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君之牧,你抢了唐聿的爱人

    乔宝儿表情吃惊,看着站在自己身侧这位身材肥胖的男人。

    她认识他,他就是唐聿的表叔,这胖男人刚才还绷着老脸冷嘲热讽了她一顿呢。

    可现在他脚步匆匆朝她这边走来,又说的莫名其妙的话,这是什么意思?

    “她是跟我进来的。”莫高对着眼前的唐家母女说得直接。

    “表叔,你干嘛带这种人进来我们唐家……”

    对面唐家大小姐一脸鄙夷,想了想,眉头挑高,看向乔宝儿那凸起的腹部,语气变得有些意味不明。

    “表叔,你一大把年纪了,该不会是玩女人……该不会是你的?”

    话说到这里,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唐夫人脸色更加阴郁难看了。

    乔宝儿皱着眉,没说话。

    目光瞥了一眼身边莫高,总觉得他这行为有些古怪。

    莫高是唐家的表亲,这几年莫高是倚仗着唐家那点关系做一些中间商赚差价生意,不过最近他像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新投资的项目让他大赚一笔,现在他掌控的市场份额就连唐家也有些嫉妒。

    莫高今年56了,这年纪足以当乔宝儿的父亲,可老男人有钱,长得再丑再恶心,总会有一些虚荣的女人趋之若鹜。

    “跟我过来……”

    莫高完全不把对面那唐家母女看在眼里,径自对身边的乔宝儿命令一声。

    他迈开步子,转身就直接离开,乔宝儿脚步迟疑着,她当然不是跟莫高进来的这场宴会的,可现在却感觉莫高像是另外有别的重要事情找她。

    “莫高,你别太得意了,别忘了以前我们唐家是怎么关照你的!”

    唐夫人见他对自己没有半分敬意,立刻就恼怒了起来,冲着那肥胖的身影气吼一声。

    “嫂子,我是好心被你当成驴肝肺了。”

    莫高脚步一停,回头看去,他脸上带着些谄媚的笑,可是笑的特别假,“我这是想要把人赶紧领走,免得你把人给得罪了,后面的事情更不好收拾……”

    唐夫人表情惊怔了一下。

    莫高则压低声音对着乔宝儿催促一句,“赶紧,他在等你。”

    乔宝儿不明白,她想问。

    “你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啊!”唐夫人却率先扬起尖锐的嗓音开口。

    唐夫人目光示意,唐家两位保镖拦在了他们身前,乔宝儿感觉到有些硝烟的气息了。

    果然下一秒,唐夫人气势汹汹,直接就大骂,“莫高,我不知道你最近跟什么人合作,但你最好清楚你这只是走了一些好运而已,运气总是会到头的。我们才是你的亲戚,你如果敢干一些吃里扒外的事情,别怪我不客气了。”

    “刚才你说什么得罪了,这话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了!”

    唐夫人陪着丈夫纵横商场几十年了,那眼神特毒,刚才一听就觉得莫高那话意有所指,尤其是最近唐家好几个项目连连出现差错,这让她不得不警惕。

    莫高什么都没说,可那气焰嚣张的唐家大小姐,却突然凑近唐夫人的身边,“妈……”她像是很紧张似的拽了拽母亲的手臂。

    唐夫人脸上尽是不耐烦,原本想要甩开自己的任性的大女儿,可是刚一扭头,表情就错愕住了。

    是他……

    两位身姿英挺的男人,步伐款款朝这边走来,为首的那个男人冷峻的脸庞上,眉宇微蹙,浑身阴冷气场,显示着他不太高兴。

    那沉着的脚步,一步步直直地朝他们走近……

    这下,就连想要开口讥讽的莫高,眼底也露出震惊。

    “乔宝儿你安分一天,你不瞎跑你会死吗!!”抱怨的话,怒气冲冲,毫不客气的大吼。

    话是陆祈南说的,可是搂上乔宝儿腰间的男人却是君家的少爷。

    这让在场的唐夫人,唐家大小姐,以及莫高都一脸惊愕,有些没反应过来。

    “之牧,祈南,好久不见了。”

    唐夫人老奸巨猾,率先反应过来,扯着她平时那端庄容颜,唇角含着笑,目光和善的看向眼前君之牧和陆祈南。

    君之牧不似对其它长辈那样冷漠,他朝唐夫人微颔首,“唐伯母。”

