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几位大爷都很郁闷啊

    最近裴家的气氛很压抑。

    主要是裴忆小少爷跟他老爸闹翻了。

    裴忆用那很青稚的声音骂了他老爸一通,“你干嘛欺负朱阿姨啊。”

    说着说着,孩子也急红了兔子眼,“我看见她都哭啦,我追出去喊她,她都不理我了,她以前从来不会不理我的,你快点跟她道歉……我不理你了,我不认你这个老爸了!”

    “裴忆,不准乱说话!”当天如果不是裴家二老也在家,那肯定闹个没完了。

    最后裴忆抱着那盒巨型的多米勒骨牌,然后扑到他奶奶怀里,傲骄的小少爷居然也哭了,而且哭个没完,二老怎么哄,他还是拼命掉眼泪。

    【没看出来,你这小鬼挺有耐心的。】

    【那肯定啦。】他别扭了一下,白嫩小脸蛋偷偷红了。

    【如果是给你很多很多,你肯定没耐心拼好。】

    【我一定能拼好的啦!】他就知道这个笨蛋朱阿姨在气他。

    【那也是,你们两父子都这么变态,就算1万块多米诺骨牌你也能拼好,最后肯定会一指弹,特阴险地看着那些骨牌全部倒下,瞬间的爽快。】朱小唯对他们恶趣味可谓是十分了解。

    裴小少爷抱着他的礼物好像触物生情似的越想越悲伤,扯着大嗓门,一边哭鼻子,一边很霸道地跟他老爸宣誓。

    “这是我的礼物,你干嘛丢了我的礼物……以后我不准你碰我的东西,这是我的!”

    其实这一点裴昊然是无辜的,他也并没有要丢了这份礼物。

    夜色正浓,凌晨时分,酒吧这里劲歌响动,声嚣热闹。

    “你怎么会把自己家儿子给得罪了?”

    陆祈南接到好朋友电话赶到吧台这边,发现裴昊然这个假斯文的居然在喝闷酒。

    “裴忆那小家伙不是特别听你的话吗,他已经到了青春叛逆期了吗?”陆祈南也招手叫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

    裴昊然一扬手,将手上的半杯酒喝下,他平时不太喝酒,此时有些不胜酒力,脑子有些犯浑,晃了晃脑袋,声音复杂喃喃自语。

    “臭小子亏我从小这么疼他,居然叛变了。”

    “叛变什么?”陆祈南好奇问一句。

    可裴昊然脸色阴郁又拿了一杯接着继续喝,明摆不想谈。

    陆祈南皱着眉头,看着他这副表情,“喂,你不能喝就别喝了。”

    看他现在双颊酡红,脸色还有一些惨白惨白的,真不知道之前喝了多少了。

    出于为朋友身体安全考虑,陆祈南伸手去抢他的酒杯,平时裴昊然是很理智的,就算是应酬也不会贪杯。

    可现在裴昊然有些恼地甩开他,嫌他多事似的,“陆祈南,我叫你出来陪我喝酒,不是要你管这么多,你真是像乔宝儿说的成了管家公。”

    一提起了乔宝儿,陆祈南就立即怒了。

    极着反驳,“裴昊然你别不记得,那时候你哥不在,你拼命喝,把胃病都给喝出来……医生都说了,你再喝下去都胃癌了!”

    “陆祈南你给我闭嘴!”

    裴昊然好像被什么字眼刺激了,整个人浑身一震,咬牙切齿地大吼,又像是在逃避。

    陆祈南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没敢再提‘他哥’,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能提起的过去,那些伤口太痛,一揭开就是血肉淋淋。

    圣诞节是很欢庆的一个节日,可是这个节日好像大家都心情不好。

    陆祈南无聊的摇了摇杯中的冰块,打破气氛的开口问一句,“你知不知道最近之牧在忙什么?”

