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乔宝儿不喜欢你

    朱小唯给君家打电话,是君家东苑那位方大妈接听,她态度还不错,感觉君家就这个妇人比较有人情味。

    “你说,我们少夫人……”方大妈是喊习惯了,尴尬地转口,“你说,乔小姐她失踪了?”

    手机那头的朱小唯语气闷闷地,虽然不喜欢君家的人,但现在有求于人,也尽量好声好气地说话。

    “嗯,是这样的,她身体还没有恢复,一直很虚弱,我怕她乱跑遇了什么事。上次她离开第一时间就去君家,这次,我只是想打电话问问,她有没有去过那边,方管家你能不能帮我去问问君家大门那些保安,他们应该知道……”

    “你电话别挂,我内线去问问。”方大妈回应也比较积极。

    朱小唯听她乐意帮忙,也松了一口气。

    这些君家的人,实在是太高不可攀了,每次有求于他们都特别卑微,这样的感觉很糟糕,还宁愿去过一些普通人日子。

    “她没过来。”很快方大妈那边有了结果。

    乔宝儿没去君家,她应该不会再去找君之牧了吧?

    朱小唯自己也不确定,迟疑了一会儿,“那个,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君之牧……”

    话还没说到一半,手机那头的方大妈已经猜到,率先开口拒绝了,“朱小姐,能帮的我会尽量配合,可是我们少爷的事情,我们这些下人没权干涉。”

    朱小唯听着,好一阵地沉默。

    她不想为难别人,只是,这句话听起来真的很寒心。

    低低的声音,有些讥笑,“我记得乔宝儿和君之牧还没正式签字离婚呢。”这么快就将关系撇的一干二净了,是怕赖上他们君家吗。

    方大妈听到这里,也愕然沉默了一下。

    确实还没有正式去办理离婚手续,可是这几天她听来的消息,乔宝儿几乎不可能再留在君家了,他们之牧少爷很排斥一个‘陌生女人’。

    “发生什么事了?”

    君家东苑大门口,一道倩影疾疾地走了进来,可能是看见了客厅的方大妈握着座机话筒表情很奇怪,就好奇朝她那边喊了一声。

    方大妈抬头看去,怔了一下,唤了声,“夏小姐。”

    朱小唯清清楚楚听到这句‘夏小姐’,握着手机顿时火气上飙,又是这个夏垂雪,她跟冤魂似的,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烦。

    “没什么事,谢谢了,我挂了。”朱小唯控制不住情绪,语气有些冷,不等回话,就把电话挂断。

    方大妈听着话筒里嘟嘟地回音,脸上表情也有些消沉。

    “刚才是谁打电话过来?”

    夏垂雪径自走了过来,她行走地落落大方,她现在就住在君家主宅那边的客房里,一来二去感觉就像这里的女主人。

    方大妈也如实回她,“是乔小姐的一个位朋友……”

    “朱小唯?”夏垂雪都猜出来了,乔宝儿根本就没什么朋友。

    “是。”

    方大妈看着她,忽然想到什么,放缓了声音,请求她说着,“夏小姐,你这是要去找我们之牧少爷对吗,你能不能帮忙传个话?”

    “什么事?”

    夏垂雪对人接物素来圆滑,见对方有事相求,也绽出大方的笑容,“遇到什么事直接说,我知道最近之牧他脾气不太好,不用太焦急,什么事情我去给他说说,没什么大事……”

    “乔小姐不见了,想问一下之牧少爷有没有消息。”方大妈话一说出口,夏垂雪脸上的笑就僵住了。

    夏垂雪语气惊愕,“乔宝儿不见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是朱小姐刚才打电话来说的,好像乔小姐身体不太好,担心她在外面逛着会出事……”

    乔宝儿在君家生活了将近一年,尤其是东苑生活的时间较长,方大妈心底对她有些恻隐之心。

    夏垂雪唇角扬起,笑容有些勉强,“我这就去找之牧,我一会儿会跟他提的。”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方大妈看着夏垂雪那倩丽的身影一步步朝楼上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舒服,可能也是因为以前在这个家里的是乔宝儿,她们毕竟不一样。

    “夏小姐,我们之牧少爷没在书房,他在三楼婴儿房。”方大妈记起一些事,朝楼梯那边提醒一声。

    君之牧在三楼的婴儿房。

    夏垂雪依旧从容地踏着楼梯向上,只是脚步略有些重了几分。

    东苑三楼有200多平的婴儿房,这里粉刷童话般彩色的可爱装潢,各种卡通动画的绒毛玩具,还有一排排水晶清脆的风铃,这是他们精心准备的婴儿房,如今显得清冷,还有些阴森。

    窗被打开,外面的太阳晒了进来。

    多了分暖意,光线照着男人高大的侧影,他正站在一个浅蓝色大衣柜前,大掌上拿着二件一模一样的婴儿衣服,双胞胎的小衣服。

    “有什么事?”

    他听到了脚步靠近,没回头,低沉的嗓音率先问了一句,这语气不冷不热,平平淡淡。

    夏垂雪见他神思复杂地注视着手上二件小衣服,在听到他的话时,迟钝了一下,刚才方大妈跟她提的事就在唇边,可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调笑地开口,“没事不能过来找你吗?”

    君之牧没说话,他将手上二件小衣服塞回了衣柜,顺手就将衣柜关上,然后他饶有兴趣似的,在这打通的200多平婴儿房内走动。

    夏垂雪跟着他身边,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当他们看着大墙壁上画着的海洋世界各小动物图案,还有骑士城堡时,她注意到身边这男人的眼眸里有一些沉思。

    这些色彩明艳的可爱画像,让整个空间充满了生机,童趣。

    最后他停在二张婴儿床前,定制的两张木床,做工非常细致,就连粉刷上去的漆都是有严格标准,婴儿床头各有一个能旋转的小挂件,悬吊着几只绒毛小长颈鹿。

    君之牧那修长的大手像是无聊旋动了一下它,几只绒毛小长颈鹿就在那里摇转,伴着有轻灵的钢琴曲音乐传出,是莫扎特的小步舞曲,让这空间多了生动可爱。

    “双胞胎。”他忽然喃喃着几个字。

    夏垂雪听到他的话,脸色隐过一丝紧张,“你记起什么了?”

    君之牧一转头看向她,没回她。

    然后他像是对这婴儿房没了兴趣,转身就直接下楼去了,夏垂雪一直陪在他身边,她小心注意着他表情。

    “她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大概是因为夏垂雪的目光追逐,所以他很好奇,停了一下脚步,“她跟你一样喜欢我?”

    夏垂雪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

    “乔宝儿,她……她一开始并不太喜欢你。”这也算是实话。

    “不喜欢我?”

    君之牧眉宇微挑,似乎有些吃惊,但也没有去深究,他那冷峻的脸庞,薄唇勾出一抹似笑非笑,明明是轻笑,那眼神却那么疏离冷漠。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