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君之牧,我也可以忘了你

    嘭嘭嘭——

    突然就在这时,有人在外面急促地拍打着车窗玻璃,这吓地车内的夏垂雪脸色一阵白。

    她动作慌乱地合上笔记本电脑,右手快速拔掉了u盘紧攥在掌心里,然后僵硬脖子地扭头看去。

    “小姐,你的车不能就这样停在医院门口。”

    是医院的保安,对方朝她吼了吼,原本是想要教训一下她乱停车的事,但看见车主是个女人,而且像受惊脸色不太好看,也缓下了声音。

    “医院里面有停车位,你从左边绕过去就找到行车入口,以后别把车堵到医院门口了。”

    夏垂雪挤出勉强的笑,低低地应一声,“知道了。”

    保安走后,她才放松了手上黑色小u盘,精神依旧紧绷着。

    “……孩子没死。”

    视频里的人说了,不能让其它人知道这件事,她不想惹麻烦,更不希望君家的人知道这件事。

    乔宝儿已经跟君家没关系了,不能让她再回来。

    这个烫手的u盘要怎么处理?

    这个姓安的医生是替谁办事?

    忽然间,她想到另一件事,呼吸都局促了起来,立即疯了一样在车头摆放的纸盒里扯了几张纸出来,将这个黑色小u盘很用力地擦了好几遍,直到她百分之一百确定不可能残留有指纹才停下。

    唐聿。

    她可以对这场奇怪的剖腹产手术视若无睹,也可以不理会那个姓安的医生,但是,唐聿,她不能掉以轻心。

    唐聿一旦确定u盘丢失,那他一定会穷追猛打彻查到底。

    夏垂雪将车子开到了边上,然后再次迈着大步走进这家医院,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的步伐很急,有些凌乱。

    当她来到了儿科后门的那片空白,她立即趁着四下无人,将这个黑色u盘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仿佛,没有人动过它。

    她一转身就走了,告诉自己,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那两个孩子,君家的血脉。

    如果这段视频被其它人知道,肯定会引起巨大的轰动,她一边踏着快步走着,一边强压着心庆的惶惶不安。

    直到再次坐入车内,她深吸了一口气,发动了车子,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夏垂雪干嘛在市区内也开得这么快?”

    真是凑巧,陆祈南开车正赶往医院,正好与她相对行驶。

    虽然陆公子平时除了吃喝玩乐,实在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但胜在他视力好,“夏垂雪的表情很奇怪,她怎么回事?”

    他问了一句,可惜,后座的男人没理他。

    陆祈南已经习以为常了,现在这个君之牧已经不再是他多年的兄弟了,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个路人甲,他在心里自嘲。

    直到陆祈南面无表情地将车子停在医院的停车位,这才犯贱又开口,“乔宝儿真的在医院?”

    车后座的男人径自走了出来,依旧没理他,迈着大步直接去了昨晚的急诊室病房,陆祈南只好认命跟上。

    陆祈南想不明白,君之牧明明把她忘了,他是怎么找到乔宝儿的。

    “病人擅自出院了。”

    然而当陆祈南想着要狠狠地骂乔宝儿一顿时,却听到护士小姐无奈地说,她跑了。

    “不是说她今天还要挂五瓶水吗,怎么会跑了!”陆祈南脸色沉了下去,气地大骂。

    护士小姐被他这么怒气冲冲大吼一通,心里很无辜,也只有陆祈南自己知道,他其实是在骂那个始作俑者。

    君之牧没说话,但他脸色也很难看。

    “对了,刚才……刚才有一位小姐过来找你们。”

    护士小姐见这两男人衣着气质不凡也不敢怠慢,尽职跟君之牧提了一句,最后实在也没她的事情了,如获大赦,立即溜。

    “夏垂雪的消息也蛮灵通的,居然比我还早知道乔宝儿住院了。”陆祈南心情不好,说话怪里怪气。

    “以她刚才那个车速,肯定要吃罚单了。”夏垂雪素来冷静自持,居然飙车,这太奇怪了。

    很快他们也离开医院了,懒得去推测夏垂雪是受什么刺激,也不可能闲着在医院溜达。

    “你昨晚到底去哪了?”

    “是不是碰见什么人了?”

    而这时,朱小唯的小公寓门口,她正上下认真扫视眼前的女人,接连追问,“你脚怎么会崴到了?”

    乔宝儿杵在门外,也任由朱小唯带着杀气腾腾的目光审视。

    最后,她嗓音有些沙哑地才开口说一句,“我饿了。”

    朱小唯一听,怒火中烧了!

    这什么死女人,他们都担心她一整天了,居然一点自觉都没有,突然跑回来,问了一堆了全当作是屁话,现在居然还敢说饿了!!

    朱小唯十分气愤,撂下狠话,“乔宝儿我跟你说,我不是君之牧,你这招对我没用的,你赶紧给我老老实实招供,否则你就一直站在门外,甭想进我屋了!”

    “我打算收拾一些东西找地方搬了。”

    很明显乔宝儿没有感受到她的愤怒,还很不知死活地回了一句,而且还要正式走人了。

    朱小唯气不过,又立即惭愧了起来,“你真的要搬?”

    “是因为我妈说那些话,你不用管她,她整天说话不经过大脑,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这个公寓是我的,我可以决定……”

    “我想去租个房子,然后重新生活。”她的话,平平淡淡,却很坚决。

    朱小唯表情有些挣扎,然后整个人蔫了一样,拽着她进了屋。

    “死人乔宝儿,你知不知道你昨天那样突然走了,手机又关机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又怕你想不开……”

    朱小唯生气的时长,一般都憋不到20分钟,说白了,就是担心。

    “你现在什么意思啊,你要自己一个人生活,那我和顾姨,还有唐聿呢,那么多房子你不住,你要出去租房子,乔宝儿你是不是想作妖了!”

    朱小唯骂归骂,动作一点也不含糊,冲进厨房用微波炉叮热的牛奶和面包就端出来,很用力的摆在桌前,用眼神警告她,立即吃掉。

    乔宝儿好像忽然变乖了,被骂得一句也不反驳,还老老实实吃东西。

    朱小唯有点不适应,“喂,你刚才说要出去租房子是真的吗?”

    “嗯。”喝着牛奶,嗓音发出一声浓重鼻音。

    朱小唯瞪她一眼,“你出去溜一个晚上不仅脚残了,还感冒了,我说乔宝儿你一个人住能活下去么。”

    朱小唯说话也只是嘲讽她,但乔宝儿听在心里却是另一种情绪。

    她放下了杯中的牛奶,低头,自言自语喃喃,“如果活不下去,我就让唐聿给我催眠,他忘了我,我也可以忘了这里的一切。”可以忘了他。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