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这个女人,她是我妻子

    “……她是我妻子。”

    病床有些异动,那干哑低弱的嗓音,让房内的人都顿时沉默了。

    “之牧!”

    靠近床头的女人最快反应过来,一脸激动,惊喜地凑近他,“之牧,你醒了。”

    “立即去通知君老爷子和医生……”

    门外的保镖也非常吃惊,不敢迟疑,立即行动了起来。

    乔宝儿一脸呆怔着站在床尾。

    她看着病床上那男人,他刚醒来,脸容苍白,睁开眼瞳带着迷离,却微扬起头,定定地与她对视着。

    他没有再说话,不过乔宝儿心口微微一颤,他的目光……不那么冰冷强势,有些恍惚,虚弱。

    “你就是……乔宝儿?”站在床边的女人表情有些尴尬。

    她直视着乔宝儿,声音复杂又问了一句,“你是之牧的妻子?”

    她早就听说君之牧在国内跟一个女人领证了,不过并没有办婚礼。

    乔宝儿被这女人审视着,莫名地有些拘谨。

    “……过来。”

    病床上的男人忽然轻唤一声。

    乔宝儿看向他苍白脸庞上,眉宇紧皱,立即快步走了过去,绕到病床的另一边,“君之牧,你是不是头痛?”

    “有没有伤?”

    他身体几乎下意识地随着她转向左侧,没回答却反问一句。

    “之牧,你不能移动身体。”右侧那女人急地想要伸手按住他。

    乔宝儿动作更快,立即弯下腰按住他肩膀,“君之牧,你别动呀。”她的话说得有些别扭。

    “我问你,有没有伤?”他已经侧着身体了,眼眸依旧落在她脸上,问得有些执着。

    他隐约记得车祸的事,记得她当时好像吓哭了。

    乔宝儿被他看着,听着他这熟悉低沉的声音,莫名地眼眶湿润了起来。

    “君之牧,我很担心你。”

    她哽咽着话,眼眶的泪有些忍不住,“你赶紧好起来,我很怕你有事,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什么都帮不了你……”

    一颗晶莹的泪打落,他眼瞳渐渐清明了起来,仰视着她这哭鼻子的模样,脸庞微微一怔,有些意外。

    一时间就连君之牧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愣怔看着她眼泪一颗颗打落在他床单上,她平时很少哭。

    站在另一侧的女人看着他们,表情满满的震惊,垂下眼眸,身体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她站在这里,真是尴尬。

    “之牧,我去找一下医生。”她轻声说了一句,立即迈脚离开。

    而君之牧并没有对她说什么,一句话也没有,她走出房门的时候,只听到他有些无奈地喃喃。

    “越来越爱哭了……”

    她脚步不由顿住,回头朝病床那边看去。

    他好像真的很在意这个女人……

    刚一扭头,却在病房门口与另一个男人撞上,对方语气有些急,“小雪,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

    “乔宝儿!”

    陆祈南眸子朝病房内扫了一眼,找到那道熟悉身影,当下怒地大吼。

    他气汹汹,大步冲了进去,“乔宝儿,你好样的,你居然绑了人家护士,你别以为我不敢……”

    “她怎么了?”

    床上那男人紧皱眉宇,刚醒来,嗓音有些干哑。

    陆祈南那脚步僵住,瞪着病床上的男人一秒,倏地脸色激动了起来,“之牧你醒了!”

    “乔宝儿,你过来把之牧吵醒了?”

    陆祈南打鸡血似的,这话倒是没质骂的意思,反而很吃惊。

    乔宝儿丈把厚的脸皮通红,赶紧转身,用手擦掉眼角的泪痕。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真的越来越爱哭了,可恶,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矫情呢。

    死人陆祈南看见了,肯定又要笑话我。

    君之牧看向她困窘的侧颜,倒是没好气地失笑出声。

    陆祈南扬扬眉看向他们那边,居然还笑得出来,而站在他身侧的女人眼底隐藏复杂情绪,像是很随意用手肘碰了一下他,“她就是……”

    “怀表那个。”陆祈南气哼一声。

    夏垂雪沉默着,唇角扬起一份苦涩,“真的是她。”怀表那个女人。

    陆祈南忍不住吐槽,“真不知道之牧看上她哪了,就一个麻烦精!”

    很快医生和护士急地走了进来,看见病床上的男人已经醒来了,脸上都带着喜悦的微笑,“君少爷,你有没有感觉身体哪不舒服?”

    君之牧配合医生检查,头还有些晕眩,不过并没有那么锐痛,身上外伤包扎了,意识已经恢复。

    主治医生浑身他的病情也算是明朗,开口叮咛着,“君少爷,你额角的伤包扎了最近一周绝对不能碰水,还有右肩胛骨骨折,未来三个月都不能举重物,关于你脑颅内……”

    “知道了,出去。”

    君之牧突然冷着声音打断了医生的话。

    主治医生话到唇边,对视着他警告的目光,没敢再说下去。

    “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

    夏垂雪细心注意到了一些异样。

    “君少爷刚醒来,请注意安全,暂时不宜下床走动。”医生只是说了一些常规的事宜,转身朝其它医护人员看了一眼,都快速地离开了病房。

    夏垂雪行事干练,她秀眉微蹙,迈开脚就要追上医生,却被身侧的陆祈南伸手拽住。

    陆祈南没有开口,不过眼神很明显,让她别去问。

    病房内有些诡异的沉默,乔宝儿的目光也一直看着房门外,刚才那位医生说君之牧脑颅什么……

    “口渴。”

    这低低的嗓音,有些干哑。

    夏垂雪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迈脚上前,陆祈南朝她看去一眼,很快,她反应过来脸上带着些尴尬。

    “医生说你不能坐起来。”乔宝儿就站在君之牧床边,她拿着半杯温水,见他要起身,立即阻止。

    “君之牧,你别动呀。我想一下……”

    她怕这人当医嘱是屁话,低眸看着手上杯子有些发愁,怎么给他喝。

    “你要喂我?”

    病床上的男人悠悠地扔下一句。

    顿时房门好几双眼睛灼灼地盯着乔宝儿,像是吃惊,又有些期待……

    “我,我去找个吸管。”

    乔宝儿不干了,这男人刚一醒来就要为难她,这下连耳根都红透了,将杯子放在柜台上,转身撒丫子跑出去。

    “乔宝儿,你敢跑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