝儿情绪激动,眼眶忍不住涨红,提高了嗓音大喊出声。

    这几天她在医院呆着很压抑,她想离开,房门外保镖却阻拦着,她试图打听君之牧的消息,可他们都不理睬。

    她很担心他,很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很知道……

    她坐在这病床上,医院白色带着消毒水气味的床单,白色的天花板墙壁,还有前面白色房门紧锁,她就这样一个人清清冷冷被安置在这里。

    “陆祈南,我知道我没什么作用,我帮不上忙,但我保证我不会给你添乱,你让我去美国好不好?”

    她紧握着手机,低着头,眼角的泪从脸颊滑下,声音低低地求他。

    她不喜欢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很惶恐不安。

    越是什么都不知道,越是惊慌害怕。

    “乔宝儿,他为了救你,连命都不要了,你这死猪脑子开一下窍,我们不能让你出事!!”陆祈南气极了。

    “……是你自己说要去美国的,遇到什么事你自己扛,不关我的事!!”

    嘟嘟嘟……手机被陆祈南挂断了。

    陆祈南沉着脸,表情复杂,刚刚他的声音有些急切和无措,他好像听到她在哭……

    可恶!

    都是君之牧把这妖女养成这个德性!!

    【他为了救你,连命都不要了……我们不能让你出事。】

    乔宝儿脑子有些迟钝,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耳边清晰回荡着刚刚陆祈南气恼吼她的话。

    有些感情,无论她怎么告诫自己,也无法忽视。

    她知道,君之牧对她很好……只是真的太高攀不起,她不敢去想……

    深吸了一口气,赶紧从病床上起来,换下了病服,收拾东西准备去美国。

    是她太胆怯卑微,她不应该一直刻意地无视他的用心,而现在她很惭愧内疚。

    “君之牧,你一定要好起来。”

    她表情木然地收拾着行李袋,喃喃着。

    万一他真的有什么意外,那要怎么办……

    “之牧的手术很成功,他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

    乔宝儿在医院忐忑不安等了大半天,大概晚上10点左右,陆祈南忙完了手上的事,终于有时间过来找她。

    可是走入病房,看见乔宝儿忧愁没精神的模样,莫名陆祈南有些急了,气哼一声。

    “乔宝儿,你别这副鬼模样,之牧看见了以为我欺负你!”

    “君之牧他醒来了?”乔宝儿表情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陆祈南黑着脸,瞪她一眼,“没。”

    “之牧伤得很重!真是多谢你那位护花使者的见死不救,之牧抢救的时候已经失血过多,身上还有骨折,多处伤口,他暂时还昏迷着呢。”陆祈南这话说出口,带着气恼。

    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暗中救了乔宝儿,但对方真的太不道德了,明明知道车祸还有别的伤者,居然只送乔宝儿去医院,对其它人却见死不救。

    “陆祈南,如果我能选择,其实我希望,对方救的人是君之牧……”她的声音渐低,带着些悲伤。

    乔宝儿脸上并没有太多情绪,直接提起自己简单收拾的行李袋走出了病房。

    陆祈南站在原地,看着她纤瘦的身影,表情有一瞬间的愕然。

    他眉宇微蹙,紧抿唇,没有再多说,迈着大步与她一块走出医院,虽然现在是大晚上,但他们都想尽快到达美国那边。

    她好像真的很担心君之牧?

    他们坐车一路赶往a市国际机场,两侧的夜灯明亮飞驰后退,乔宝儿侧着头,眸子沉沉地若有所思看着车窗外。

    陆祈南微挑眉,看向她秀眉紧皱,凝重的侧颜。

    “之牧这次车祸原本并没有那么严重,主要是因为他的旧伤影响……”他突然开口。

    乔宝儿听到他的声音,立即扭头看向他。

    陆祈南表情有些犹豫,不想说太细,“六年前,之牧和另一位朋友遇过一次重大车祸,他们都伤得很重……之牧虽然后来出院了,不过他旧伤一直都没有痊愈,所以你经常看见他熬夜淋雨之后会出现偏头痛,他痛得厉害,却不喜欢吃止痛药,每次都是强撑过去的……”

    乔宝儿很少听说君之牧以前的事,她脸色恍惚,下意识地反问,“六年前他为什么会遇上车祸……”

    “这件事你别问了。”陆祈南想起以前的事,表情有些烦躁。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