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我打算辞职不干了

    阿嚏——

    乔宝儿昨晚磨磨蹭蹭地凌晨12点才睡,清晨太阳还没冒出来呢,手机已经被ip&g的工作人员响爆了,叮咛她一定要准时到机场,今天她和其余三位模特要赶往香港去取景拍摄。

    乔宝儿握着手机一怔,她是真的把这事抛诸脑后了。

    “哦。”

    早起的迟钝属性,她应了一声,老实去刷牙洗漱了。

    “乔宝儿你感冒了?”

    算她有点良心,临离开前,还记得给朱小唯打个电话,可能是鼻音有点重,反过来是小朱关心她。

    “我现在坐车去机场,好像要去香港停留三天。”

    乔宝儿坐在出租车内,一边打电话一边抱怨,“陆祈南那货生怕我被炒了,还专程派人天没亮就吵醒我。”

    现在她脑子还有些昏沉沉地,不过,细想一下,ip&g的工作人员好像不属于陆祈南那边管理的,ip&g有叫床服务吗?

    她又打了一串阿嚏,手拿着纸巾捂着鼻子,叫床服务的事就懒得去追究了。

    “死人乔宝儿,说好的胡吃海喝呢,是不是知道君之牧没参加晚宴所以你也跑了,你个没良心的……”手机那头的朱小唯浑身怨气。

    君之牧也没去晚宴?

    她听到这名字,心情就不好了。

    “喂,你昨晚去干什么缺德的事,怎么会感冒了,你还要拍摄呢会受影响吗?”朱小唯心肠软,担心起她了。

    “昨晚在阳台吹了一夜冷风……”乔宝儿想起昨晚她干的那些蠢事,语气渐低,“我怀疑楼上那个502是我认识的人。”

    “什么502?”

    “没什么。”乔宝儿表情复杂,不想聊这个事。

    “对了,唐聿跟我说,你昨晚跟裴昊然在一起,他有没有送你回家?”

    这下轮到朱小唯不想聊了,语气有些生硬,“有,我们早早就回去了。”

    两女人都各怀心思,乔宝儿表示快到机场了,小朱管家婆属性又叮咛了一遍让她在外面多注意安全,然后挂断。

    平时朱小唯准时早上6点到达裴家,然后当苦力给姓裴的两父子做早餐,再去挖那一大一小起床,送那只小的去上学,赶回来还要盯着那只大的饭后吃胃药,擦擦地板洗洗碗,再给他们准备晚餐,日子大抵就是这样,平凡又简单。

    不过今天朱小唯开着她的小夏利赶到裴家门口时,她就发现门口停了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女式跑车,将这两部车子并停在一起,真是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朱小唯下了车,瞥了眼身边这新跑车,十分嫉妒。

    她脑子里正想着,谁会开这样的跑车呢。

    拿钥匙开门,还没踏入大厅,她就发现裴昊然这二父子今天不用她吼竟然都起床了,简直奇迹。

    “今天是不是来了什么客人?”她迈入裴家脚步非常自然。

    “谁是客人?!”

    那沙发后面一道身影走了出来,关蕾脸色不悦地看向大门口。

    朱小唯立定在门栏处,表情错愕住。

    “关、关小姐。”她迟钝了好一会儿,才唤了一声。

    关蕾明显对她这句称呼很不满,下颌扬起带着几分傲慢,径自坐在客厅中央沙发位置,凛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既然是家里的保姆,那还傻怔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快去做早餐!”

    关蕾说话谈吐很强势,朱小唯不敢跟她吵,也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跟她争执,对她点了点头,就进厨房去了。

    裴昊然和裴忆都在客厅里,他们两都看着,并没有出声。

    朱小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依旧像平常一样熟练地熬白粥炒菜,忽然打破了一盘子,哐当一声,这声音在这气氛诡异的房子里显得很突兀,她心里着急,立即蹲下身去收拾碎片,却不想手指被碎片划伤了一道口子。

    “怎么会请这种人到家里当保姆?”