    上次在香港的时候,他跟君之牧打电话顶嘴吵了几句之后,陆祈南也没再去找他了,这么多年的朋友,算起来也是第一次这样闹不和。

    陆祈南也是有脾气地,反正他朋友那么多,他姓君的有什么了不起啊。

    然后前几天君家的老爷子居然给他打电话了,君爷爷也是个倔脾气的,明明就是关心他家孙子,又不直说,拐弯抹角了很久,就是想要跟他打听最近君之牧在忙什么。

    “爷爷说之牧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君家了,他现在住在哪?”

    “不知道。”裴昊然实话实说。

    他的胃有些隐隐灼痛,这是他胃病发作的前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就想起了那个笨蛋朱小唯。大概是因为以前朱小唯总是在他耳边,跟蜜蜂一样嗡嗡的叫他要记得吃药,还不让他喝酒和咖啡。

    裴昊然紧握着酒杯,脸色越来越复杂。

    最后,他将酒杯重重地放下,也没再去碰它了。

    “之牧好像跟爷爷怄气,看样子圣诞节他是不打算回君家了,不知道他平安夜要跟谁一起过……”陆祈南无聊,径自喃喃。

    想起以前圣诞节,他陆公子可风流了,搂着最新鲜出炉的女朋友各种刷卡,买首饰啊名车啊,跟朋友去游轮里畅玩三天三夜。

    这下临近圣诞了,他那些猪朋狗友又整天烦他,问他要去哪里嗨。

    陆祈南有些烦闷,“哎不知道是不是我老了,我都觉得他们很烦。”

    裴昊然原本是心情很沉重,忽然被陆祈南正儿八经说一句,‘我是不是老了’给逗笑了。

    “要觉得自己老了,那就赶紧去找个媳妇安定下来,赶潮流也学着闪婚吧。”

    陆祈南很严肃摇头,“那可不行,老子结婚一定要为了真爱。”

    “你那什么乱七八糟的真爱,说到底还不是腰细胸大。”裴昊然心情不错,开口毒舌他。

    陆祈南郁闷瞪他,“裴昊然你这么毒舌的本性大概有几个人知道,平时就一副斯文败类,要不是我跟你这么熟,啧啧,我都没看出来呢,尽是在骗那无知的小姑娘。”

    裴昊然那调侃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沉默。

    而陆祈南意味不明的眼神在自家兄弟身上打量打量,“你别告诉我,最近裴忆跟你闹了,是因为关蕾那个泼妇?”

    这世界上那么多的女人,用手指头算起来,能让陆祈南讨厌的真没几个,而关蕾很荣幸的成为其中之一,因为她手段真的很恶心。

    “到底怎么回事啊?”陆祈南问这话,不仅好奇,更多的是关心。

    “没什么。”裴昊然语气淡淡。

    “关蕾那女人又使了什么阴招了,当初她不要脸说要嫁给你,你居然也忍了,现在她都享受够了,她还有什么要求,真没见过像她这么恶心的女人……”陆祈南一通谩骂。

    “真没什么大事。”

    裴昊然看着比自己还要激动的兄弟,叹了一口气,“前天关蕾去玩具店给裴忆买礼物,然后遇上了乔宝儿,她们原本就有些争执,然后乔宝儿跟她打了起来。”

    陆祈南震惊,“关蕾跟乔宝儿打了起来?”

    裴昊然回想起来,觉得丢脸又好笑,“严格来说,是乔宝儿单方面殴打关蕾。”

    以乔宝儿那身手,一般的人敢跟她打架都是找虐的。

    “哦……”陆祈南点头表示赞同,不过,他迟疑了一下,“乔宝儿那妖女……她干嘛跟关蕾打架了?”

    乔宝儿虽然凶巴巴地,陆祈南也很气她,但是她不会无缘无故动手的。

    裴昊然没再说下去,好像故意忽略过朱小唯这名字。

    而陆祈南很豪气的叫服务生续杯,喝了一口,好大地感叹,“你说乔宝儿跟人打架了,之牧他知不知道……”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