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君之牧你要赶我走?!

    君老爷子最后什么都没说。

    乔宝儿内心很纠结,看着老人柱着拐杖一步步沉稳地离开餐厅,她想追上去。

    可刚迈出一步,前面的老管家就朝她比了一个停止的动作,示意她别上前,乔宝儿僵在原地,心情更加焦虑。

    总是这样,他们什么事都不愿意告诉她。

    她也只是想知道多一些关于君之牧的事而已……

    叮叮——

    外套口袋的手机震了起来,收到一则新短信。

    【之牧在golden。a会所。】

    乔宝儿握着手机,看着屏幕短信内容,沉默了起来。

    是夏垂雪的手机号发过来的,只是这样简短的几个字。

    “君之牧现在在golden。a会所?”

    golden。a会所,这是一家高级私人会所,乔宝儿是知道的,因为一开始易司宸骗她去开房,她就在那家会所遇见君之牧。

    她眉头皱得更紧,心有疑虑。

    看着这则新短信,低眸又紧盯着这条君之牧给她送的手信,名贵的‘chance’铂金红宝石项链,心跳得有些快,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之前集团副总明明说他明天才能回来,为什么夏垂雪给我短信……”

    她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上次暴雨天,她也是收到一条莫名的短信,让她去戈登酒店,可事后君之牧坚持说跟夏垂雪无关。

    心乱如麻,她沉下气,给夏垂雪的手机号回拨了过去。

    【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

    只有一串机械回复。

    这一遍遍的通话忙音,让乔宝儿脸色黑沉,急地紧掐着手机,不断地吸气呼气,告诉自己要冷静。

    冷静,冷静不下来了!!

    昨天那个副总挂断她电话之后,一直都打不通,还说什么等君之牧醒来,家里老头说话莫名其妙,还有这个夏垂雪的短信。

    他们总是说她帮不上忙,她不想给任何人添乱,可她在家里坐如针毡,谁理解这种心情。

    叫了君家的司机,立刻前往开车前往golden。a会所。

    无论夏垂雪是不是像上次那样捉弄她,无论是不是短信是否属实,她也要过去看一看。

    车子一路平稳前行,她沉默的看着车窗飞速后退的景物,联想起最近君之牧那奇怪的举动,脑子混乱成一片。

    “你到底怎么了?”她低声喃喃。

    她的眼眶有些湿润。

    心口升起一份焦虑和自我厌恶,她真的什么都帮了他,她觉得自己真没用。

    四十分钟之后,车子到达了golden。a会所。

    乔宝儿下了车,君家的司机领着她到了会所前台,前台的服务小姐听到司机的话,立即拿起内线电话,叫了会所的负责人出来,然后他们交谈了一会。

    “少夫人,你好。”

    乔宝儿猜这家会所跟君家有密切的业务来往,对方态度相当恭敬,而且君之牧好像挺喜欢到这里休息。

    “君之牧现在在这里?”她犹豫地问了一句。

    会所负责人没有隐瞒的意思,很干脆的点头,“是,之牧少爷就在2008房间……”

    乔宝儿听到这个回答,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他真的在这里。

    乔宝儿扯着勉强的笑容,冷淡的声音,带着些强势的命令,“带我去见他。”

    “是。”

    她随着这位负责人走入一条欧式风格的典雅走廊。

    走廊两侧悬挂着精致的水晶灯,淡黄的灯光很温和,这里很安静,脚下踩着厚实的红地毯,途经并没有遇见别的客人,看来这边是贵宾区。

    “房卡给我。”

    来到了2008房间前,见这位负责人脸色有些为难,乔宝儿直接跟对方要了房卡,让他离开。

    对方松了一口气似的,规矩地说了句,“少夫人,您有什么需要请按房铃,那我先离开了。”

    君之牧的脾性他们都非常清楚,没有他的吩咐,一般人也不敢随意打扰,如果是他妻子自己找上门,那自然就不一样。

    他们交际圈消息都很灵通,对一些特殊的人群,尤其是君家的人需要非常了解,以免得罪人。据说君之牧的妻子很娇纵难相处,现在看来比一般女人要好说话……

    想到这里,对方忍不住回头,提醒一句,“少夫人,夏小姐也在……”

    嘀——

    嘀的一声,乔宝儿利索地刷下房卡,房门也随之打开。

    夏小姐。

    会所负责人那句‘夏小姐’刚落下,乔宝儿站直了腰板,她已经从门缝间看见了夏垂雪的身影。

    “夏垂雪……”

    她语气复杂地喃喃这个名字,目光紧紧地看着房内的那个女人坐在床边,俯下身,像是在忙碌着什么。

    嗒嗒嗒地脚步声,让房内的人警惕地回头……

    夏垂雪一脸惊讶,“你怎么来了?”

    “是你让我过来的。”

    乔宝儿迈步走入套房,隐忍着一些情绪,视线朝床那边看去,床上的男人已经醒过来了。

    君之牧确实在这里,他看着门口处的她,并没有立即开口。

    他们就这样沉默以视。

    乔宝儿突然觉得可笑,这算不算捉奸?

    严格说起来应该算不上,至少这对男女身上衣服完好,也没有暧昧劈腿的动作……也只不过是夏垂雪表情担忧,饱含深情,坐在床边照顾着她老公。

    外面的女人忧心忡忡的照顾着她家男人,这场面实在是,乔宝儿有些想笑,讥笑。

    不能生气,甚至可能要对她说一声谢谢呢。

    “你怎么会在这里?”

    君之牧从床上支起身体,背靠着床头,他的嗓音听起来干哑,开口问了同样的问题。

    “夏垂雪让我过来的。”

    她脸上没有太多情绪,一步步朝他走近,不再像以前那样胡闹吃醋,平静地重复说了一句。

    床上的男人眉宇紧皱着,他瞥了一眼床边的女人。

    夏垂雪急地反驳,“我没有让你过来。”

    “我收到你给我发的短信。”

    “我没给你发短信。”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持。

    大家的语气都波澜不兴,乔宝儿隐忍着心口激动的情绪,咬牙开口,“那夏小姐,请问你手机有没有我给你打过的未接来电呢?”

    “50分钟前你确实给我打了个电话,可是那时集团里的助理正忙着跟我通话,我没时间接……”

    “真是巧合!”乔宝儿气吼一声,她已经假装不了平静了。

    她很气,并不是因为夏垂雪跟他在这个房间里做了什么,而是夏垂雪她一次次地说谎!

    “出去——”

    依靠着床边的男人头痛欲裂,他紧闭上双眸,沉声地喝斥一声,“立刻出去!”

    乔宝儿怔然,回眸直视着他,狠狠地瞪着。

    你要赶我走!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