    君之牧这并不算什么惊人的举动,可是乔宝儿却觉得他很反常,这冰块平时哪有这么礼貌,不端着冷脸已经很好了,还主动喊人。

    大概是乔宝儿扭动身子挣扎一下,君之牧按在她腰上,那手微微的用力,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伯母,之牧他媳妇性子比较直,如果她刚才有什么得罪你了,请你不要放在心上。”陆祈南看了唐夫人一眼,语气说不上敬重,特意提了一句。

    那灼灼的目光立即都落在乔宝儿的身上。

    “这不要脸的小贱种她怎么会是……”

    唐家大小姐是习惯对乔宝儿的辱骂,她吃惊的话刚说出口,君之牧那冷厉眼神看向她,她后背一阵寒意,哪里敢再说下去。

    她就是那位怀孕嫁入君家的女人……

    唐家大小姐一脸不敢相信,这个小时候的野女孩时常往唐家里钻总是浑身肮脏的小乞丐模样,怎么会成了君家孙媳妇。

    同时心底又腾起了一份惊慌,刚才还骂了她。

    其实早在前几年唐家的生意就渐渐走向衰败,如果不是有a市君家一直在背后支持,恐怕也不会有今天的唐家了,所以他们对姓君的都非常小心翼翼。

    唐夫人脸上那虚假的笑,隐忍阴鸷复杂,伸手暗地用力掐了她大女儿手臂一把。

    那唐大小姐忍着痛,立即会意,端着职场虚假笑脸,“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那家夫人迷路了呢,原来君家的孙媳妇,君少夫人,我刚才说那些话都是对外人说的,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咱们唐家跟君家都是自己人……”她连声陪笑,掩饰着尴尬的气氛。

    可乔宝儿瞧着这女人笑得也特恶心,扭头,半个眼神也不赏给她,直接无视。

    乔宝儿没回应,这下唐家的人更难堪了。

    君家这孙媳妇,这样的社交水平,太不识抬举了。

    唐夫人看着心底气地牙痒痒,可又不敢说什么,君家素来家规森严,君之牧居然任由着自己的女人这样失礼。

    这气氛有些奇怪,可君之牧完全不在意。

    他垂下目光,上上下下端详了身边这女人一圈,发现她并没有磕着碰着,缓和声音问了她一句,“在找什么?”

    君之牧很懂她,一开口就说中了她的心事,不像陆祈南那样恼怒骂她乱跑,扬起头对视着头顶男人,乔宝儿不由有些别扭了起来。

    “其实我过来唐家就是想找……”她开口有些含糊。

    她过来唐家,就是为了找唐聿。

    她不确定君之牧跟唐聿关系怎么样……

    “君少爷呀,久仰久仰了。”莫高的嗓音粗哑高犷,突然开口引得大家都朝他那边看去。

    莫高那话说得意味不明,“这些年真是太感谢你们君家对于我们唐家的照顾了……”

    “莫高,有什么事直说吧。”

    陆祈南连喊他伯父都免了,沉下脸直接打断他那阴阳怪气的话,上次莫高跟ip&g集团谈合作,居然胆大嚣张的把夏垂雪她们灌醉,明摆着挑衅。

    “陆少爷也是继承了你家老爷子利索作风,你们可真的都是年轻有为,不容小觑。”

    莫高说着赞扬的话,可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君之牧头也转向莫高那边,刚过来就注意到了这中年男人,不过他没有把莫高放在眼里,因为不需要。

    搂着乔宝儿腰间的手,不知为何下意识地收紧,莫高看他的眼神有些别的含意。

    莫高与君之牧对视,脸上肌肉强装笑得扭曲,“其实也没什么话要说的,那些事大家心知肚明,所谓君家的关照也只不过是因为有些人内疚了,花一些钱财让自己良心释怀。”

    “说真的,以前我觉得君家帮了唐家这么多,那年发生了车祸就算真的一命换一命,其实也都值了,可现在……”

    莫高那眼神带着恨,瞪着乔宝儿那凸起的腹部。

    “君少爷,你的兄弟替你躺在医院里当了六年活死人,你却趁机抢了他心爱的女人……你真应该不得好死。”话末这句咬牙切齿,是浓烈的怨,恨。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