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我知道你的暗恋

    她终究还是坐上了他的车,跟着他一起回去了裴家。

    车子平稳行驶,车内一共三人,后座的她和关蕾,以及正在开车的裴昊然,除了关蕾一直用那狠毒地目光瞪着她之外,车内非常安静,大家都没说话。

    朱小唯贴靠着车窗坐,她面无表情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可双手紧紧的揪在一起,出卖了她紧张不安的情绪。

    隔壁那个关蕾模样很狼狈,她被乔宝儿打了一耳光,散落的头发跟凌乱的衣衫,尤其是她那些厚厚的粉底浓妆都化了……看起来就像一个疯婆子。想必关蕾肯定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招待。

    朱小唯拘谨地紧绷了身子,看着前方的裴家大门。

    所以裴昊然要她一起回裴家,是想让她跟关蕾道歉,或者给关蕾出气?

    “这、这是怎么了?”

    刚一下车,裴家的两老就走了过来,一眼瞧见关蕾那挂彩的狼狈模样,很吃惊。

    裴昊然的双亲都是传统的书香世家,之前受邀请出国当客座教授,上周才刚回来,朱小唯跟这两位老人接触了几天,觉得他们非常博学,性子很谦虚和气。

    “这是在哪里摔跤了?”

    裴母慈祥的脸上有一些担心,转头很直接看向了朱小唯,吩咐一句,“家里有药箱啊,小朱你帮忙一下……”

    裴父的脸色倒是严肃了几分,明显看见关蕾那右脸颊上是被人打的巴掌印。

    裴家的人都不喜欢跟人争名夺利,子女教育更不允许动粗打架,尤其是女儿。

    关蕾虽然习惯了气焰嚣张,但是她很爱面子,今天居然被乔宝儿欺负了,她脸色阴郁得难看,却闭嘴也不多说。

    意味不明的骂一句,“家里养着一只白眼狼,你们可要小心了!”

    “怎么回事?”

    裴母也听出这话中有话,虽然这关蕾秉性不好,也跟她儿子离婚了,可好歹也是她孙子的亲生母亲。

    “妈,你给关蕾看看外伤……”一直脸色复杂的裴昊然突然开口。

    关蕾对他这态度很不满,有几分警告意味,“不需要,不过今天的事,裴昊然,你必须要处理好了!”

    说着,关蕾就像平常一样高傲自大,转身就走。

    “关蕾给我站住!”

    很少听到裴昊然这么怒气冲冲地说话,朱小唯愕然看着这对前任夫妻,她以为以关蕾那我行我素的性格会直接跑掉,但她真的停了下来。

    原来裴昊然也能收拾这个气焰嚣张的前妻。

    又或者说,原来关蕾这女人也会听他的话。

    这种感觉很奇怪,朱小唯低头,莫名的胸口有些闷闷地。

    裴母好像早就习惯了裴昊然和关蕾的相处模式,走了过去,半拖着关蕾的手,带进了家门,替她检查身上的伤。

    “你跟我进书房。”

    裴昊然眼神纠结地看着她好一会儿,直到朱小唯将头压低压低,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他说一声,她迈开脚一步步老实跟上。

    “有什么事情就好好说。”

    裴父低沉沉的嗓音,忽然对着他们两的背影喊了一声。

    “爸,这些事我会处理。”裴昊然没回头,说话有些烦躁回一句。

    朱小唯没敢出声,她心底是很喜欢裴家二老的,可能是他们家没有女儿,所以外表看起来很严厉的裴父其实特别软性子。

    随着他一块去了书房,朱小唯站在书桌前面,抿了抿唇,犹豫的开口,“今天的事,我……对不起……”

    最后她还是开口道歉了,虽然她觉得没错,但是她的人生之中,只要出了事她都是要认错的那一个。

    乔宝儿之所以会跟关蕾打起来,其实也是因为她……

    “你不需要道歉,我都看见了。”

    裴昊然在书桌前拿了钢笔写了一些东西,然后扬起头,目光有些锐利复杂盯着她这张胆怯的侧脸,他说出来的话也没有太多要责备,就是有点冷淡。

    然后他将一张纸递到她面前,“这个给你的,明天以后你都不用来了。”

    朱小唯看着眼前这张10万块的支票,听着他用很平静的语气将她辞退,她僵硬地站直,木然地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我给你找麻烦了,所以你觉得……”

    朱小唯尽量让自己镇定的跟他聊,其实心头涌上一股酸涩让她很难受。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我要负很大的责任,我不应该去跟关蕾吵,我看见她的第一时间就应该跑……我没想过要给你找麻烦,我去那里只是想要给裴忆买一份圣诞礼物……”她素来是一个眼浅的人,声音有一些哽咽。

    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裴忆很激动,他一直缠着她说要吃什么圣诞大餐,要去砍一棵圣诞树回家,还要跟她一起弄装饰喜庆。

    她之前有主动提过一次要离职,但现在……

    现在突然间,她不舍得走了。

    朱小唯不知道自己在裴家存在的意义算什么,可能也就仅仅是一个保姆,由一开始的不甘愿,然后到偷偷的喜欢上他,然后想逃避,到最后真的不想离开。

    就算没有名份,只是这样照顾着他们两个也很开心,有时她觉得自己很傻,简直犯贱,她都不太敢跟乔宝儿说,很卑微。

    她愿意,因为她喜欢他们。

    她没想过要干什么坏事。

    真的,真的没想过要破坏别人的家庭幸福,更不敢去当情人。

    朱小唯半低着头,眼角泛了一些泪光,忍着不敢掉下来。

    裴昊然似乎没去看她,他快步的出去了一下,然后拿了一大盒的多米诺骨牌玩具进来。

    朱小唯抽了抽鼻子,假装自己没事。

    看着他双手拿着这份体积庞大的多米诺骨牌玩具,她不知道他是要做什么,然而下一秒,她算是明白了。

    “朱小唯,我知道你一开始进来裴家工作是为了帮乔宝儿打听消息。”

    他的目光很清明,银边的眼镜,反射的灯光之下,甚至看起来连眼神也很冰冷。

    “无论到最后,你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留下来照顾我们,在这里,我跟你说一声谢谢。但我希望你明白,我和你之间只是雇主关系,没有任何别的可能……”

    其实他早看透了她对他的心意,这个男人早就知道她喜欢他。

    “你和关蕾之间,我们只会选择关蕾,无论关蕾多么不称职,我们都会无偿的原谅她……还有裴忆只喜欢他妈妈送的礼物,你这份,你自己拿走。”

    朱小唯整个人怔住了,一股难受的羞辱,就像被人玩弄了,他赤裸裸的在嘲笑她的心意,她所有的关心都那么的一文不值,甚至让他们觉得很麻烦很多余。

    这个男人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直接了,实在是没有脸在这个地方呆下去。

    朱小唯很想让自己很不屑很清高地大步离开,但她发现自己真的很没用,她此时真的做不到。

    她只是哽咽的喉咙,一句话也没说,伸手去拿这份圣诞礼物,只想快点离开。

    可她的手有些颤抖,拿不稳,这份有些重量的多米诺骨牌,就在他们两之间掉落,啪的一声,她猜里面的一万份木质的小型骨牌肯定凌乱了。

    这是她用心想了好久才选择的礼物,价格不贵,但她很认真去想了好多天了。

    “老爸。”

    “老爸啊,我妈为什么受伤了?”忽然,门口一道小身影跑了进来。

    这天真无邪的声音惊吓了她,朱小唯再也忍不住,眼眶通红,憋不住那眼泪掉了下来,支票没拿,掉在地板上的礼物也没捡,像逃掉一样跑了出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