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这个梦很宠很甜

    一道高大的黑影掠过。

    乔宝儿站起身,拼命去追,可是还是追不上。

    从今天中午遇到那奇奇怪怪的夏垂雪开始,然后碰见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两辆婴儿车,直到这抹诡异的黑影在她眼前跑掉,今天真是诸事不宜。

    乔宝儿紧绷脸色,很烦闷。

    在这广场外瞎逛了大概二个多小时,乔宝儿的脸蛋被寒风吹得有些发凉,纤细的五指冷得泛红。

    她决定回家了,果然平安夜就不应该出来受虐,看别人家都是团团圆圆幸福快乐的,越看就觉得自己越凄凉。

    “姐姐,你要不要买一朵玫瑰花?”

    乔宝儿正黑着脸踏步离开,可刚走到广场正中央的喷水池附近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就像其他兜售鲜花的孩子一样,她提了一篮红玫瑰,欢快地跑到了她脚边,用那种很童稚很乖的声音喊了她一声。

    乔宝儿微怔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脚边的小女孩。

    这小女孩穿着一件有些旧的红色小棉袄,头上绑了两束可爱的辫子,她穿了一双流苏的短靴,这双靴子并不适合她的码数有些偏大和破旧,孩子的眼瞳很清澈正一脸讨好地看着自己。

    乔宝儿承认自己有些时候是反应迟钝了一些,她只是好奇多盯了这小女孩几眼,可小家伙业务繁忙,见她没有反应,以为勾搭失败了。

    就在乔宝儿想从包包里翻找零钱的时候,人家小女孩就跑了。

    “玫瑰花要卖给男生啦,男生才会送女生玫瑰花的,你好笨耶,快点过来这边……”

    有另一个十来岁的小男生跑了过来,然后两道小身影就走了。

    乔宝儿再一次陷入消沉情绪中,她觉得,她绝对不是一个好妈妈,这些孩子都会嫌弃她的。

    叫了一部出租车,一直闷着心情,回到了自己的402公寓。

    别人家都在吃平安夜的圣诞大餐,她只能回家自己吃自己了。

    连外卖都没心情点了,在厨房里很熟套地给自己弄了个泡面,面无表情吃完之后,窝在小沙发里,又发了一会儿呆。

    她这个小区物业也搞了一个小型的圣诞晚会,楼下那些家长孩子老人围在一起嘻笑,好像在玩猜迷的小游戏。

    已经很久没有吃抗抑郁的药物了。

    今晚,她感觉自己心跳有些乱,像心慌,失律地跳动节奏,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在抽屉里找了一阵,找到了药瓶,吃了两颗。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度过这个平安夜,而她只想,只想简单地入睡,只要不作噩梦就好了。

    门窗都关上了,室内开了暖气。

    晚上九点,她已经躺下睡觉了。

    可能是因为药物的原因,乔宝儿很快就睡着了,可是她祈祷不要做噩梦,好像并没有如愿。

    事实上,这算不算是一个噩梦呢,她自己也不清楚。

    整个晚上她都睡得很沉,可是她觉得有人掀开了她的被子,然后一道高大的身躯侧卧在她身旁,如果有什么陌生的东西靠近自己,她是会很不自在的,可是在虚幻的梦境中,她却觉得这气息这具身体的温度,让她很熟悉,甚至有些眷恋。

    这种睡姿,很熟悉。

    然后就在她的耳边,她听到很轻的一声低笑。

    双手就立刻去推,可是挂在她身上那毛茸茸的大脑袋很执着,它很沉,推不动,乔宝儿心情有些气恼,连眉头都开始微皱了起来。

    那低低的笑声再次响起,像是调笑,这样的低沉笑声很自然,好像对方的心情很不错。

    有一抹微凉的指尖在她的眉宇间轻轻的抚着,一遍一遍,像安抚她烦躁的坏心情,动作很轻,很宠溺。

    最后,最后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同样的一个平安夜,正处身异地的朱小唯也没有好心情。

    “你干嘛骗我出来啊。”

    她很不满瞪着身边的男人,同时也很不解,“裴昊然,你说裴忆要见我,他在哪,你干嘛让我跟你一起到c市这么远啊?”

    裴昊然被人声讨却毫无悔改的表情,转头,目光意味不明的盯了她好一会儿。

    “朱小姐,我让你陪我来c市,你就被我骗来了,我真的很担心你以后会不会被人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

    朱小唯气得要爆炸了,怎么会有这么不知廉耻的人啊。

    明明是他心怀不轨,怎么好像又变成她错了。

    “是了,都是我错,裴大少爷,我向你保证,我以后都不会自作多情了好吗?”小朱气哼一声,简直忍无可忍了,转身,很有骨气地走人。

    “等一下。”

    “朱小唯,你等一下我。”身后那把温文的声音朝她喊着。

    谁要理他啊。

    可是走到公交站牌时,她还是忍不住地扭头偷偷的朝身后看去,他一个大男人的蹲在路边干嘛。

    刚嘀咕一声,小朱立即脸色大变,什么骨气啊节操啊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冲了过去,紧张地扶着他清瘦的身子骨架,“裴昊然,你是不是胃病又犯了?”朱小唯是货真价实的担心他了。

    裴昊然依旧蹲在这大路中间,他慢动作地扬起头,深邃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明亮和笑意。

    回了她一个字,“没。”

    他没犯病。

    大概是小朱被他捉弄太多次了,她呆了一脸,然后反应过来时,就看见这个斯文败类径自站直身体,还弹了弹他衣服的折皱。

    “你、你……裴昊然你太过分了!”朱小唯那么好的脾气都受不了这种人了,太无耻了!

    “你又骗我!!”

    裴昊然觉得这小女人又要开溜了,伸手一把拽住了她。

    “喂,放开我。”

    裴昊然对她的警告完全不放在心上,正儿八经解释一下,“如果一个大男人去追一个女人,那样子很蠢。”

    你还好意思说蠢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