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我只有我一个人了

    朱小唯确实是从未受到公主般贵宾待遇,昨晚平安夜,他带她去了c市最高级的餐厅吃了预订的圣诞大餐,然后入住c市最豪华的总统套房。

    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跟他这么度过一夜到底是真的好奇这种上等人生活方式,还是因为他。

    “昨晚,算不算约会?”她想着想着,脸颊微微染红。

    “朱小姐,别发呆了,我们要去干活了。”

    裴昊然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西装了,转头瞧见这女人呆怔的样子,立即调侃她,“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

    裴昊然盯着她的脸蛋,忽然大笑,“脸怎么这么红啊,我知道了,是不是在想男人?”

    “死人裴昊然啊,你别乱说,我……我只是在想你昨晚一个大男人蹲在路边装死,真的很可耻!”

    朱小唯骂了他一通,听起来倒像是恼羞成怒了。

    裴昊然想起昨晚,深思了一会儿,很坦然承认,“确实是有点流氓风格。”

    然后补充一句,“我是跟你好朋友乔宝儿学的,果然非常管用。”

    君之牧以前跟他们一块喝酒,喝得有点多了,提过乔宝儿追不上他,就直接坐在大路上耍流氓,然后他就没办法了。

    朱小唯略略思考一阵,确实是乔宝儿的风格。

    他们一起离开了酒店套房,乘坐电梯下行。

    裴昊然发现跟她聊乔宝儿有关的话题,她的表现会更加自然轻松。

    “其实我以前有见过乔宝儿一次,那时候她才这么大。”这部电梯只有他们两人,裴昊然一边说着,一边手在自己的膝盖位置比了比,“估计她那时只有三四岁。”

    “你跟乔宝儿她家那么熟吗?”朱小唯立即来了兴趣。

    “不熟,我代表学校小记者去采访乔宝儿的外公。”裴昊然比朱小唯她们年长七岁,他学习繁重的书籍时,她们这些奶娃才开始上幼儿园。

    那时乔宝儿的外公顾老将军在c市可谓德高望重,有很多人想采访这位退役老人的生活,可是顾老将军性子有些孤僻,这么多年也就只破例的接受了一次由学校代表的小学生小记者去他家作客采访。

    “我没见过乔宝儿的外公。”小朱是高中才认识乔宝儿的,那时候顾老将军已经不在了。

    “你不需要亲自见到她外公,你只要细心想想乔宝儿现在的脾气就知道她外公是个什么人。”

    说着,裴昊然径自笑了起来。

    “当时我们几个小记者紧张地拿着本子问问题做记录时,乔宝儿那时应该刚上幼儿园,她穿着碎花小裙子歪歪扭扭地跑了过来,她头上绑了两条小辫子,脸蛋白嫩嫩地,大眼睛乌黑分明,长得很可爱,可她好像受委屈了大哭,说别的小朋友欺负她了。”

    【放屁!被欺负了就欺负回去!】

    顾老将军怒地一喝,这让裴昊然震惊了,可想而知,这女娃在这样的教育之下,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女土匪了。

    朱小唯听了之后,笑得很开怀,“怪不得……原来都是她外公的功劳。”

    电梯正好到达大堂,电梯门打开。

    裴昊然不动声话看着她此时自然地大笑,挑了挑眉,唇角含了一抹浅笑,“朱小姐,别忘了今天要陪我见客户的,待会严肃点。”

    朱小唯瞥他一眼,很抱怨,“你好麻烦,一会儿说别摆着臭脸,一会儿又说要严肃。当你的助理真惨。”

    “我见客户不需要助理,而且我的助理都是男的,没有你们这些女人这么磨蹭。”

    “你的意思是你看不起女人啊,现在大部分首秘,特助都是女人呢。”

    朱小唯已经习惯了这样跟他顶嘴了。

    “女人,我怕她们容易犯花痴。”

    裴昊然叫了一部车,坐入车内,扭头,声音多了些复杂情绪,“万一来了个日久生情呢,那就很麻烦了。”

    车子发动,朝他们预订的餐厅开去,朱小唯坐在他旁边,在车内他们都没有再说话。

    朱小唯偷偷地看向他的侧脸,心底有一些难堪。

    可能是因为他刚才随口说出的‘犯花痴’‘日久生情’这些字眼,对号上座,他是在说她自恋了吗。

    “干嘛又呆了一脸。”

