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小柱子,你别骗我

    乔宝儿进了屋里,快速地将阳台前的玻璃门拉上。

    外面的狂风暴雨扑打着玻璃门,发出咚咚咚地摇晃声音,她浑身都湿漉漉地,展开右掌心有一枚掉落的螺丝钉。

    现在是傍晚时分,外面的雨势很大,伴着一道道划破天际的可怕闪电和雷鸣。

    大概是屋内昼亮的灯光让她精神稍微多了份安全感,玻璃门的把手松动,她更愿意相信,这枚螺丝钉是自然掉落的。

    再次朝这阴森昏暗的小阳台看一眼,说服自己别去瞎想,她转身就直接进了卧室换衣服。

    可是她内心总是充斥着一份焦虑不安。

    将卧室的门反锁上,打开了卧室内所有的灯光,外面的雷声雨声很大,更显得她的房子很清冷很静,连着她略急促的呼吸声都那么清晰。

    乔宝儿脱下湿衣服,先拿毛巾擦一把脸上和长发上的水渍,伸手想去拿床上干净衣服,低头间,她第一时间就看见了自己腹部那道剖腹的刀伤。

    她定定地看着,微凉的手指轻抚过这道剖腹的刀伤,伤痕已经不明显了,唐聿不知道给她涂了什么药,就连妊娠纹也没有了。

    就好像当初她怀孕嫁入君家的那段记忆只是梦,痕迹都消失了,君之牧也从她的世界消失了……

    叮叮——

    突兀的手机铃声,在这空寂的房子内响起。

    她精神紧绷,看向梳妆台上的手机,快步走了过去,是唐聿打来的。

    他说,“宝宝,我在门外。”

    乔宝儿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快速地应了一声,“哦,等一下。”然后挂断了手机,赶紧将衣服换上,在梳妆台镜子前整理一下仪容。

    忽然,她发现了什么,定定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将长发都盘起,扬起下颌,侧身看向镜子,那左边耳垂下方的脖颈处,白皙肌肤印着一道浅浅的淡红痕迹……

    指尖摩挲过脖颈处这道奇怪的红痕,像……吻痕。

    吻痕?

    这种想法有点天方夜谭,乔宝儿将长发放下,也没有去多想了,她觉得应该是之前睡觉压出来的痕迹罢了。

    “你怎么过来了?”

    她跑出去给唐聿开门,他笔直的站在门外,身上穿着黑色名贵外套被雨水打湿了,短发沾了水珠。

    唐聿很干脆走了进去,顺手将门关上。

    乔宝儿皱着眉头看向他,立即给他拿了干毛巾,“把外套脱了,你里面衣服有没有湿,这么大雨你过来找我有什么急事?”

    他接过毛巾,在自己微卷的黑短发上胡乱擦了一把,然后那清澈蓝眸看向她,好一会儿才低低开口,“打雷了。”

    乔宝儿表情有些迟钝,房子内灯光通明,唐聿直直地看着她,然后又过了几秒,叹气似的又说一句,“你会害怕。”

    “谁害怕了,我才不怕呢。”乔宝儿明白过来了,立即炸毛朝他叫嚣。

    然后他笑了。

    唐聿身材欣长清瘦,他有一张非常白净俊美的脸,蓝眼睛深邃惊艳到极致,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微弯,连眼瞳都在闪烁,干净纯粹,让人看了失神。

    他很少笑,此时看着简直迷惑人心。

    “笑什么笑,不准笑!”乔宝儿恼羞成怒吼他。

    也就只有乔宝儿才能这样跟他相处,仿佛是两人之间的默契。

    唐聿环视了一眼这房子里的灯光,所有灯都被她打开了,还不怕么,但他不会说出口,眼瞳里含笑意更浓,他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

    “怎么了?”

