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睡在你身边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只感觉整个人浑浑噩噩。

    回到君家时,家里的佣人见他们一身泥巴,都惊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管家站在一旁,尽量平静地声音开口说了句,“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原本准备好的晚饭,早已经菜凉了。

    那脸色阴沉的男人并没有多说半句,似乎不想再看见她,刚一回来,转身就回了东菀。

    “少夫人,要不你先喝点热汤……”

    方大妈见她神色恍惚,像是受惊,也顾不上什么让她洗澡清理了,便立即让女佣热了些盅汤压压惊。

    乔宝儿就随着方大妈拉扯到餐厅那边,坐下来,面无表情地喝了半碗热汤。

    食之无味。

    最后方大妈陪着她一块回去卧房那边,一边走着,忍不住小声提醒她,“少夫人,之牧少爷自小性子比较冷,有些事,他不愿意说,你也别激怒他,你在我们君家,就做好本份,他的事情你别理了。”

    君之牧的事,想管,也管不着。

    乔宝儿没说话,脸色依旧有些泛白,脚步沉重踏上这熟悉的楼梯,朝卧房走去。

    打开门,忽然有些淡淡地烟草气味。

    乔宝儿僵怔在门口处,不敢上前,而房门内的那男人眼瞳也微惊了一下,左手还点着香烟,像是习惯似的,立即摁灭了。

    两人四目相对,表情都紧绷着复杂情绪。

    “少夫人,记住别再惹怒他了。”方大妈就站在门外,她压低声音重复提醒,生怕乔宝儿又干了什么事惹得他们少爷雷霆大怒。

    说着,乔宝儿被方大妈轻推了一下,她的脚步也顺着力道向前一跨。

    房门被人快速地关上。

    在宽敞的房间里只有他和她,莫名的显得有些诡异,有些清冷陌生,很拘谨。

    沉默了大概五分钟,她就站在门板边上,没有再上前一步,半低着头,就这样站着。

    而阳台那边的男人目光复杂凝视着她,清清楚楚地看见她焦虑不安的侧颜……

    忽然间,他像是受不了这样气氛,又像是在气恼什么,眉宇愈发紧拢,压抑着胸口那强烈情绪,迈开大步,朝她那边走近。

    她能感觉到他盛怒的脚步,赫然地抬头,脸蛋上有些无措。

    像是在害怕什么,怕像刚才那样……

    然而,君之牧确实是朝她那边走近,但目光却没有再看向她,而是与她错身越过,伸出手,拧开门把,脚步有些沉沉地走出去……

    这个空间,有他,她就会紧张不安。

    “君之牧……”

    他的衣角被她突然扯住了,拽着很紧,与她错开半步距离的男人冷峻的脸庞闪过一丝错愕。

    “君之牧,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我只是害怕……”她依旧低着头,小声地说着。

    “乔宝儿,你……”给我闭嘴。

    他的嗓音低沉,透着气愤。

    可是当君之牧侧着眸子,看向她的脸颊时,竟看见她眼角有些湿润,话到唇边,便没有说下去。

    “那次车祸……”乔宝儿低低的声音,像是在回忆什么,有些迟疑,哽咽。

    “你在我身前护着我,你的身体很冰冷,然后我闻到了很重的血腥味……很黑,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一直在喊你的名字,可是你没应我,我喊了你好久了……”

    她眼眶涨红,有些热烫的泪太过沉重,一颗颗地打落……

    “君之牧,我很害怕……”

    “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就是想知道……我不要你护着我,我不想你有事。”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地哭了出声,侧过身子,双手紧抱着前身那高大的男人,紧紧地搂抱着他精壮的腰间。

    她的头俯在他心脏的位置,哭地说话都断断续续,“……我很怕,很怕你有事,然后我又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帮不了你,我觉得我很没用……”

    君之牧浑身紧绷着,冷峻的脸庞完全惊愕住了。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他没有想过她会说这些,也从未想过这女人竟然抱着他大哭。

    她含含糊糊又说了一些事,那语气很内疚,卑微……

    “……乔宝儿,你真的越来越爱哭了。”

    他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低眸看着她哭鼻子模样,像是受了很大委屈似的,心底有些无奈又有一份奇怪地温暖。

    “不是我爱哭,是我……我怀孕,是我儿子影响我了。”

    她带着哭腔,死鸭子嘴硬还会反驳。

    这让君之牧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那我儿子出生以后肯定是个爱哭鬼了。”

    他俯下头,脸庞与她那满是泪痕的脸蛋贴靠在一起,低声在她耳边轻顺,“男生太爱哭以后讨不到媳妇了,别哭……”他很努力才想到一句比较幽默的话。

    乔宝儿不确定这算不算是他在哄她,反正这冰块也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的话,就当作是难得的温柔。

    她记得以前有一次,他看见她哭,直接扔下一句,‘你哭得样子很丑。’

    想了想,乔宝儿松开他之后,立即钻进浴室去了,大概是惭愧,还有害羞。

    在花洒下冲洗干净,走到浴室的镜子前一再确定自己刚才哭红的眼睛已经不那么明显,她这才穿的浴袍走出来。

    “我以为你要在里面躲一晚上呢。”

    君之牧在书房那边洗过了,站在这浴室门外,犹豫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见她开门这才没有进去。

    乔宝儿脸颊有些红,侧着头没去看他,直接爬上床,扯上被子睡觉。

    她刚才在浴室里反省自己,觉得自己刚才抱着他哭,实在是太丢脸了。

    她没想过要跟他说这些心事,她只是……

    只是不想跟他吵架。

    “你要做什么……”突然被子的另一边被人用力的掀开,这惊得在胡思乱想的女人立即警惕的转身。

    “你觉得我要做什么,这是我的床,这是我老婆,我要做什么!”君之牧有些气恼瞥她一眼,很自然躺下。

    她看着他,心里有些别扭,当驼鸟身子挪了挪,想要缩到床边去。

    可他忽然伸手拽着她手腕,乔宝儿全身的神经有些紧绷,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君之牧也没说话,他的手掌很大,反正比她的手大多了,不像那些贵公子娇气细嫩,他的手掌因为锻炼有些薄茧。

    修长的手指抚过她手腕那被勒得泛红一圈,“会疼吗?”忽然,他低低地意味不明问了一句。

    “会疼,你就记住!”

    他没哄她,这男人真的一点也不温柔。

    乔宝儿微抿唇,心底很怨念,不过被他这么握着手腕,那肌肤相触有些酥麻麻,就连心跳也有些快。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