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唐家,好久不见

    好多年没过来了,这座占地5000多平欧式奢华的独立别墅,这就是唐家。

    唐家跟记忆中一样,一砖一瓦,还是跟从前一样让她讨厌。

    乔宝儿站在唐家大堂宴会中央,室内闪烁水晶灯打在她精致的脸蛋上,可皱着眉,表情严肃看着这里的人来人往,宾客衣着华丽,谈笑交杯,各商政界的人物都纷纷赶来给唐夫人祝寿。

    “君,君家的……君少爷你好……”

    乔宝儿挽着身边的男人,一步步地朝宴会内厅走去,一路上总能听到一些结巴讨好的声音,“很高兴在这里看见你,真的很荣幸……”

    君之牧对于这些人不太搭理,他面无表情,微微点头。

    “君老爷子最近身体安康吗,新年亲自到君家拜访,还遗憾着没看见君世侄你呢,这么些年没见,怕你也不记得我这老东西了……”

    陆祈南带着他惯有笑脸,说得也随意,“伯父,我们这些小辈哪能忘记您呀,您现在正值盛年,我在家里看电视,转一个台又见您在发言了,想忘都忘不了啊。”

    “祈南你真是会逗乐人了,这是随着你爷爷的性子亲和哈哈哈……”

    陆祈南跟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男人在攀谈,这样的聚会,见面了应酬是免不了的。

    乔宝儿很惊讶,她昨天才在新闻上看过这老头一脸肃穆发表最新讲话,偷偷地扯了扯君之牧手臂,压低了声音问,“这老头不就是……”

    “这位是……”这鬼鬼祟祟的小动作实在不雅,反倒是对方率先反问。

    “我的妻子,乔宝儿。”

    君之牧抬头,这才看向着对方,直接回了一句。

    乔宝儿第一次面对这种电视机里的大人物,有点小紧张,立即站直了身子,乖乖地喊了句,“厉伯父你好。”

    对方一听她喊这句‘厉伯父’,迟钝了一秒,顿时喜上颜开,像是感觉脸上特有光彩似的,笑得眼睛眯了眯,“你就是君世侄那位新婚媳妇呀,真漂亮,大家闺秀的范,温柔可人,温柔可人……”

    陆祈南站在一旁,刚从服务生的托盘里拿起一杯鸡尾酒,才喝一小口呢,听到这句‘温柔可人’眼瞪得老大,差点一口酒没喷了出来。

    呸——

    她乔宝儿温柔,这世界上没女人了!!

    圈子里谁不知道君之牧那位宝贝媳妇,乔宝儿的火爆任性早已经被流传开了,此女危险,人畜勿近。

    “宝儿,我听说你是乔家的独女,现在怀孕会不会闷着呢,我们厉家几个丫头跟你年纪差不多,女人天生爱美,她们要是见着你一定缠着你问那什么护肤问题了,你们女人家的什么烦心事可以尽管去麻烦她们……”

    眼前这位穿着正式威严的老头突然话唠了起来,喊着她一句句‘宝儿’特亲切,噼哩叭啦说了一通。

    乔宝儿有些愕然,对他之前在电视前那高大冷厉的印象全毁了,咋变了个人了。

    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身边的男人手自然地顺了顺她胸前几缕凌乱发丝,替她回了一句,“厉伯父,她累了,先到边上去休息一会儿……”

    对方一脸热情被君之牧那清清冷冷一句打了回去,忽然有点难堪,立即转了话语,“那……那好,注意身体,这怀孕确实累,确实要多加注意……”

    乔宝儿表情生硬,朝对方微微点头,“我到边上休息,你们继续聊。”

    她记得这位‘大人物’新年那一次到君家找过一次君老头,好像有事相求,不过君家没答应,看来这是谄媚讨好也是别有目的。

    而君之牧从不让她涉及到这些复杂的事件中,习惯地叮咛一句,“到边上坐着,别乱跑。”

    “知道。”她今天很安份。

    唐家也是经商出身,不过远远不及君家曾经军火商底蕴,乔宝儿随意地找了一位角落位置坐下,目光复杂环视这富丽辉皇唐家大厅,以前她觉得这房子很奢华很亮眼,可这半年她在君家生活,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震憾。

    唐家依旧是从前的唐家,可是,“他在哪?”

    乔宝儿伸长了脖子,一直在这四周寻找她想要找的身影。

    唐聿,他今天没在场吗?

    她挺着大肚子到处乱跑也不合礼节,宴会还没正式开始,乔宝儿耐着性子坐着等,她想一会儿在主席台上应该能见他一面。

    好歹唐聿是唐家唯一的男孙……就算他是私生子。

    在这宴会厅里四处行走的服务员热心地给她拿了一杯果汁和一份甜点蛋糕,乔宝儿一个人坐着一席小圆桌,拿着叉子闷闷地戳了戳这小块慕斯蛋糕。

    远处君之牧和陆祈南他们正与一些长辈同行举杯应酬,偶尔君之牧会朝她那边看一眼。

    乔宝儿看着自己家男人被他们围着众星捧月地讨好,他眉头微拢,这表示他君大爷心情不太好,可惜那些人没长眼色,也可能在这里遇见君之牧太激动了,一个个使劲地攀谈。

    乔宝儿拿起果汁啜了一口,闷着无聊,“这冰块太不给人家脸子啦,好歹笑一笑……”看样子君之牧并不太喜欢应酬这群人。

    “君之牧跟唐家关系很铁吗?”

    乔宝儿忽然起到这个问题,倒是第一次见君之牧这么主动参加宴会,而且这仅仅是一个妇人的生日宴。

    “听说今天唐总和唐夫人会上台宣布退休呢,那他们唐家掌权……”

    “是谁就不敢打包票,不过绝对不会是那个傻子。”

    忽然在乔宝儿右手边不远处有几个贵妇交头接耳地说着一些闲话,乔宝儿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莫名地她有些好奇朝她们那边看去。

    她们说什么傻子?

    那几位举止端庄的贵妇明显也注意到了乔宝儿。

    “不是,不是那傻子的女朋友……那是君家的孙媳妇……”

    那群女人很快就散了,隐约只听到‘君家孙媳妇’几个字眼,乔宝儿对这些群女人没兴趣,正好想起了朱小唯,比起这些女人,她更乐意找朱小唯玩。

    “小朱,你还在医院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老娘出院了,我活蹦乱跳着呢,乔宝儿你不用担心我啊。”

    乔宝儿听她声音挺精神地,看来酒力有了一点提升。

    “你现在哪,回a市了吗?”

    “难得来到了f市,我打算到处逛逛……”朱小唯似乎对她‘被离职’的事已经看开了,兴致勃勃地说着要到一些古镇游玩。

    “小朱,你别去老区那边,没什么好玩的,还特坑人呢……”

    朱小唯拿着手机听着乔宝儿说了一堆f市的游行方案,怔了一会儿,“乔宝儿,你好像对f市很熟悉?”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