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偏偏喜欢你

    “幸好有惊无险……”

    “你不知道,下午的时候把我吓傻了,我拼命爬楼梯……”

    朱小唯的话停了一下,已经是深夜11点了,她们从医院办了手续就回了她的小公寓,但乔宝儿一直都很奇怪,安静。

    “乔宝儿,其实我没赶到病房之前,你在里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那个叫唐聿的男人他为什么会在你病房……”

    “你手上一直握着的水晶手链哪来的……好像有点眼熟。”

    静寂的夜。

    头顶的白炽灯非常明亮,映着她们俩的身影,却只有朱小唯的声音在回响。

    乔宝儿始终抿唇没说话。

    而这条已经被扯断的紫水晶手链被她紧握在手心,非常用力。

    朱小唯见她不想多说,暗自叹了一口气,也没问下去。

    转身朝自家大门方向看去,喃喃着,“陆祈南不知道怎么回事,找了两个保镖过来杵在门外当门神,路过的邻居肯定以为我家发生什么大事了……”

    乔宝儿忽然站在起身,就朝门那边走去。

    朱小唯立即急了,伸手就拽住了她手臂,“大半夜的去哪呀?”

    “去轰走那两个门神。”她的语气倒是很平静。

    门刚被打开,一道熟悉高大的向影却赫然出现在眼前。

    乔宝儿表情闪过惊愕。

    公寓楼梯道的灯泛黄不太明亮,而映着眼前这男人深沉的眸子,却透着些灼热锐利,他正狠狠地正直视着眼前女人。

    “小朱,你先出去一下。”

    乔宝儿声音有些沉,倔强地与眼前这男人对视。

    “那,那你们有话好好聊。”

    朱小唯怯生生地闪出门外,实在又有些不放心,硬着头皮小声想要为好友帮腔一句,“其实乔宝儿吃错东西住院不是她的错,别,别骂她……”

    朱小唯当然不放心,这大半夜的,这位君少爷突然光临她家寒舍,而且看他额前短发凌乱,明显是急着赶过来的。

    “是夏垂雪做的。”

    门被关上。

    他还没问,乔宝儿脸色冷然,一反常态,自己主动开口说了起来。

    “今天中午有人送外卖过来,是戈登酒店的泰皇炒饭,炒饭里没加蛋……”

    此时与他这样面对面的对视,乔宝儿心底有种说不清的情绪,毕竟上次他们不欢而散,那天她被他轰出会所,她很气,因为她觉得他在袒护着夏垂雪。

    她挑食不吃蛋,一般的泰皇炒饭常规都有加蛋的,所以肯定是熟人干的。

    那个处心积虑,一直针对她的人。

    除了夏垂雪,还有谁。

    然后君之牧却只是看着她,看着她这张熟悉容颜,看着她此时恼怒表情,却沉默地彻底。

    “你觉得我在说谎?”

    “你觉得我在诬蔑夏垂雪?”

    她被他看着,心头那份积压的情绪濒临暴发,咬牙切齿。

    “君之牧,我这个人多疑,我敏感,我胡闹惹事,可你有没有一次认认真真地相信过我,那你觉得她夏垂雪是什么人,是你得力的高管,是你多年深交的至友……”

    扬起的右手,一股不甘气恼劲,将一条断截的紫水晶手链朝他扔过去。

    “夏垂雪她想要我的命!”

    乔宝儿起伏的胸膛,气地朝他大吼。

    她看着对面这男人顺手接过这堆水晶手链,而他的表情却非常平静。

    他竟然这样的无动于衷。

    乔宝儿有些不敢相信,微睁大眼瞳,瞪着他,他冷峻的脸庞上居然,没有半点紧张,一点也不担心她?

    “这是夏垂雪的手链……”

    她眼底有些受伤,目光微垂,不想再去看这个男人冷漠无衷。

    “今天下午在医院病房……有个女人走了进来,把灯关了,窗帘被拉了,很暗……”

    声音渐低,他竟然完全不在乎,乔宝儿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么多,她甚至被惊吓得连朱小唯问话,都不敢乱开口。

    心底,莫名地,她就是想告诉他。

    她不想让身边的人担心自己,也从不轻易向别人诉苦,可是她就是想告诉他。

    有时候,沉默真的很伤人。

    “她拿起枕头压在我脸上,我喘不过气,我推开她可是力气不够,我很确定对方是一个女人,这是从她手上摔掉的手链……”

    她记得,记得非常清楚,这是夏垂雪平日戴在左手上的紫水晶手链。

    乔宝儿依旧在说着,只是声音渐渐地淡下去。

    忽然,她自嘲一笑,扬起头,再次看向这眼前这男人。

    “君之牧,如果不是小柱子,我已经……”死了。

    “小、柱、子。”

    小柱子。

    君之牧突然开口,轻声地念着这三个字。

    “……你的小柱子,怎么会让你有事呢。”

    他的话,让乔宝儿听在心底头非常不舒服。

    她直视着他眼底尽是恼怒。

    “君之牧,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阴阳怪气,我不够聪明,我听不懂你们这些上等人的话!”

    比起她的激动,气恼,他却依旧很平静。

    “小柱子。”

    【小柱子的外公跟我外公是很要好的战友,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

    【小柱子是私生子,他母亲被男人骗了,一开始她不知道那男人是有老婆的……他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后来他被接了回去父亲家里,可他父亲和他后妈对他很不好。】

    【小柱子自小就那样安安静静,被别人欺负了也不会反抗,那些人嘲笑他是傻子,其实他只是不爱说话,不搭理别人。】

    【这个木盒子,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我的,他不见了……】

    君之牧沉默了下去,冷峻的脸庞没有任何情绪,只是黝黑深沉的眼瞳里倒映着她的脸,狠狠地将这个女人看入眼底……

    曾经,她跟他提过几次有关那个叫‘小柱子’的人,他不以为然,只知道这个‘小柱子’仿佛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

    原来,是他。

    竟然,是他。

    他忽然朝她伸出右手,乔宝儿怔然,读不懂他此时脸上的情绪。

    手心展开,躺在他掌心的一枚半月形血色的玉,在这清冷的白炽灯下,晃着艳红的光,非常夺目。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拉起她的手,看着他将这枚透着凉意地玉佩放回了她的手心……

    玉质很凉,他的手也很凉。

    “乔宝儿,为什么偏偏是你。”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