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白发人送黑发人

    “乔宝儿呢?”

    君之牧醒来的时间比他们预计的要早得多,两个小时前差点将他们都吓死了,幸好他意识清醒过来了。

    然而他醒来却第一句说了这个名字,方大妈他们几人站在床边,面面相觑,表情都露出复杂为难。

    “……乔宝儿呢?”

    他平躺在床上,脸色依旧苍白虚弱,闭着眼睛,右手还扎着针头滴液,浑身都没力气,头已经不那么痛了。

    耳边有些吵杂的声音,但他知道她没在这。

    方大妈上前一步,脸上遮掩不住一份紧张,平时他们都很忌惮君之牧,但今晚特别拘谨,开口小声说了一句,“少夫人的小姨打电话过来……”

    “她在哪?!”

    似乎预料到不对劲,君之牧苍白的脸色,一下子阴郁下去,立即睁开眼,喉咙干哑声音听着特别渗人。

    方大妈看着他这模样,吓得僵住。

    内心很挣扎,半低下头,不敢去直视他,努力镇定声音回了一句,“少夫人她刚才自己离开了,她说要去她小姨那里。”

    “不可能。”他冷着声音,笃定地否定。

    “她又不是第一次背弃你,怎么不可能了。”

    房门口的下人纷纷让道,君老爷子柱着拐杖,脚步沉稳走了进来,薄怒地斥骂一声。

    “她在哪里!”他很执着。

    “把她还给我……她在外面很危险。”

    老人黑着脸,怒火中烧,尤其是一双浑浊老眸看见他这副病态模样,胸口堵着那气愤又心疼,咬牙切齿地咆哮。

    “我君家的子孙,我君家怎么会出了你这么没用的子孙,病成这样了,你还只惦记一个女人!”

    这一次,床上的男人没有回话了,似乎头还有些钝痛,他阖了阖眼,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他的左手迅速地扯掉了右手背上针头,双手撑着床就要起身。

    一旁的管家看见他这动作,立即焦虑地示意床边的男佣上前扶着他。

    “滚开!”

    君之牧头还很晕,身体无力有些颤抖勉强支起上半身,声音沙哑阴冷,是病弱了,可是他现在心情极差,气势更加让骇人。

    那柱着拐杖站在床头的老人,见他这偏执的模样,愈发气恼大骂了起来。

    “都让开,都让开,让他自己去寻死,都不要管了!”

    房间里的下人很迟疑,都不敢去碰君之牧,大家看着那边针头还滴着注液,看着他们家少爷脸色憔悴虚弱,连鞋也没穿,迈着仓促地大步朝门那边走了出去。

    老管家看着这两爷孙在斗气,心里万分焦急,连忙跟着也跑了出去,“之牧少爷,你身体还不稳定,已经出现很多并发症了……”

    “你的病真的不能再拖了,要立即安排手术。”

    这不安的话音刚落下,那边已经走到了楼梯口的君之牧,他突然眼前一片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内心升腾起本能的惊恐,手脚一阵错乱。

    踩下梯阶,整个人失了平衡,狼狈地摔下了楼梯,咚咚咚惊吓地楼上所有人。

    “之牧少爷——”

    老管家率先反应过来,惊惧地大喊,赶紧跑了过去。

    其它的人受惊迟钝了一秒,看向那具一动也不动的高大身躯横躺在楼梯下方,他额头已经磕出了血,沾染着他病态惨白脸庞,死寂一般地心惊肉跳。

    而君老爷子则睁大双眼,死死地瞪着楼梯下方,老人那苍老的脸满是惊吓,他心跳狂乱,哆嗦着唇,想要立即开口吩咐命令,可是急地他口语不受控制,他竟一时发不出声了。

    心头那份伤痛,像曾经那样熟悉,痛地无法呼吸,无法说话。

    君之牧比他爸君清承还要偏执,还要让他恼火担心……怎么能再忍受曾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

    “莫医生快点过来帮忙——”

    管家已经走到了楼梯下看着这已经渐渐冰凉的身躯,急红了眼睛,大喊,“简单包扎,将药物都带上,立即联系专机,今晚就立即飞西雅图……”

    暴雨肆虐,整片天空乌云翻涌,这天气十分恶劣,金色闪电猛地劈下,震撼人心惶惶,雷鸣响彻了天际。

    乔宝儿坐在车内,而车窗外,这黑沉的雨夜一道昼白光芒闪电从她脸上一映而逝,她脸色一白,心跳莫名地加速,狂乱不安。

    她没有再车内大喊大叫,她知道只是徒劳,只是目光一直往回看,一直看着身后君家的方向……

    君之牧。

    她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你不要有事……

    直到车速渐渐慢了下去,车子停下,司机将解开车锁很轻哒的一声,她几乎在这瞬间扳下车门,就要冲出去,离开这车内的笼牢。

    然而她刚打开车门,却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顾如烟就站在车门旁,她打着雨伞,仿佛已经静候已久了。

    “为什么?”

    乔宝儿从车内钻了出来,浑身早已经被狂啸的大雨拍打得湿透了,滴水的长发和衬衫,她冰凉泛白的脸蛋,目光充斥着复杂情绪,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为什么,小姨,你告诉我,爷爷他为什么要送我回来?”那积压的情绪,不断地隐忍着隐忍着,她知道,这一切跟顾如烟一定有关系。

    顾如烟上前一步将雨伞挡在她身上,看着她此时用着一种几近怨恨的目光看着自己,很平静地声音对她说了一句,“宝儿,你让我很失望。”

    “你居然趁机回去,你不舍得那个君家,是不是也跟那些女人一样迷恋了君家的权势,你也像她们那样爱慕虚荣了……”

    “小姨,你根本不讲道理!”乔宝儿大吼出声。

    这雨伞根本就挡不住汹涌而下的暴雨,雷声闪电狂风,她心头那不安不断地扩大,红眼眶里漫出的泪与雨水交融而下脸颊……

    “君之牧他生病了,我答应了要陪他!”

    乔宝儿转过身,就要走。

    顾如烟干脆扔了手上的雨伞,一个快步上前,伸手就拽住了她手臂,“不准回去。”她的态度也非常坚决,如同天空雷鸣一样,铿锵有力。

    乔宝儿反手去掰开她的五指,脸蛋被这雨淋泛白泛青,可是眼眶却红一圈,温热的泪终究与冰凉的雨不同,眼泪一颗颗地打在顾如烟手上,可她却无动于衷,依旧紧紧地抓着,不同意她离开。

    乔宝儿真的急了,哭红了眼,去求她,“让我回去,我真的很担心他……”

    她无法想象君之牧居然有这么虚弱的时候,她以前真的太不称职了,她关心他太少了,很后悔,心脏像是揪着,很害怕,他不能有事的。

    顾如烟没想过她会这样哭了,却依旧硬着心肠,“你回去了,你也帮不上忙……”

    “我爱他!”

    她的嗓音嘶声大吼,“我爱他!!”与轰隆的雷声相映,一声声地回荡。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