    客厅那边有声音传来,朱小唯听在心里,有些窘迫,动作慌乱加快速度收拾。

    这种感觉很糟糕,就好像她做错了什么,来了一个不该来的地方,无地自容。

    今天在裴家吃早饭真很煎熬,“我来之前吃过了,你们慢用。”她勉强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因为实在不想跟他们一家三口同桌吃饭。

    裴昊然没说话,挥手让她退下去干别的。

    “你平时都是跟我们一块吃的。”

    裴忆还是个孩子,用小勺子吃着他四季豆,抬头,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她。

    一开始并不是同桌吃饭,是裴昊然说担心她煮的东西会害他们两父子拉肚子什么,要她先‘试毒’,最后也不知怎么的,她跟他们两父子的关系越来越亲近,越来越自然。

    “保姆怎么会跟主人家一桌子吃饭呢。”

    关蕾对着裴忆说教一句,语气还算温和,而朱小唯脸上的笑都僵住了,实在装不下去。

    关蕾倒是说得没错,一般保姆并不会跟主人家同桌吃饭,她似乎真的越界了。

    朱小唯发现,就算以前关蕾多么势利强势,裴忆这小家伙还是很喜欢关蕾的,尤其是关蕾主动提起今天送他去学校,他俊脸红了一下。

    毕竟是亲生母亲,这层血缘关系谁也改变不了。

    “关蕾今天突然说要过来看裴忆。”

    房子里只剩下朱小唯和裴昊然时,裴昊然放下报纸,抬头忽然对她说了一句。

    朱小唯没反应过来,随后点头,嗯了一声。

    其实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关蕾是裴忆的生母,就算他们离婚了,她还是有探视权。

    朱小唯回厨房里收拾,然后到杂物间里拿了桶拖把之类出来,裴昊然从书房里再次出来时,就看见她戴了手套,披着围巾,连头上也戴了工作帽,像是要将大半年份量的活都干完似的。

    “你的早餐。”他将一盒曲奇饼干递了过去。

    朱小唯怔怔地看着并没有接。

    裴昊然倒是失笑一声,“赶紧吃,你没力气怎么给我干活。”然后将饼干直接塞到她手上了。

    她只是拿着却没有动作。

    裴昊然侧过头,有些别扭补充一句,“没过期。”

    朱小唯抬眼看了他一会儿,气鼓着脸,闷闷地应一声,“我知道。”然后她懒得看他,脱了手套,径自在茶几那边啃。

    她早就知道这些饼干没过期,这人就是存心膈应她,害她之前连吃都吃不安心。

    “别对我这么好……”她低头一边嚼着,一边暗暗地低语。

    裴昊然今天也有事要出去忙,他似乎也习惯了早饭过后吃胃药,收拾好了文件,再看一眼家里打扫忙碌的朱小唯,视线在她划出口子的手指上停了一秒。

    他语气淡淡,“我出去了。”

    “那你慢走,路上小心。”

    裴昊然朝她多看了一眼,然后嗯一声,驾车离开。

    下午4点的时候,乔宝儿给她又打了一通电话,大概是汇报今天她的工作不太顺利,而且感冒的事被那个苛刻导演骂了她大半天。

    “我就不明白了,我感冒跟他什么关系呢,好像我生病了他就会被扣工资似的。”乔宝儿很郁闷。

    手机这头的朱小唯听着有些心不在焉,乔宝儿也注意到她今天没什么精神,关心一句,“怎么了?”

    朱小唯声音闷闷地,“乔宝儿,我打算辞职不干了……”

    门外,这时一道身影刚回来,裴昊然脸色很平静,客厅那边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

    “乔宝儿,我不想插足别人的感情生活,更不想当第三者,但跟他们在一起,我会忍不住喜欢他……我想我还是离开裴家比较好。”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