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除了给他生孩子,你能帮他什么

    今天就是唐家那老妖婆摆寿宴的日子,下午2点准备出发了,乔宝儿以为敲门进来的是君之牧,可刚一扭头,却看见一位‘不速之客’。

    乔宝儿端着脸色,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她过来肯定是为了找他……

    “君之牧一大早就出去了。”懒得跟对方寒暄客套,声音冷冷地明摆着要赶人。

    “我知道。”

    夏垂雪脸上带着笑,轻声应一句,像是完全不介意她这排斥的架势。

    “今天早上7点多的时候他到医院看我了,帮我办了出院手续……之牧他今天很忙,你待会去唐家可能要自己过去……”

    她的语气很自然,说出这些话,声音上扬,乔宝儿怎么听都觉得不顺耳。

    “夏小姐,君之牧跟你是多年老朋友,他关心你是应该的……”乔宝儿毫不遮掩她不爽的情绪。

    “……不过有些事,不用你太费心推测了,君之牧他就算再忙也一定会回来接我。”话末,那语气咬重了几分。

    夏垂雪听她这笃定语气,微怔着,并没有立即反驳。

    如果是别人说这样的话,未免太过狂妄,君之牧一定会做的事,谁敢这么肯定呢,但眼前这女人却敢。

    乔宝儿……

    夏垂雪直站着,忽然目光复杂打量着对面这位‘君家少夫人’,她凭什么这么傲气。

    乔宝儿被她打量着有些不耐烦,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身。

    侧过头,不想去看她那锐利眼神,或许是夏垂雪在商场混久了,就连那眼神都带着一股狠劲。

    乔宝儿也注意到了,夏垂雪今天换上了一件印花浅黄色无袖长裙,雪纺料质,很少见她穿得这样清新靓丽,右手还拎着一个精美的礼品纸袋,像是刚从高档购物中心回来。

    “夏小姐,没什么事的话,麻烦你离开。”

    乔宝儿不想跟她正面冲突,这毕竟是君之牧和陆祈南的朋友,不过她不爽这姓夏的,自然不会去假装。

    “我其实是来找你的,”

    夏垂雪依旧杵着,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脸色有些严肃,“宝儿,我知道因为朱小唯的事,你可能不太高兴,你朋友的事情我很抱歉,但公司有公司的规矩,小朱昨晚擅自出言惹怒了莫总,我们不能为了一个员工……”

    乔宝儿越听她的话,脸色越黑。

    明明抓了朱小唯当枪使,还有脸这样义正言辞说什么大道理,呸!

    “宝儿,你不用担心,我向你保证小朱她这次离职对她简历不会带来不良影响,而且她下一份工作,我也可以帮助……”

    “不需要。”

    夏垂雪见她冷着脸,话也打住了,转而缓下声音,将右手的精美礼品袋递了过去,依旧是那温温和和的语气,“宝儿,这礼物是你收下吧。”

    乔宝儿瞥了一眼这礼品袋,看来是很名贵的东西。

    可她不稀罕。

    “是君之牧让我给你买的,”夏垂雪也早料到她不收,像体贴姐姐一样解释一句,“之牧他身边也只有我一个女性朋友,所以只能托我给你带点小礼物,宝儿你就收到吧,这都是他的心意呢。”

    乔宝儿没理她,那眼神有点杀气,瞪着这黑色烫金印了一串意大利文礼品袋。

    很好,原本只是有点恼,现在直接把她气得想骂人了。

    干嘛要找个女人给她买礼物呀,偏偏是夏垂雪,她更加不想要了。

    “宝儿,其实我昨晚就有点担心你会跟之牧吹耳边风,幸好你也明白公司的事情,否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莫总这个单子涉及很大,万一之牧他真的因为你……”

    乔宝儿实在听不下去,忍了忍,伸手快速地从她手上抢过了这莫名其妙礼品袋,有些咬牙切齿回一句,“君之牧有你这样优秀的员工,真的是他的福气。”

    “是呀,我陪着他一起打拼鞠躬尽瘁这么多年,确实不容易……”

    夏垂雪见自己手上一空,原本就是给她的,可见她这么干脆接过,心底总有些不舒服,连着说话那语调冷硬了下去,“我可不像你,你除了能给他生孩子,真的什么都帮不了他。”

    一瞬间,乔宝儿表情紧绷了起来。

    夏垂雪却像是没有看见她黑沉的脸色,继续失笑说着,“ip&g集团确实很庞大,但商场趋利谁也不能保证是永远的王者,纵使有君家底蕴根基,但今天ip&g集团足以让老一辈自豪。”

    “这些成绩我们都看在眼,可你永远不会知道君之牧在这位置面对了多少困难,就算你知道了……你大概也只能在家里安胎,乔宝儿,你能做的就是别打扰他。”

    “……君之牧他活得很累,你不懂他。”

    不懂他。

    确实不懂。

    乔宝儿僵站在原地,表情木然地直视着她,久久地没有开口。

    “小雪也在这?”门外那突然的声音,打破了这奇怪的安静。

    乔宝儿有些迟钝地转身,是他们过来了。

    “我们过来接乔宝儿,现在正准备去唐家呢,小雪跟我们一块吧……”陆祈南随意地说了一句。

    【君之牧他就算再忙也一定会回来接我。】刚才她就是这么说的。

    夏垂雪表情微微一变,那素来精明的眼底有些输了什么的难堪。

    她尽量自然地语气开口,“唐家,我不去了,昨晚酒醉头还有些晕,”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话顿了顿,转头看向另一位男人,她的声音也沉重了下去,“如果今天在宴会上看见他,记得通知我。”

    “嗯。”

    君之牧应了一声,但并没抬头看她。

    他刚一进来就走到了乔宝儿身边,像是注意了这女人衣领有些歪了,那修长的大手很自然地给她整齐着。

    夏垂雪眸子也落在乔宝儿那脖颈间,那隐约可见的吻痕,真刺眼……

    “你们今天玩得开心点。”她的表情有些尴尬,像是不愿看见这一幕,转身就直接离开。

    乔宝儿见这夏垂雪步子这么快,这就奇怪了,刚才她赶都赶不走呀。

    “夏小姐,你别走这么快,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乔宝儿直接对着她有几分仓促的背影喊了一句,“夏小姐,你真的是唐聿的女朋友吗?”

    夏垂雪的身子微微一震,心虚地迟疑了半步,可她并没有停下来,继续走了出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