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谎言,我爱的人是你不是他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夜幕初上,f市整座城被彩灯点亮,繁华的商业街道人来人往,市中心一家高档咖啡厅二层靠近玻璃墙位置,女人一直注视着窗外,目光有些恍惚,像是在回忆。

    “小雪,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在想什么?”对面座位的关蕾提高了声音又喊了句。

    夏垂雪这才回过神来,保持着她习惯地微笑,“什么事?”

    关蕾扬起眉看着她,随手点着了根烟,抽了一口,“小雪,你这位企业高管是不是当久了,你这笑也挺假的。”话说得非常直接。

    “职业习惯。”夏垂雪不介意,耸耸肩。

    关蕾也没有多说这个话题,夏垂雪就任ip&g集团高管,这活可不容易。

    “对了,小雪,唐家那边的宴会应该正式开始了,你怎么不去?”

    夏垂雪对这事似乎不太在意,拿起了桌面的咖啡浅喝了一口,语气很随意,“没必要就不去了。”

    “唐家可是你的归属呢,小雪,外面的人都说你是女强人,可我知道你从小没父母,比一般人都渴望有一个家,别装了。”

    关蕾自大学毕业之后直接嫁给了裴昊然,她跟乔宝儿倒是有些相似,没什么社会工作经验,说话也直接,所以有时候关蕾会拿自己跟乔宝儿比,可怎么比,总觉得差了一截,心里很不服。

    “要我说,趁着年轻找个男人嫁了,让爱情滋润滋润你,别整天想着工作的事,还有……”关蕾话顿了顿,看向对面座的夏垂雪表情有些猜疑。

    “小雪,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你怎么会跟唐家那傻子好上了?”

    夏垂雪听到她的话,握着咖啡杯的手顿了一下。

    关蕾审视着她的目光更加深邃,不等她开口,径自就说了下去,“以前你跟唐家那位在一起,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唐聿是唐家唯一的男孙,你嫁他也不算吃亏,可是现在情况真的不一样了……”

    “小雪,你听我说,你趁早跟那个傻子断清了关系,据我了解唐夫人是恨透了唐聿这个私生子,今天他们唐家的宴会肯定是宣布一些继承的事,我打包票那傻子什么都捞不到……”

    夏垂雪没说话,拿起咖啡,继续喝了几口,直接杯见底才缓缓地放下。

    关蕾见她这么淡定,眉头紧皱更加不解,“小雪,你别跟我说你跟那个傻子是真爱,唐聿他除了长了一副好皮相外真的一无是处,而且他在国外当植物人躺了这么多年,原本就脑子有问题,现在就算是醒来了,包不准连生理都出问题了……我劝你赶紧跟他撇清关系。”

    “我跟他原本就没关系。”夏垂雪语气有些复杂,扔下一句。

    “什么意思?”

    关蕾倒是错愕住了,“你跟唐聿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么,你事是你亲口说的,你还说唐聿遇上车祸昏迷了很伤心……你这些年确确实实一直在美国亲自照顾他……”

    话说到一半,关蕾像是猛然反应过来,惊地睁大眼睛看着对面的夏垂雪。

    “我就说呢,你怎么突然就跟唐聿那自闭的傻子好上了,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呀,以前我们一块在美国留学那时,我明明你记得你喜欢的人是君之牧,大一刚开学你就跟我提过好多次君家长孙,还一副小女人模样不好意思,你还问我怎么靠近他?”

    “靠近他?”

    夏垂雪不否认,脸上依旧是平日习惯的笑,只是笑得有些勉强,淡淡地说了一个事实,“君之牧几乎排斥所有的女人。”

    君家少爷讨厌女人,这怪僻只要稍稍打听都知道。

    她根本无法靠近他……

    关蕾扬扬眉打量着她,将指间的烟摁灭,话说得极鄙视,“看来那傻子总算有点作用。”

    唐家的傻子,唐聿。

    她原本对这位相貌惊人唐聿没什么注意,可他偏偏是君之牧最好的朋友……

    只要与君之牧有关的,她都忍不住想要去了解,去知道更多。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控制不住感情,内心强烈地想要去靠近,再靠近一点……

    夏垂雪转头继续看向窗外闪烁的街灯,她想起了第一次在美国大学校园与君之牧相遇那一天。

    那个夜幕初上的时分,她走得匆忙手上课本掉了一地,刚留学在国外不熟悉环境,国外的学生个性特别开放,她很不适应,平时装着镇定却还是小心翼翼过着每一天。

    快速地捡起落下课本,只想着赶回课室,只是忽然间身后有一把低沉的嗓音,“还有一本。”

    四周有些暗,隐约看见一位身姿英挺的男人倚着走廊护栏,手上正拿着她的法律课本无聊地翻了几页。

    看他的衣着就知道这男人身出不凡,他像那些傲慢的贵公子一样,他喊了一声就这么没了动作,等着她亲自过去拿,甚至都懒得挪动步子。

    她知道,这所学校里有很多不能得罪的富家子弟,走了过去正准备礼貌地道谢,直接就拿走自己的课本离开。

    然而让她意外,对方冷峻的脸庞闪过迟疑,然后她呆呆地看着这男人垂下眸子,那修长手指慢慢地,一点点将她的二手课本有折皱的那几页展平。

    那瞬间,她脑子里只想到一件事,这男人的手指很好看,他的动作很温柔。

    “你要迟到了。”直到他将书递还她手上,她才惊醒。

    意识到失礼,可是扬起头与他这样近距离对视,不知为什么,脸颊很烫,他的五官很好看,只是眉目间太过于冷漠。

    就连他将书递还给她时,不小心触摸到他的手指都是微凉的。

    他是谁?

    后来她稍一打听便知道了,这个男人叫君之牧,国内赫赫有名的君家长孙。

    别人都说君家的长孙冷傲阴戾,可她却觉得,这男人其实很细心,很温柔。

    心底有一种说不清情愫在萌动,她很想去了解他……

    “小雪,当初唐聿车祸昏迷,你第一个站出来就说是他女朋友,要亲自照顾他,那现在唐聿醒来了,君之牧他们岂不是知道你在说谎?”关蕾的话打断了她的回忆。

    夏垂雪唇角的笑变得苦涩,“是说谎了,可是如果……”

    “如果我不是唐聿的女朋友,他连一眼也不会看我……”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