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要么跟我走,要么恩断义绝

    乔宝儿被打了一巴掌,脸颊红肿了,却整个人迟钝地不知道反应。

    中午时分,头顶上的骄阳高照。

    她清清楚楚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小姨顾如烟阴沉着脸,气势汹汹,竟然怒不可遏地打了自己。

    这是她小姨第一次扬手打她。

    “这是怎么了!”

    乔老太太急匆匆地朝这边大喊,而站在一旁的乔文宇像是也被顾如烟这突然的举止吓着了,惊怔着才回过神,目光复杂看着她们,迟疑地张唇想说什么。

    乔老太太今天受邀地来君家,穿着名贵端庄,人老力道却很大,一把将乔宝儿拽到身边,黑着脸色,抬头对着顾如烟大骂。

    “顾二姐,你不愿意过来没人求你,你跑来我亲家的地方撒野,还敢打我亲孙女,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顾家没人了,你就没人管这样无法无天了啊!”

    “我教训她,还轮不到你们乔家的人来管。”

    顾如烟没有了以前的沉稳忍让,她阴沉的表情,咬牙切齿地跟乔家老太对骂了起来。

    “好呀,你们看,你们看看这女人藏得好深啊……”

    乔老太见她居然敢冲着自己吼,恼怒之极,顾如烟的额头指指点点,“我早就知道你顾家的人就不是什么好种,你们顾家二姐妹,死了一个,还剩你这丢人现眼这么老人嫁不出去……”

    “不关你的事!”

    乔宝儿几乎是条件反应,很嫌弃地甩开了乔老太的手,反身就把顾如烟护在身前。

    顾如烟怎么打她,也轮到乔家的人来管。

    “你,你……”乔老太气地哆嗦,谩骂地话都噎在喉头。

    君家主宅大门几人大步走了出来,听着隐约吵闹声就觉得不对劲。

    陆祈南原本兴冲冲地跑出来,邪恶想着跑出来数落乔宝儿没半点她小姨气质,却在看见她脸颊那道明显巴掌印时,错愕着。

    “乔宝儿你脸怎么了?”

    陆祈南脑子不够用,还有谁敢动手打她?

    他的话刚问出口,猛地被后面的人仓促地撞开到一边去了,君之牧一言不发,阴沉脸色极难看,大跨几步就走一了乔宝儿那边,目光紧紧地落在她脸颊巴掌印上,那眼神愈加犀利。

    狠戾环视了一圈这里所有人,怒不可遏。

    谁敢打她!

    君之牧浑身怒气,他就有这样冷沉沉地气场,四周的人都一瞬间禁声。

    他站在她身前,手朝她伸去时,乔宝儿却后退一步。

    她躲躲闪闪地垂下头,像是不愿意让别人看见她脸上的红肿,有些偏袒将身后的顾如烟遮挡起来。

    “怎么回事!”

    最后是君老爷子柱着拐杖走出来,威严苍老的嗓音吆喝一声,极大的不满这般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亲家,这,这只是小误会……”

    乔老太扯着谄媚的笑,急地解释一句,“宝儿她小姨情绪不太稳定,她生病手术后性情大变被人教唆了,没什么事,今天大好的日子,都别计较了……”

    君之牧依旧脸色极难看,紧抿唇,看着她,最后阴冷的眸子落在她身后的顾如烟身上……

    大家的表情都很奇怪,目光都看向乔宝儿护在身后的女人。

    顾如烟年过40,一头齐肩黑发,额头刘海用简单黑色夹子夹起,素颜淡妆,穿着朴实整齐的纯色浅黄的套装,身子有些瘦弱,可是眉梢间却透着一股大家范秀气。

    顾如烟腰板站得笔直,似乎今天有什么特别的坚持,那眼神里多了一些刚毅和……憎恨。

    恨。

    乔宝儿习惯性的侧着眸看向身后的人,可是她懵然地怎么都看不懂她小姨眼底的这一份憎恨。

    “跟我走。”顾如烟忽然开口,声音冷冷地,咬得很重。

    顾如烟今天不知怎么了,没有了平时的谦和,硬生出一份与在场所有人敌对的气场,伸手扣着乔宝儿的手腕,将她拽到自己这一方。

    可是君之牧的反应更快,大手搭在乔宝儿另一手腕,力道有些急,充斥着占有宣誓。

    “姓君的,你给我放开她!”

    顾如烟扬起头,狠狠地瞪着对面这身姿卓绝的男人,君家的男人那么优秀的,那么地让她厌恶。

    除了君老爷子,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下命令。

    “她打你?”君之牧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反而垂下眸子直视着身前的女人,低沉的嗓音压抑着浓浓地盛怒。

    乔宝儿脸颊还火辣辣的疼,但她脑子迟钝住了,她没回他,她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内心纠结左右为难。

    “把人赶出去——”

    君之牧反应迅猛,另一只手扣着乔宝儿的另一边肩头,把她整个人都扯到了怀里,扬起声音冷沉沉地喝斥一声,可顾如烟死拽着乔宝儿左手腕,生生地勒出一圈淤红却执着不肯放手。

    “宝儿,跟我走!”

    双方对峙,乔宝儿脸色复杂杵在中间,被他们俩拽着。

    “简直找死。”君之牧黑沉脸色极难看,他对外人可没有耐心,尤其是看着他怀里的女人手腕被对方拽的生疼,更是气上心头。

    君之牧力道大,猛的一用力,直接就将乔宝儿打横抱了起来,迅速地旋转半圈,顾如烟猝不及防,被这股力道拖着甩出踉跄跌坐在地上。

    “小姨。”乔宝儿惊恐地看向顾如烟那边,下意识地挣扎着,可是君之牧却心头涌出一份执拗,偏偏就是不让她动弹。

    “胡闹!”

    君老爷子极不满地瞪视着他们,一声威严的怒吼。

    听见老人这么一声吆喝,在场的人内心轻颤,气氛沉重安静下去。

    “把顾二姐先带下去……”一声吩咐,两侧的下人很快就走了过来。

    可顾如烟像是被围剿的困兽,垂死挣扎的大吼,“你们君家的人,你们这些肮脏的人,别碰我。”

    “宝儿,要么今天你就跟我走,要么你从此以后就不要叫我小姨,你继续当你君家少夫人,我当没你这个侄女,我们恩断义绝,就是我死了,你也别到我坟头拜我!”

    顾如烟匍匐在地上显得很狼狈,可她仰起头,眼底闪烁着坚决,话绝狠,没有商量的余地。

    乔宝儿内心受到巨大的冲击,被君之牧牢牢的束在怀里,僵硬的身子,目光一直落在顾如烟身上。

    为什么这样恨……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