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唐聿

    “乔宝儿,我真的没事,不用担心我,挂了点滴也没那么头痛了,只是饭碗没了而已……”

    朱小唯虚弱的躺床上,强装乐观,可声音闷闷地带着些无奈,说不在意那是假的。

    陪着上司出差,莫名其妙扔了工作,她下个月房贷车贷怎么办,没钱,真的什么都是大问题。

    “我去跟君之牧说……”站在床头的乔宝儿黑着脸,气地转身就要出去找人算账。

    真是替自己死党感到不值,太不公平了。

    “客户故意为难,都喝得躺医院了这还要你引咎辞职,就是为了夏垂雪她那业绩和订单,没有搞错呀!”

    “乔宝儿别去。”

    朱小唯深知她的性子,及时伸手拽住了她外套,苦笑一声,“你以前不是也给别人背过黑锅么,生活就是这样……”总有太多无奈。

    乔宝儿板着脸,没有动作,憋了一腔的怒火,但也不至于冲动就到隔壁去闹,只是很不爽。

    刚出来社会打混,谁没有受过委屈,谁没当过炮灰呢。

    她以前半工读的时候也时常遇到这种不公平的事,有些同事会拍马屁讨好上司,总是做着最轻松的活,拿更高的工资,出了事就找那些新人垫底。

    朱小唯这人粗神经,并没有太消沉,想着自己卡里还有一点点存款,之后尽快找到下一份工作,应该也不至于饿肚子。

    算了,开怀地轻笑一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看着头顶黑着脸的乔宝儿,倒是调侃笑了笑,“你以为个个都像你那样,嫁了个君之牧,可以安心当少夫人被伺候着……”

    “不过想来,君之牧他这个位置也不容易,乔宝儿你真该多体谅你老公,赚钱养家还真的不容易,各种明争暗斗勾心斗角,比起我这小人物,有更多的人想要看见君之牧摔跤呢。”

    乔宝儿扬扬眉,见到这副烂好人的模样,当下就吐槽她。

    “破公司都快要跟你解除雇佣关系了,还要给他说好话。”

    朱小唯的性子细心体贴,总会替别人着想,做事不疾不徐很有耐心,也因此身边的同学同事总喜欢找她帮忙,而这货常常不知道如何拒绝,最后只好自己吃憋。

    乔宝儿可没那么好的脾气,依旧黑着脸,不高兴就是不高兴。

    朱小唯见她这生气的模样,有些想笑。

    她这位暴力急性子的死党,虽然称不上什么温柔体贴的可人儿,不过乔宝儿很真,待人很率真,很简单。

    在乔宝儿面前不需要假装,不需要客套。

    甚至会比她更加生气,就有一种暖暖地被人关心感觉,真正关心,不用甜美语言,却直接能感受到她的情绪。

    丢了工作,至少还有一位朋友愿意捍卫自己,也算是庆幸。

    “算了,换一份工作也好,上次我在焰火楼下撞见那个关蕾跟野男人鬼混,关盈以为我抹黑她堂姐看我不顺眼,估计连夏垂雪也顺手替她闺蜜收拾我,我留下来也没意思……”这次朱小唯的语气自然许多,开朗了起来。

    “夏垂雪……”乔宝儿念着这个名字,眼底有些深思。

    夏垂雪这次会见大客户,虽然客户故意为难,却非旦不追究,反而将所有错都揽到自己员工身上,给了那位莫总大大的脸子台阶。

    莫总不是猪头,这事闹大了他肯定不敢直接跟ip&g集团叫板。

    最后只能签了合同,夏垂雪空降到总公司第一个大项目,之前质疑她能力的高层也该收敛了,同时还让莫总欠她一个人情。

    “真不愧是君之牧的得力助手。”

    乔宝儿低声喃喃地有些咬牙切齿,她夏垂雪喜欢玩什么手段是她的事,还非得让朱小唯当炮灰,突然间,倒是觉得夏垂雪是在针对她。

    “小朱,你好好休息……”

