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离婚,真的很难受

    “你那边怎么了?”

    乔宝儿兴冲冲地给朱小唯讲着到f市哪里游玩比较划算,可忽然听到手机那头传来一些奇怪的叫声,急地追问,“小朱,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人了?”

    “没什么……”朱小唯语气有些尴尬。

    她抬头又看了看这突然出现的小男孩,这五岁大的小家伙穿着一身蓝白色水手款式校服,粉嫩嫩地小脸蛋,长得特别俊气,他那双小胖手还紧紧地抱着一个小背包。

    她在这家餐厅喝下午茶点,这孩子莫名其妙就朝她这边冲了过来,吓得她有些没反应过来。

    “让开点,我要坐里面。”小家伙像是在嫌弃她反应迟钝,奶声奶气地催一句。

    朱小唯睁大眼睛瞪他,虽然知道他是有钱人的孩子,但他太嚣张了呀,死小鬼居然敢命令我!

    “小鬼,你父母呢?”

    瞧他这小少爷模样长得挺白净可爱的,朱小唯耐着性子问他一句。

    小家伙使劲地往座位里面挤,爬上坐位,抱着他的小背包正儿八经地坐着,像是有小心事,晃着他两腿小短腿,他绷着包子脸,明显不想搭理她。

    朱小唯郁闷死了,现在的小屁孩都这么胆大啊,胡乱窜在陌生人身边。

    不过算起来,他们也不算陌生人,上回她还倒霉地照顾这小鬼一夜。

    “你……你爸爸呢?”朱小唯想了一下,好歹对方只是个五岁小男孩,她温温柔柔地问他。

    “没在。”

    小家伙像是被她那灼灼地目光盯着有点别扭,装着小大人的模样,很不情愿挤出两个字。

    “我当然知道他没在这餐厅,我问你你爹哪去了,让他赶紧过来接你……”

    朱小唯一下子就上火了,死小鬼上回没少鄙视她,再次见面还这么嚣张,到底有没有家教呀。

    可是骂归骂,朱小唯注意到这小家伙一直看着右前方……

    他小身板瘦瘦小小,黑色短发有些乱糟糟地,小衣领也有些歪了,他安安静静一直看着一个方向,孩子明亮的大眼睛含着泪,像是准备要哭的样子……

    吓死朱小唯了,我没欺负他啊!

    “小朱,你那边到底怎么了?”乔宝儿见她这么久没回应,就担心了起来,“是不是昨天酒醉胃不舒服……”

    乔宝儿的声音让朱小唯稍稍地回神,顺着孩子的目光看去,表情一阵错愕。

    原来是她……

    这小鬼特意过来偷看他亲生母亲……

    朱小唯对着手机无奈地笑了笑,“我没事,好着呢,只是恩家路窄遇见仇人了。”

    “什么仇人?”

    乔宝儿当下更加紧张了,担心她跟别人掐架吃亏了。

    “还能有谁呢,就害我被迫离职的那几个,关盈和关蕾两姐妹,还有夏垂雪。”

    “夏垂雪……”

    乔宝儿握着手机,轻念着这名字。

    没过来唐家,原来是陪闺蜜去了,这感情可真好。

    乔宝儿想要多问几句,可是发现朱小唯那边挂断了电话,正巧一道身影投落下来,声音温文跟她打声招呼,“之牧舍得让你一个人坐在这?”

    “你好。”

    乔宝儿抬头,先是怔了一会儿,倒是没想到裴昊然主动过来跟她打招呼。

    裴昊然依旧是他往日斯文清俊模样,只是今天看来,这银边眼镜下多了些倦意。

    “君之牧和陆祈南在那边……”乔宝儿跟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话题,直接了当手指着一个方向,想来裴昊然过来肯定是找他们。

    裴昊然倒是轻笑出声,“不用这么麻烦,我站在这里,他们自然会过来。”

    乔宝儿眸子亮了亮,她对这位裴家公子不太了解,不过印象中他并没有陆祈南那么自来熟,很文气亲切,可是又很疏离,总感觉裴公子有点高深莫测。

    “昊然,你终于来了,我还怕你刚离婚心情不好失约呢。”这老不正经的腔调带着痞笑,陆祈南果然很快走了过来。

    离婚?

    裴昊然跟他那波霸老婆离了。

    乔宝儿八卦的小眼神正瞅着陆祈南那边,正打算挖一点小道消息,可一只手忽然往她脑袋拍了拍,“别喝太多饮料。”说着,小圆桌的剩下的小半杯果汁被另只白净修长的大手挪开。

    “再等二十分钟,我们就走。”

    君之牧对她低声说了一句,像是安慰她耐心点,说着朝陆祈南对视一眼,三个大男人身姿卓绝朝品酒区那边走去了。

    “抱歉,我刚才一时嘴快。”陆祈南有点惭愧耸耸肩。

    他知道乔宝儿跟关蕾,夏垂雪好像有些小矛盾,君之牧巴不得他老婆不被任何事烦心。

    裴昊然脸色微沉,从服务生托盘里直接拿了一杯蓝色鸡尾酒,扬起手一口喝尽,那力道带隐藏着些烦躁,可是杯空酒尽他还是往时温文的表情,像是已经不太在意了。

    “离了就离了,这事跟乔宝儿没关系,也不是因为之牧……我自己想通了。”

    陆祈南听他这么说,立即激动了起来,“裴昊然,你真的脱离苦海了,你脑壳终于正常了啊!”实在可喜可贺。

    君之牧朝陆祈南冷冷地看去一眼,随手抓起一半杯红酒塞到他手上,“喝你的酒。”陆公子握着这酒杯,顿时收敛了起来,刚才太激动了。

    离婚这种事,毕竟对当事人来说是件伤心事,尤其曾经深爱的那位。

    陆祈南是真的不明白,那个关蕾有什么好,不守妇道到处跟男人暧昧不清,裴昊然干嘛还喜欢她呢。

    “上次让乔宝儿受气了,抱歉。”裴昊然又拿了一杯鸡尾酒,朝君之牧举了举杯,声音低沉郑重。

    上次关蕾误以为乔宝儿是个普通工薪员,当面骂她为了订单怀了客户野种,乔宝儿在家里生气,君之牧就直接拿关家开刀。

    举起酒杯,裴昊然又将那酒一口喝得见底,他酒力不太好,酒入喉咙很烈呛得他连声咳嗽……

    陆祈南立即拍了拍他后背,“没事吧,别喝太多了,医生说了你的体质不适合喝酒。”

    君之牧没说什么安慰的话,他素来不擅长安慰别人,看他眉宇间有些不甘纠结,“很难受?”他淡淡地莫名问了句。

    是兄弟才会说真心话,裴昊然扬起头,苦笑着,“是挺难受的。”

    “有一天,乔宝儿做了让你无法原谅的事,你会选择跟她离了?”

    君之牧握着酒杯的手顿住,冷峻脸庞没有任何表情。

    ……他拒绝思考这个问题。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