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很健康

    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转身就走出了卧房。

    乔宝儿沉默地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微起眼睛,紧紧地盯着……

    她很确定,这并不是错觉,君之牧刚才那失措地举止,而且就连他此时脚步都仓促,凌乱。

    他到底怎么了?

    难道生病?

    不一会儿,房门被人再次推开,方大妈端着一大盅干贝瘦肉粥上来,“很烫呢,小心点喝。”方云一如既往的细心叮咛。

    她窝在床上,并不急着吃,伸长脖子看着方大妈替她摆放瓷碗匙子,忽然说一句。

    “你拿一些过去书房给君之牧,他可能还没吃晚饭……”

    方大妈一边给她盛出半碗粥,一边说着,“是,还没吃晚饭。”

    “刚才夏小姐给我电话提醒过了,说之牧少爷在外面喝了不少酒,没吃晚饭,我让厨子煮了你们两的份量,就放这好了,他更愿意在这跟你一块吃……”

    乔宝儿安静了下来。

    “哦。”随意应了一声。

    她在床上一个翻身,脸半埋在枕头里,仿佛没食欲了。

    随后就听到咔嗒一声,方大妈轻手关门就走出去。

    卧房内又恢复了一片静寂。

    “夏垂雪真体贴……”

    见方大妈出去之后,她才从床上爬坐起身,大概是觉得自己太酸了,不想让别人以为她斤斤计较。

    乔宝儿有自己的傲骄,她虽然不能像夏垂雪那样帮他处理集团的事务,但至少不能成为他的负担。

    她很想为他做一些事,但能做什么?

    卧房墙壁那个圆形精致的大时钟从10点,时针绕圆转呀转,她脑子混乱地想着一些事,闷闷地抬头看去时,已经深夜12点。

    瞥了一眼房门那边,君之牧还没回卧房,他在书房里难道打算通宵?

    她抓了抓自己的长头,心烦意乱。

    “你的粥快要凉透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话说得有些急,她抓起手机很直接给那熟悉的号码打了过去。

    手机那头的男人听着她的声音,他没回答。

    乔宝儿内心更加别扭,提高声音装着一本正经,“你的粥,方大妈让厨子煮了你的份,放在卧房这边了!”

    君之牧清冷的眸子错愕了一下,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脑屏幕刚发过来新资料,耳边是她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她想让他过去卧房这边。

    “嗯。”

    听到他应了一声,乔宝儿心里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心虚地赶紧把手机挂断。

    “好像叫他过来临幸自己似的,真是奇怪。”她都忍不住要吐槽自己。

    君之牧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饿了,他动作很快,关了电脑整理桌面的文件,就过来了。

    “我吃了,那盅里的比较温,那些都留给你的。”

    他们很少有机会像普通夫妻那样面对面吃饭聊天,像现在这样,乔宝儿难得体贴给他盛了半碗,推到他面前,对面的男人则吃惊看着她。

    “嗯。”他拿着匙子优雅喝粥,话不多。

    忽然这宽敞的卧房又安静了下来。

    朱小唯时常教育她,夫妻间要多沟通,可乔宝儿发现自己跟君之牧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而且今晚他刻意地不太跟她沟通,她知道,君之牧有事不想告诉她。

    臭男人!

    抬眸瞪了对面那男人一眼。

    “今天下午我掉池子里了,没什么事,没感冒很健康。”

    见无聊,乔宝儿径自说起了一些事,反正他以后肯定又要秋后算账的。

    “还有,不是我自己要去戈登酒店的……是夏垂雪拿你手机给我发短信。”后面的话,语气古怪,压得渐低。

    一提起那夏垂雪,她就有点情绪了。

    君之牧没开口,他将瓷碗放回桌面,看着她明显有些恼的表情。

    她很少这样主动跟他交待事情,大抵都是下人给他汇报,然后他气结之后再找她教训,今晚听着乔宝儿坦白从宽,他很意外。

    她掉池子里的事,方云已经给他提过了,他了解她水性很好,而且这女人没怀孕那时还能上窜下跳,君之牧倒没怎么在意,反正她现在没事。

    不过短信的事有些奇怪。

    “小雪没给你发短信,你手机拿给我看看……”

    “除了她还有谁这么无聊。”

    乔宝儿立即绷着脸,“我打电话过去也是她接的……”

    她明明收到他手机号发来的短信,君之牧的手机又不是什么路人都能借着用,除了她夏垂雪,还有能谁。

    “不是她。”

    君之牧的语气很笃定,眸底带着些审视,看向她右手握着白色手机,“手机递过来……”

    可她右手紧握着手机,赌气地就是不乐意给他。

    他为什么这么相信那个夏垂雪呢。

    “那就当作是我说谎好了,我晚上无聊冒着大雨跑出去瞎闹,害你们这些人担心找我,真是不好意思了!”

    她快速地站起身,不再理他,直接回大床那边去。

    “乔宝儿!”

    君之牧脸色复杂朝她背影喊了一声。

    警告?她已经有免疫了。

    乔宝儿躺床上抓着薄毯往头上一盖,无视他。

    她脸埋在薄毯下,耳朵警惕地竖起来,没过多久,她听到一些水流声,君之牧好像去洗澡了。

    他今晚居然没追究,包括掉池子没骂她,那短信也没强势过来抢。

    掀开薄毯,脑袋冒出来,张望了一圈,他果然在浴室里。

    乔宝儿感觉自己有些幼稚,打开手机又看了一眼今晚收到那则短信,确确实实显示着君之牧的手机。

    很烦,一点睡意也没有。

    她不了解关于他的事,或许夏垂雪了解……

    一想起夏垂雪这女人心里更加烦闷,算不上吃醋,只是有个女人整天在自己家男人身边转,暗地里还搞这么多小动作。

    最恼的她是君之牧他们的老朋友,说多了就成了自己小气,可恶。

    他们还会说她欺负了夏垂雪,毕竟这姓夏的不是恶女人,她真真实实地关心和帮助她家冰块。

    想让君之牧离她远点,可是他们公司肯定有交接,而且夏垂雪还跟君家老头,她难伺候的婆婆,包括她小姑都混得那么熟……

    哎,好烦!

    如果暴力可以解决问题的话,乔宝儿想拿一个超大平底锅,狠地一下将这姓夏的啪飞到太平洋去,眼不见为净了。

    身为已婚女士,乔宝儿突然间深有感触,果然要防火防盗防情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