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你这个无良的女人

    “君之牧在golden。a会所……”

    女人站在这小公寓的阳台,拿着手机声音带着些严肃与人通话,她心绪有些烦躁,左手正无聊着捏了捏一盆可怜的多肉植物。

    “我这几天想留在朋友家里住……”

    “哦,我会注意安全……”

    朱小唯作为公寓的女主人,只能面无表情地杵在一边,看着前面那姓乔的女人狠手催花,残忍地荼毒着她的多肉植物,干嘛要跑来祸害我啊!

    对我的多肉温柔一点啊——

    刚想要提醒一下,阳台那边的女人语气咬重,扔下一句,“夏垂雪陪着他……”

    瞬间,多肉被掰掉了一个小角。

    “乔宝儿,你这个无良的女人!”

    朱小唯见她挂断了大家长的电话,立即气势汹汹的责骂她。

    “不好意思。”

    乔宝儿心情不佳,瞥一眼这可怜的小植物,十分没诚意的道歉一句,径自转身就朝屋内走去。

    朱小唯倒不是真的责怪她虐待自己的植物,而是她开始担心乔宝儿心情不好,而自己会被这女人残害殃及……

    朱小唯撒腿,立即有些紧张地跟了过去。

    “乔宝儿,你刚才打电话跟君家的大家长打小报告?”

    朱小唯扬扬眉瞧着她,刚刚亲耳听到她把君之牧现在的位置捅了出去,找了君家那老头收拾他孙儿,这女人果然阴险。

    乔宝儿面不改色,没理她,非常熟练的打开别人家的冰箱,开始找吃的。

    “君家那老头真的同意让你住在我家呀?”

    乔宝儿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鲜牛,语气十分平静,“是,这几天请多多指教。”

    朱小唯面瘫,心如死灰。

    不过看着这乔小姐居然将这冰冻的鲜牛奶,放到电磁炉上的一个小锅上,隔着水将鲜牛奶慢慢加热,朱小唯有些吃惊。

    “哦,乔宝儿在君家呆久了,你吃东西都变得这么讲究了?”

    乔宝儿拿起这玻璃瓶300毫升温热的牛奶,直接喝,“不能吃生冷的。”

    朱小唯觉得,她嫁入君家之后,慢慢地变了不少,不过她本人好像不太察觉。

    在厨房里折腾了一会儿,随意地煮了两碗香肠番茄面,朱小唯端到客厅一人一碗,两人也没那么多规矩了,直接盘膝坐在毛毯上,趴着玻璃茶几就直接吃了起来。

    “小朱,你工作找到了吗?”

    “卡里还有一些余粮,明天去城西一家大公司复试,没意外的话应该能进……”

    细细碎碎吃面的声音,两人随意地闲聊。

    “乔宝儿呆会我们一起去百货公司买些新鲜的食材回来,家里的鸡蛋,牛肉,牛奶也差不多没了,要去囤一点货……对了,那家百货公司最近搞周年庆好多商品都有打折,我还有优惠卷呢……”

    朱小唯放下筷子,激动地去找她包包里的优惠卷,认真检查是否过期……

    “太好了,这些优惠好像可以叠加地折上折的话,我就赚到了。”

    乔宝儿倒是很安静,听着她念着要买的生活用品。

    “干嘛,嫁入豪门不屑于我这小市民的生活呀?”

    说干就干,吃完了面,简单收拾行装,拿着车钥匙,两个女人就杀去了百货公司。

    “不是,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乔宝儿坐副座,语气平平淡淡。

    当初她和顾如烟离开乔家,就是想过一些简单的生活,一个家和和乐乐,很平凡,也很难得。

    她跟君之牧从未这样温馨过。

    朱小唯平稳地开着她的小夏利,突然笑话一声,“你想让君之牧陪你一起逛超市百货,买菜买鱼,哈哈哈那场面我都想象不出来啊……”

    像君之牧这样出身的人,哪会将时间花在这些琐事上,想吃什么直接喊厨子做就行了。

    “他会下厨炒菜煮面熬汤……”

    “真的?”

    朱小唯将车子开到百货地下停车场,稳稳停下后,扭头不太相信看着她,“君之牧有这么全能吗?”

    乔宝儿想起了有一次他给她油炸软壳螃蟹,被老头骂他没常识的事,莫名地眼角微弯起笑意,却吐槽一句,“可能是他自己无聊时的癖好。”

    朱小唯见她眼瞳里都含着笑,小样的,明明很在意自己家男人。

    “你真打算这几天就住我这,不理他呀?”听她说君之牧好像生病了。

    “嗯……”

    乔宝儿很敷衍的嗯一声,拖着朱小唯去了购物,最后结账的时候,特别豪气扔了一张信用卡出来。

    “不用白不用。”是君之牧以前给她的信用卡。

    朱小唯乐见其成,平时整天被这些资本吸血,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刷他们的卡了。

    同时,朱小唯也安心了,估计着他们吵架也只是闹脾气。

    乔宝儿这人,如果跟她不熟,各方面都会被分得清清楚楚,一旦太熟,哎后患无穷。

    “今晚晚餐我煮。”

    朱小唯很意外,“乔宝儿我最近应该没得罪你吧?”

    “简单地我会煮,毒不死你……不想被说成一无是处……”两女人拎了两大袋食材回去。

    朱小唯见她在厨房里腌肉那模样确实挺认真的,想想她刚才说的‘一无是处’听出了一些失落情绪。

    她知道,乔宝儿最近一直在烦着‘情人’这个事。

    朱小唯不知道夏垂雪对她说过什么话,不过以乔宝儿个性,要么惹毛她,否则她不会这么记在心上。

    她想了想,很无耻地给了一个建议,“那个夏垂雪能爬到亚太区域经理位置,肯定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等孩子生下来,你可以找机会跟君之牧吹枕边风……”把她吹走!

    两死党聚在一起,当然要一致向外,对付敌人。

    乔宝儿面无表情地搅着腌肉的酱料,忽然用力过猛,酱料飞溅了一地。

    “我这几天收到两则短信,都跟夏垂雪有关……”

    径自去拿拖把收拾地板上的酱料,一边不经意似的将自己的手机塞给了朱小唯,“君之牧两次都很肯定帮着夏垂雪,可除了她还有谁……”她的话说得有些气愤。

    朱小唯翻看了一下她的手机,“两条短信都是,让你私自外出……对你也没直接造成伤害……”

    “可两次夏垂雪都在说谎,我不明白她到底是恶作剧存心想让我跟君之牧吵架,还是别有用意?”

    “这看起来像恶作剧,暂时对你没有直接伤害……”

    说着,朱小唯倒是想起一些事,“对了,我记得伪基站可以伪造号码给用户打电话发短信……”

    “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真应该找君之牧好好谈谈,免得以后出事。”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