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唐聿混蛋你跑哪去了!

    如果我不是唐聿的女朋友,他连一眼也不会看我……

    这话,很不甘却无奈。

    对面的关蕾有些吃惊地扬了扬眉,她们认识多年,夏垂雪这么理智的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原来夏垂雪爱他,爱得这样认真。

    “小雪,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反而离他越远……”

    关蕾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私事,微抿唇角有些自嘲又压抑,语气严肃了起来,“这些年你虽然能很自然地进入君之牧他们圈子,君老爷子和江美丽也对你有好感,尤其是那个自闭的君之妍对你很依赖,可是一切都是你以唐聿的女友的身份,这一层身份,也就意味着,就算有一天君之牧对你动心,你和他也不可能。”

    “君之牧的个性他绝对不会抢自己兄弟的女人……你这么做,岂不是……”

    夏垂雪胸口很烦闷,被关蕾说出了心事,倏地从座位上站起身,目光直直地盯着玻璃窗外的远方,目光飘远。

    “我当时没想这么多。”

    当初他们一起在国外留学,君之牧太耀眼了,总有那么多的漂亮女生想接近他,她们大胆开放几乎想方设法地想要更多了解这个男人。

    “至少我现在比陌生的路人,能多得到他的一份关心。”夏垂雪低喃的话,像是安慰自己却又很讥讽。

    “那也是,君之牧那怪僻素来对任何女人都很冷淡。”

    关蕾拿起餐桌上的叉子随意地吃了一些意大利粉,可下一秒,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沉了下去,提高声音,“对了,那个乔宝儿呢,她跟君之牧关系怎么样……”

    夏垂雪看着远处那美丽闪烁的灯光,表情紧绷得很难看。

    “乔宝儿。”

    默念着这个名字,那语气遮掩不住一股狠劲,她好不容易想得到的,可那女人却轻而易举到手,就像每天辛苦加班工作却被人抢走了原本属于自己功劳。

    “乔宝儿……”

    乔宝儿原本安分地坐在唐家宴会大厅角落,可是忽然间,感觉左手侧方向有人在盯着她,她立即警惕地站了起身,走过去探个究竟。

    宴会一片灯光璀璨,大厅中央有不少人在跳华尔兹,大厅东侧有小提琴协奏,那低低细细声音,交杯谈笑,气氛热络又不失庄重。

    乔宝儿穿梭在人群中,她不敢迈太大脚子,她半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走着,其实她心情也不太好。

    刚才被唐聿的表叔讥讽了一翻,她素来伶牙俐齿,可是到了最后却只能沉默。

    【我侄子那自闭的傻子确实配不上你……】

    【唐聿不是傻子!他只是不爱说话。】她反应有些激动,几乎条件反射的反驳他。

    对方听到她的话,冷笑了起来,那话说得有些咬牙切齿,【怎么?原来你还像以前一样,习惯帮他,护着他?你到底是真心对他好呢,还只是你一时无聊纯粹当他是一个笑话。别忘记了,伤他最深的人是你,你对他说过什么了,你当着他的面扔掉了订婚玉佩,嘲笑着你不嫁他这种自闭的人,你还让他永远别出现在你面前。】

    乔宝儿眼眶有些红,紧抿唇,她想说点什么,可是说不出来。

    其实那年……她只是太过于惊慌,才会恼羞成怒说了那些话。

    “我一直想找他道歉……”她低着头,声音低沉有些哽咽,“唐聿混蛋你跑哪去了!”

    她一直想找他,可是找不到!

    “唐聿?”

    就在唐家内厅那边忽然走出来两道高挑身影,一把尖细的声音喃喃着这两个字,随即不屑的低咒一声,“谁这么扫兴啊,今天大好日子提起那傻子……”

    乔宝儿听到这把略熟悉刻薄的声音,立刻脸色微沉,狠狠地直视前方。

    而前面二个女人在看清眼前的乔宝儿时,先是迟钝地怔了一下,很快唐夫人就认出了她,眉头一瞪,极不满,“是你?”

    “我认得你,你就是小时候整天跑来我们家那个不要脸的小贱种。”唐家大小姐扬起尖酸刻薄的嗓音,话说得很难听。

    唐聿是私生子并非唐夫人所生,可凑巧唐夫人生的二位却是女儿,唐家长辈最后商议让唐聿认祖归宗,反正当时唐聿的亲生母亲难产死了,一心想让唐夫人接纳这位男孙。

    可事实哪有这么简单,唐夫人心眼里根本就容不下这个孩子,尤其是个男孩,所以暗地里对这个刚上幼儿园的俊气男童没少打骂,甚至拳打脚踢。

    乔宝儿那时很常偷偷跑过来,因为唐聿被骂了不会顶嘴,被打了不会反抗,被关杂物房车尾箱挨饿害怕也不知道哭,他就那样安安静静,对一切都无所谓,漠视所有,甚至漠视自己的生命。

    可是她很有意见!

    乔宝儿气瞪着眼前这对浓妆艳抹的母女,“当初说好了,让唐聿回唐家,那么他就是唐家的一份子,他就享受公司继承权的,你们今晚在台上说的是什么狗屁话……”

    他们宣布将唐家的公司交由大女婿打理,二女婿负责原料采购,股份分红都被这些人占着,由始至终她都没有听见他们提起唐聿这两个字,仿佛这个名字从来都不存在。

    “我们唐家的事哪轮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呀!”唐大小姐眉梢带着轻蔑。

    乔宝儿气极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们唐家派人去c市找唐聿的外公时,都已经谈好了条件,唐聿只要愿意认祖归宗,就享有公司30%的股权,你们唐家老一辈留下文书……”

    唐夫人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倒是有些紧张。

    唐大小姐听到关于钱的事,脸色阴鸷狰狞了起来,“30%的股权,作梦吧,就一个野种想跟我们争家产,我呸——”

    “再说了,那傻子这么多年没回来,我们都当他死了,那份文书自动作废!”

    乔宝儿黑着脸,简直就想冲过去揍人,气地大吼,“你说什么死了!唐聿他活得好好地,他会回来的!”

    “他回不回来与我们唐家无关,”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唐夫人目光犀利看向乔宝儿,再扫一眼宴会厅那边宾客满棚,她声音大方端庄却透着一份阴冷警告,“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现在最好自己离开。”

    乔宝儿气恼地看着左右两边唐家的保镖朝自己靠近,这架势就是要轰她出去。

    一旁的唐大小姐傲骄睨着她,声音极不屑,“就一个跑进来混吃混喝的,你最好别多管闲事,立刻滚!”

    身后有些沉稳的脚步声……

    “她是跟我进来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