    临下车的时候,裴昊然故意伸手揉乱了她的短发。

    朱小唯郁闷,“喂,头发乱了,又说见客户,我都没形象了。”

    裴昊然今天好像心情一直很好,“你要什么形象,朱小唯你主要的作用是过去白蹭吃的,你不是我的助理……你从来都不是一个麻烦。”裴昊然心思细密也猜到这女人的心结了,很轻很轻为她补充一句。

    朱小唯眼睛看向他,有些吃惊。

    吃惊,他的体贴。

    裴昊然满意地又拍了拍她绒绒的棕色短发,告诉她,“你是一堆麻烦。”

    朱小唯气恼地尾随着他进入一家餐厅,她一直用脚去踩他的影子,就知道他不会说好听的话!

    中午11点,接近午餐时间了。

    在a市医院的乔宝儿排队等了好久,终于轮到她进去会诊。

    医生正在电脑里查了一些联网的病历资料,抬头看向桌子前的病人,“乔小姐,我看了一下你以前的病历,按着你当时的情况,你应该在车祸流产之后就立刻接受心理治疗的……”

    “我没有流产啊!”

    乔宝儿从会诊椅子上站了起身,情绪有些激动。

    眼前这位知名的女心理医生见她这情况,立即放轻缓了声音,“抱歉,我刚才表述有误,我向你道歉。”

    “乔小姐,你先坐下来,我们好好聊一下好吗。”

    心理医生见过非常多奇奇怪怪的病人,开口安抚着,“我知道那件事肯定对你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不管你之前因为什么原因不肯接受心理治疗,但是你现在主动的找上我,如果你真的想要有效的帮助,那么就应该把自己内心的秘密说出来,这样我才可以帮助……”

    “我不要什么帮助,我只想让你帮我看看这个药到底有什么副作用,它会不会让我出现幻觉?”

    乔宝儿声音有些倔,很疏离,明显不愿意与陌生人交谈自己的事情,说着,她从包包里拿出了一瓶药物摆着台上。

    “这是以前医院的医生给我开的,我之前没有多想,我感到不舒服就会服用,可是我最近怀疑我吃了这药之后,脑子会变得迷糊,我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正如她身体上时常会出现的‘痕迹’。

    “乔小姐,你的精神长期压抑容易出现分不清幻境现实。”

    心理医生拿起药瓶仔细看了好一会儿,倒出一颗药闻了闻,“是正品,你这款药物目前只在美国上市,国内很难拿到,瓶子上有认证编号,我想跟这药无关。”

    “那你是说,发生在我身上的奇怪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我幻想。”

    乔宝儿喃喃着,脸色越来越凝重。

    心理医生一下子对她的话感到好奇,“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乔宝儿低着头,沉默不愿意说。

    医生依旧声音很轻缓,劝了一句,“如果你什么都不愿意说,那任何人都帮不了你,要不这样,我给你做催眠……”

    “我不要做催眠!”乔宝儿快速地扬起头,眼瞳里充斥着敌意和警惕。

    心理医生皱了皱眉,也发现了她精神很焦虑不安。

    想了一会儿,才轻声问一句,“你遇到了困难?”

    乔宝儿脸色有一丝动容。

    “你觉得这个困难太大,你一个人解决不了,你很害怕?”

    这位医生专业非常资深,一步步诱引她。

    “你因为害怕面对一个不好的结果,所以你就像那些等在急救手术室外跪着祈祷的亲属一样,很小声地不断祷告,就算你根本不相信有神明,也只能用这种绝望的方式祈求了。”

    乔宝儿身体变得很僵硬,听着这位女心理医生的话,她神色越来越惊慌,好像怕对方看穿自己。

    “乔小姐,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你不应该逃避,也不要试图去无视问题,那只会让你的精神越来越紧绷,总有一天你会承受不住的。你应该尝试告诉你最信任的人……”

    最后,乔宝儿起身就离开了这间心理咨询室。

    里面的心理医生也跟着站了起身,表情复杂地看着她背影,耳边回荡着乔宝儿最后低低地说几句话。

    “没用的。”

    “我在那个大迷宫的噩梦里拼命跑,但他不想帮助我,我只有我一个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