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假护士,你是谁?

    “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外面明明是正午艳阳高照,可医院病房内却透着一份阴凉,空气充斥着消毒水气味让人精神不起来,心口满是忧虑不安。

    一位柱着拐杖的老人,双眸浑浊地看着病房那边,苍老沙哑的嗓音,低低问了一句。

    陪同在侧的院长表情显得拘谨,小心地回道,“体温已经降下来了……”

    “我问他的脑颅内压!”

    君老爷子突然沉下脸,咬牙念着这个专有名词。

    急性的颅内压过高,会导致脑出血,使人昏迷,瞳孔散大,甚至威胁生命。

    而平时临床表现多则,剧烈头痛,呼吸节律紊乱……偏头痛,他们早就知道的,只是没想到。

    ……这孽账居然敢隐瞒他们所有人。

    老人收回目光,右手握着拐杖的力道有些颤抖,艰难地再问一句,“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少?”

    “爸,你在说什么手术?”突然房门被人推开,江美丽一脸迷惑看向老人与院长。

    “之牧的手术不是已经完成了吗,是不是出什么事……”

    院长想要开口解释,可是君老爷子冷厉的眸子瞥了一眼,他顿时讪讪地不敢乱说话。

    这件事,确实不能乱说。

    “爸,到底怎么了,之前主治医生说之牧会好起来,只是暂时昏迷……”江美丽察觉到异样,脸色也焦虑了起来。

    “出去。”

    老人紧皱着眉宇,没看她一眼,冷冷地扔下一句。

    江美丽表情有些不情愿,病床上依旧昏迷的君之牧看了一眼。

    低声诉说,“爸,我知道以前我做了一些错事,但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我是之牧的母亲……”

    “我说了,出去!”老人一脸不耐烦,朝她狠瞪了一眼。

    江美丽紧握唇,脸色不太好看,脚步犹豫了一会儿,她儿子是她下半辈子最大的依靠,所以君之牧不能出意外。

    不过她像是很忌惮君老爷子,最后半低下头,只好离开。

    头顶荧白光灯打在君老爷子苍老容颜,透着疲倦和沉痛纠结,“这件事不能向第二个人提起。”严厉地向院长警告一声。

    “知道。”院长的表情凝重,点头。

    君老爷子并没在病房多逗留,柱着拐杖脚步有些沉重走了出去。

    咚——

    “你小心点。”

    一瓶注射药液不小心摔落于地。

    就在病房前,一位护士仓促地蹲下身子去捡刚刚掉地上的一瓶注射液,而院长他们正好从房门出来,不悦朝这位护士看去,叮咛一声。

    这护士似乎是新人,她表现的有些胆怯,背对着他们,她并没有出声说话,只是在捡起注射液时,快速地收拾小推车,保持着半弯着腰恭敬的态度。

    “把东西推进去,以后这边让你们护士长负责。”院长朝她吩咐着,生怕里面的病人出了什么差错。

    年青的小护士仿佛不敢直视院长这位大人物,只是很谦卑点头。

    前面的君老爷子心烦着,他没有心情理这位小护士,朝院长催促一声,“尽快把方案列来……”

    “请放心,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

    “够了,去办事吧!”

    君老爷子烦躁地喝斥,他已经没有心情听这些谄媚奉承的话了。

    病房口推着小推车的护士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她侧眸看着君老爷子与院长一步步离开,秀眉紧皱,心口愈发不安。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乔宝儿不明白,爷爷他的行为很奇怪。

    她穿着这所医院的护士制服,推着小推车,看着眼前房门,深吸了一口气,缓步走进去。

    他就在这里面。

    不知道是不是乔宝儿的错觉,她觉得这间病房消毒水的气味特别重,就像无菌病房一样空气有些死沉沉压抑。

    病房内嘀嘀嘀的仪器声音响着,仪器显示的数据不断地闪动,她一步步朝病床那边靠近,她已经好几天没看见他了。

    之前他明明很健康,他明明可以很轻易的抱起她……

    心口那份内疚一点点地扩大,当视线触及那张熟悉冷峻的脸庞时,她僵怔着。

    君之牧的脸色很虚弱苍白,他闭眼安静平躺着,身体有许多细线连接时实监控他的状况。

    “君之牧……”她站在床头,低头,眼底蕴着满眶情绪。

    “君之牧,你快醒醒呀……”

    她不敢太靠近他,门外还有保镖看着,偷偷地伸出手,忍不住去触动他冰凉的大掌,紧紧地握着,“君之牧,我是乔宝儿。”

    君之牧,我很担心你……

    看着他这张冷峻的脸庞,君之牧那样强悍的男人,现在竟这样虚弱,眼眶莫名地涨红,紧咬唇,有些话很想大喊出来。

    “君之牧,你快点醒过来,我很想你……”话到唇边,眼角有些温润。

    砰——

    “之牧!”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喊,这让乔宝儿表情一惊,不知道出于什么情绪,她立即收回了手。

    “你是过来换注射液的护士吗?”

    这女声听起来很清亮,对方已经快步走到了她身边,表情有些思虑,“你先出去吧,他现在这瓶还没打完呢,一会儿我再叫你。”

    乔宝儿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还不想这么快离开。

    “之牧,你已经睡了好几天了,集团的事都等着你呢,赶紧醒来了,我和祈南他们都快扛不住了。”

    对方径自走到病床的另一侧,她拿起柜台的一些湿棉花棒,动作熟悉温柔地给君之牧那干躁的唇沾润,说话的语气自然,像是两人感情非常稳固。

    “之牧,我们都需要你呢,你不能再偷懒了。”她继续说着,声音带着轻笑,仿佛是在跟病床的男人在聊天。

    她的话,让乔宝儿不由地朝她打量。

    她是谁?

    这女人皮肤白净,一身黑色整洁名贵的西装短裙,盘起头长,脸容带着成熟女人韵味,身上并没有多余的首饰,她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奕奕,干练聪明。

    “你不是这里的护士?”

    她果然很聪明,很快就注意到了乔宝儿的长相与她护士制服上那个小名片的照片不一样。

    “你是什么人?”

    这下,对方立即警惕了起来,连忙站直身子,护在病床前。

    “我,我是……”乔宝儿看着她,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开口。

    “保镖进来——”

    对方焦虑地朝门外大叫,“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最好立即离开!”她言词冰冷,犀利目光审视着乔宝儿。

    “这女人冒充护士混进来,把她带下去,查清楚她是什么来历……”

    乔宝儿看着他们排斥的目光,不同紧张了起来,开口想解释一下,“我是……”

    “……她,她是我妻子。”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