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君之牧你不记得我

    “活得不耐烦是不是呀,谁敢碰她——”

    这里的人都认识陆祈南,笑着反问,“陆少爷,这是你的女人?”见他这紧张的脸色,目光看眼前这瘦弱的女人多了一分猜疑。

    陆祈南心情极不爽,一句话都懒得解释,挥起拳头直接砸向那人脸颊,淤青了一块,其它人知道这焰火是谁的地盘,只好自认倒霉讪讪地没敢闹事,不情不愿散了。

    最近大家都没有好脾气,一言不合就暴力。

    “乔宝儿,你为什么在这里!”他逮着眼前女人,开口就是一声怒骂。

    “你不知道焰火这里鱼龙混杂呀,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家里坐小月子吗,你到这里来又想要折腾什么呀,我说你这个女人能不能安分点别作死了。”

    她很沉默,任由他怒诉,没有反驳。

    陆祈南也安静了下去,他觉得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

    他跟乔宝儿交情算不上深,但也不浅了,一年相处,乔宝儿这女人不会撒娇不会说好听的话,还整天跟他作对,害他背锅无数,挺讨厌她的。

    不过比起他认识的娇媚女人,他倒是觉得她的率真任性很执着,全力以赴的勇气,一般人都做不到。

    他也不想骂她,但看她瘦成这鬼模样,都忍不住吼她。

    “君之牧呢?”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

    陆祈南好像没听到她的话,语气放缓了些,径自开口,“唐聿他怎么照顾你的,他怎么会同意让你来焰火,你又一个人偷偷地跑来的,哼,整天这么倔最后都是自己吃亏,蠢死了。”

    说着,他拽着她手往出口方向走,“这里人多杂乱,空气不好,你现在住哪,我送你回去。”

    乔宝儿不肯移步,很低的声音重复说了一句,“我要见君之牧。”

    陆祈南是听到的,但他继续装傻,使劲地拖着她走。

    两人僵持着,“陆祈南,带我去见他。”她的声音有些哀求。

    算起来,这好像是她第一次服软求他。

    陆祈南脸色很难看,双手用力拖她,这女人死活不肯走,目光心虚地看向浴池的最西侧,心头一急,他提高嗓音喝斥她。

    “见什么见呀,乔宝儿你不先管好你自己,你有没有照镜子,你现在样子真是丑死了,女以悦者为容,你身为女人一点自觉都没有呀,看看这四周的美女,哪有人像你活得这么糊涂,以前之牧不嫌弃你,现在他……”

    “之牧你上个月才做完手术,不能喝酒。”这把温柔的声音,很熟悉。

    焰火二楼巨三角形的水蓝光浴池,充斥着男女调情嘻笑,还有落水游泳的声音,这里很吵杂,但这夏垂雪的声音,乔宝儿很敏感地听入耳里。

    她本能地转身朝浴池的最西侧看去,水汽朦胧间,她看见了那位半浸在浴中露出精壮胸膛的男人……

    “之牧,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我听他们说你昨天跟唐聿打起来了,有伤别泡在水里……”

    “我没事。”

    依旧是从前那把低沉醇厚的嗓音,压抑着一股烦躁。

    乔宝儿心跳若狂,几乎是跑着过去,扑在浴池边,双手紧紧地拽着眼前男人,“君、君之牧……”

    “滚开!谁准你碰我!”换来的是对方一声傲慢地怒斥。

    他的力道大,一挥手,光滑地浴边让乔宝儿跌摔了一跤,模样狼狈。

    “之牧,你别这样对她!”陆祈南急急地也跑了过来,连忙想要扶起乔宝儿。

    乔宝儿没理会身后的陆祈南,她匍匐在池边,衣服湿了一半,没有急着起身,却直直地看着他,他这张熟悉冷峻的脸庞,他的眼神为什么会这么陌生。

    她知道他是一个很难亲近的人,她也知道他素来对人很冷漠。

    可此时此刻,乔宝儿才真正地明白,什么叫冷漠。

    “君之牧,你不认得我?”她颤抖地声音,很低很低地问了一句。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