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没有了你,之牧才能安然

    “是你把我儿子害成这样,你立即给我滚——”

    医院白色的荧光灯下,乔宝儿白皙左脸颊上巴掌红肿印子非常突兀,她被打得错愕,双眸复杂地看着眼前这名陌生的中年美妇。

    脸颊火辣辣的疼,半低下头,眼眶有些温润……

    这就是君之牧的母亲。

    “我……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他。”

    乔宝儿站直了身子,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话。

    “是谁让她过来的,把人赶出去——”

    对方脸色阴沉,丝毫不想听她的说话,大声地喝斥着身边的保镖。

    “伯母,是我带她过来的。”

    楼梯口那边,陆祈南气喘地跑了过来,急急地解释一句。

    “祈南?”

    江美丽看见陆祈南护着她的这位所谓的儿媳妇,端庄的脸庞依旧余怒未消,“让这女人立即离开,我不想看见她。”她高冷的语气,态度强硬。

    平日里,君之牧这位母亲也算是得体大方,可偏偏她唯一的依靠,她儿子重伤不醒,这几天她的情绪很激动。

    “伯母,之牧车祸的事跟乔宝儿没关系,她这次过来只是单纯想见……”陆祈南缓着声音劝说。

    江美丽人如其名,已经四十多岁了,依旧有着风华韵味,她是中法的混血儿,年纪时是国际顶级的钢琴家,除了皎好的身段,容颜之外,她气质也浑然天成,君之牧眉目间与她有些相似。

    “祈南哥哥。”

    大概是因为房门外的吵闹声,忽然房内走出来一位柔弱的女生,她身上穿着大学制服,个性有些内敛,小声地朝陆祈南唤了一句。

    “嫂,嫂子。”

    君之妍脸蛋有些微红,身子躲在江美丽后面,胆怯地看着乔宝儿。

    “之妍,她不是你嫂子,别乱喊人!”

    江美丽冷着脸,目光犀利打量着乔宝儿,唇角扬起不屑,“现在的女人真厉害了,一开始看上易家,当了易家媳妇,转头爬上之牧的床,改嫁入君家,长得这副狐狸精模样……”

    “之牧他感情经历少,被你一时迷惑,别太得意,给我们君家生孩子的女人多的是,等之牧醒来了,我立马让他跟你离婚了,看见你,我就恶心——”她的话,说得尖锐羞辱。

    陆祈南是第一次见江美丽这样言词犀利地怒骂一个人,“伯母,易司宸干得那些破事,乔宝儿她没有错……”

    “祈南,你为什么偏帮着她,她害之牧重伤躺在里面,我们之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为了一个女人重伤昏迷了,她什么身份呀,她配吗!”江美丽情绪愈发气愤。

    “嫁了一个表弟,又嫁一个表哥,这种乱七八糟的女人滚远点,别脏了这地方——”

    乔宝儿低着头,没反驳。

    目光看向病房内,他还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器,没醒来……

    陆祈南表情有些为难,前面的四名君的保镖已经走到了他们两侧,态度很明显,强行让乔宝儿离开这栋大楼。

    转过头看向身边的女人,压低声音叮咛,“乔宝儿,下次你再过来……”

    她并没有迈脚离开,扬起头,直视着眼前的江美丽,语气执着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不关你的事!”江美丽对她没有好态度。

    陆祈南知道乔宝儿那倔性子,但又担心江美丽的强势,再次开口提醒,“乔宝儿,我们先回酒店,这里有医生护士,之牧不会有事……”

    “这里不需要你!”江美丽狠瞪着她,冷冷地扔下一句。

    【这里不需要你。】

    乔宝儿站在这荧光灯下,脸色泛白,站着身子有些轻颤着,一时间她很卑微,卑微地想要逃……

    “祈南,过来。”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几位专科的医生陪同着一位威严老人走出了电梯。

    乔宝儿听到这把熟悉的苍老的嗓音,立即扭头看去,她脸上露出一些惊喜,是君老爷子。

    可是……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灯光太迷离,她觉得远处的那道熟悉的身影,竟得那么生疏。

    君老爷子到来,江美丽也不敢再乱开口,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陆祈南犹豫地看了看乔宝儿,看向前面的君老爷子,觉得老人表情很是急躁不安,这神色比他们刚得知君之牧车祸重伤时还要担忧。

    立即迈着大步朝老人那边走近,“爷爷。”他规矩地唤了一声。

    “派人送乔宝儿离开这里。”君老爷子开口第一句,便是这冷沉的命令。

    距离有些远,乔宝儿听不太清老人说什么,而陆祈南却听得清清楚楚,他脸庞愕然,平时老头也没喊她全名,而且这清冷的语气有些奇怪。

    “爷爷,确实是易司宸醉酒朝之牧他们开车撞过去,但我们发现易司宸的车子事前被人故意动了手脚,加上最近ip&g集团接连受到打压,我觉得这件事不仅仅是个人的感情恩怨……”

    陆祈南一直都觉得君老爷子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他不可能像外人一样将所有错都怪在乔宝儿身上。

    “我让你立即派人送乔宝儿离开这里,听到没有!”君老爷子沉下老脸,冷厉嗓音重复一声。

    这洪亮沙哑的声音,回荡于这清冷的医院走廊。

    乔宝儿身子微微一震,脸色渐白。

    她看见了,老人回头时,他那浑浊的老眸时,蕴着一份怨恨……

    爷爷在恨她,恨她连累了君之牧么。

    是她的前夫易司宸开车肇事。

    是她惹来的祸。

    君之牧是因为保护她,才会受这么重的伤。

    他们怨她,恨她,她都可以接受的……

    可我只是想……“爷爷,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还好……”她鼓起勇气,朝老人那边大喊一声。

    相处的这些时间里,君老爷子向来待她不错,她没有过分的要求,只是单纯地想看看他而已。

    “如果没有了你,他就能过得很好!”

    但让乔宝儿意外,让在场所有人都惊愕,君老爷子右手紧攥着拐杖,苍老的脸庞压抑着复杂的情绪,冷沉的嗓音几乎咬牙切齿。

    乔宝儿整个人怔住了,面对着老人这份赤裸裸的恨意。

    她突然很无措。

    这感觉仿佛被一位信任的亲人突然抛弃,处身在这陌生的地方,心很慌乱。

    两名保镖没有再犹豫,走到她左右两侧,强行让她离开。

    乔宝儿迈开脚,回头不甘地看向身后病房,转眸间,视线因为眼眶里强忍着泪,而变得模糊了起来,她紧紧地看着君老爷子那边……

    当她走到电梯口与他们错身而过时,陆祈南竟突然脸色大变,愣然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君老爷子跟陆祈南说了什么……

    随即,电梯的金属门,关上。

    “我要你去查六年前那场车祸是不是跟乔宝儿有关……”

    君老爷子浑浊的老眸,复杂地盯着这紧闭的电梯门,咬牙一字一句地说着。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