    时间也不早了,朱小唯这弱鸡酒量一晚上喝这么多酒肯定难受,不打扰她休息,乔宝儿声音淡淡说了一句,转身就走出去。

    朱小唯确实是胃灼痛,脑壳也一阵阵钝痛,不过见乔宝儿这架势,实在担心她回去闹。

    想了想,对着她背影大喊了一句,“君之牧今晚很急地赶到我们的包间,其实他是去找你……”

    “他是觉得这场饭局出了事,我肯定会找你帮忙,他怕你会吃亏。”

    乔宝儿表情微怔了一下,也没有多说什么,轻手替她关上房门。

    “……君之牧那冰块刚才也没说。”她朝隔壁病房走去,小声低低地抱怨一句,微扬唇角淡淡地带过些喜悦。

    推开房门,发现君之牧并没有在这间病房内。

    “之牧在楼下,”陆祈南看见她,下意识地开口,话顿了顿,立即扬起阴险地笑,“乔宝儿是不是很伤心之牧又落下你了,放心吧,他还在楼下等着你。”

    乔宝儿觉得陆公子真是无聊,眼神也没给他赏一个,转身就想下楼去。

    不过刚迈开脚,倏地回头朝病床的女人看去,那目光有些深思。

    夏垂雪背靠着床头坐着,被她这样看着,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似的,“宝儿,你有话跟我说?”

    “乔宝儿,小雪现在生病了,你别仗着之牧欺负她了。”陆祈南走近她身边,压低了声音警告她一番。

    乔宝儿没好气地呛一句,“以为我会说什么呢,公司的事情我又管不着。”

    “陆祈南你不说小雪她当了多年了集团高管,一般去见大客户也不带新人出差么,这次朱小唯有幸也陪着一起过来见世面,我只是想替朋友说一句谢谢!”

    她的声音很平静,没有太多没有情绪起伏,只是最后那句谢谢,咬的特别重,意味不明。

    陆祈南表情错愕着,余光瞥向病床那边,多了些思虑。

    夏垂雪像是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生病的嗓音还有些沙哑,病弱的模样急地询问,“宝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陆祈南见她这病态,有些不忍,这病房应该安静,夏垂雪也需要好好休息。

    “乔宝儿你别瞎想,现在就下楼去。”陆祈南干脆拎着她赶紧出这病房。

    乔宝儿被半拖着走也没反抗,只是有些不愤,朱小唯就这样成了别人商业利益的牺牲品。

    “干嘛呢,别拽我,我自己会走。”

    刚出房门,立即端着脸,瞪着陆祈南,“使劲地护着你的好朋友吧,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乔宝儿依旧很气。

    “乔宝儿,你要知道,商圈就是这样,我们要追求利益最大化……小雪的决定并没有错,你别找之牧干涉……”陆祈南混迹商圈多年,自然清楚朱小唯要当炮灰。

    乔宝儿没听他说那些大道理,直接走入电梯,脚步踏得有些重。

    “对,你家小雪没有错,君之牧也觉得夏垂雪没有错,都是我连累了朱小唯ok了,我改变不了,我就是很气,我内疚不行吗!!”

    她没接触过这复杂商圈,但利益关系,什么新人不选,偏偏选朱小唯……夏垂雪那么理性的一个人,怎么会为了闺蜜私事去大费周章,明摆着给她下马威。

    “乔宝儿,你自己想多了,千万别中跑去跟之牧闹。”

    “ok,我想多了,我有被迫害妄想症啊!”

    乔宝儿气闷瞥他了一眼,想了想,收起了之前气愤情绪,严肃了起来,“陆祈南,我问个事?”

    “夏垂雪她是唐聿的女朋友?”

    他们进了电梯,电梯正在下行,陆祈南有些没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这问得有些奇怪。

    “是,他们是情侣关系,”陆祈南注意着她此时的表情,好奇地反问,“乔宝儿,你认识唐聿吗?”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大堂一楼。

    乔宝儿面无表情,迈脚走出了电梯,忽然间她好想大笑,咬唇语气很低很重,“唐聿呀,认识,很早很早以前我就认识他了。”

    ……很早以前就认识唐聿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