    唐聿是一个神思非常敏捷的人,他坐了不过十分钟就发现她表现的有些精神拘谨。

    乔宝儿下意识地视线不时朝阳台那边瞥一眼,心里有些疑神疑鬼。

    “没什么。”她开口有些硬绑绑,分明在敷衍。

    说了公寓凶宅的事,八成会被笑话,加上她耳垂下那奇怪的浅淡红痕,死鸭子嘴硬,决定什么都不说。

    “我有点饿了,你要不要吃炒饭……”乔宝儿打开冰箱拿了今天早上打包回来的那份炒饭出来,准备放进微波炉里叮热。

    “我早上买的,一大份,味道还不错。”她原本是想说,她分一半给他。

    唐聿则不等她说完,直接拿了锅去淘米了。

    乔宝儿这个毫无作为的米虫,她傻杵在边上,看着在这窄小厨房里忙活的男人,忍不住又说了句,“不用这么麻烦了,随便吃啦。”

    唐聿依旧没理她,继续手上的忙活,不管做事还是下厨,他总是动作利索,大帅哥下厨,看他拿着长勺子认真搅拌锅里的粥时,这样一道英俊的侧影也特别赏心悦目。

    想了想她作为女人真的很失败,心虚看向一侧堆放的三五只碗筷,嗯,那是她前二天用来装外卖的碗,她想攒着一块洗,其实就是懒。

    乔宝儿良心发现,也挤过去凑和。

    她开了水龙头开始洗碗,唐聿也不管她折腾,从冰箱里拿了些干贝出来洗干净就放进粥里煮,刚一转头而已,就看见乔宝儿洗碗洗得不亦乐乎。

    “宝宝,别玩。”他看着她,有些无奈说了一句。

    乔宝儿脸颊蹭地一阵红,低头盯着自己双手都是泡泡,她洗个碗跟玩似的。

    “我没玩。”

    她很倔地反驳一句,不过手上还是老实将碗冲水干净收拾起来。

    其实以前两人相处,大部分情况都是她专门捣乱,唐聿还要不动声色给她收拾残局,这人做错事还不让人说的。

    他们俩挨坐在小客厅的玻璃茶桌前,一人一大碗干贝粥,不知道唐聿放了什么调味料,热腾的粥溢出一室香浓美味。

    “这个炒饭真的很干,可能是放了一段时间,变得这么难吃了。”

    乔宝儿用微波叮热的炒饭吃了一小口很快被她给嫌弃了,立即变节,抱着碗狂喝粥。

    唐聿很自然将那盒炒饭往边上垃圾桶一扔,“以后别吃这种。”

    那什么挑食坏毛病,都是这样养出来的。

    乔宝儿狼吞虎咽了两大碗,好像好久没有吃过美食似的,唐聿吃相比她好多了,偶尔他还会勺碗里的干贝到她碗里。

    她的整个童年和少年都是这样跟他一块成长,乔宝儿以前觉得除了她外公,跟她关系最亲密的就是唐聿。

    唐聿会一直对她好,对她很好。

    “小柱子,你别骗我。”

    外面的暴雨开始减弱了,她握着汤匙子,忽然很小声说了一句。

    他离开的这几年,发生了太多事情,然后她变了,他也变了。

    她以为他没听到,等他们两收拾完了碗具,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他朝门走去,乔宝儿站在门外与他对视一分钟,原本想客套开口说让他回去路上小心,唐聿却率先说了一句,“宝宝,我不会骗你。”

    乔宝儿呆住了,他神色淡然,朝她看一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她关上了门,然后整个脑子都是唐聿英挺带了一分淡然的身影。

    嘭。

    嘭。

    嘭——

    楼上又传来那连续不断的噪音,像打篮球一样嘭嘭嘭的响声简直让人抓狂,乔宝儿脸色黑了下去,她要爆炸了。

    气地仰起头,对着天花板破口大骂,“你妹的,神经病啊,雷声刚停你就打球!”

    然而今晚不知怎么了,楼上那位好像心情不好,连着这些噪音都特别吵特别烦。

    乔宝儿气结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