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君之牧你给我开门啊

    大半夜,睡不着。

    无聊地打开手机微信,刷一下朋友圈。

    裴昊然吃惊地发现自己的帐号发了一条朋友圈,而他本人居然不知道。

    他想了半秒,大概能猜到是他儿子裴忆的恶作剧,“平时是不是太宠他了,听说养儿子要严苛教育。”作为父亲的裴先生开始反省这个问题。

    看一眼屏幕的朋友圈,他儿子写的标题是【我们幸福快乐的一天】果然是他这种小学生作文水平。

    然后附了六张照片和一段10秒的小视频。

    裴昊然一个大男人侧躺在床上,他很认真地刷微信,明显这些都是今晚陆祈南和他儿子去乔宝儿那里蹭吃拍的。

    不过裴忆拍得这些照片和视频全都有朱小唯的身影,比如他跟朱小唯一起在小厨房里炒菜,还有他们几人团坐在一起等吃,朱小唯给他们勺汤,瞧瞧他儿子那笑得傻样……

    想起自己今晚吃得那些菜式,比起来,他都记不起自己吃过什么。

    “臭小子。”

    裴昊然知道他儿子故意拍给他看,这是要拉仇恨的。

    拿着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找到了朱小唯的微信号,查看她最近发的朋友圈。

    他表情深思了一会儿,“她没生气。”

    朱小唯像其它女生一样,看见什么有趣的高兴的事情都往微信里发一圈,看样子,那天骂了她应该没事……

    裴昊然想了想,忽然唇角扬起笑,“单细胞生物。”关机,睡觉。

    其实朱小唯哪有这么潇洒,她心情很差。

    半夜在床上辗转睡不着。

    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首先她为什么会看上裴昊然这种斯文败类的腹黑呢,而且大腹黑附送小腹黑,她好歹黄花大闺女啊,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后妈。

    “我也长得不是很丑,男人是不是都眼瞎了。”

    小朱抱着被子在打滚,叹了一口气。

    难道是因为她整天跟乔宝儿在一起,这简直就是没有对比没有伤害,一比就逊色多了,再次感叹上帝为什么造得自己如此平庸啊。

    最近她还有另一件事要烦,她那个势利贪钱的母亲,她妈圣诞那天给她约了一位相亲对象,而她放了对方鸽子,这几天一直被烦着相亲的事。

    没钱,没男人,还有一堆破亲戚。

    对了,她连工作都还没找到。

    “我的人生为什么这么失败,我也没干什么伤风败德的事啊。”小朱很暴躁地抓乱了自己的绒绒短发,一头埋进被子里就去睡了。

    漫漫长夜,成人的世界,烦恼太多,一觉睡到天明也是一种奢侈。

    乔宝儿最近也失眠了。

    自从那天陆祈南拎着裴忆过来她家蹭饭之后,她这个公寓一直处于静寂,清冷冷的状态,有时候她也会很讨厌这种安静,太静了。

    而且她发现了另一件事,她楼上那位好像很久没回来了。

    现在每天早上起床,乔宝儿习惯地下意识去看自己的微信,君之牧已经好多天没叫她买早餐了,楼上也没有了打球的噪音。

    “上楼去找他……”挣扎了一分钟之后,乔宝儿别扭地决定还是不去。

    去找他,主动送上门。

    那样子太蠢了。

    然后又到了一周一次的俱乐部射击练习,这次不需要那位美籍的教练催促,乔宝儿提前到场了。

    今天的练习很顺利完成了,教练收拾着东西,一边用那生疏的中文跟她聊天。

    “乔小姐,你心不在焉在想什么?”

    “我哪有心不在焉啊。”

    乔宝儿好像被人说中心事,表情很别扭,抬起手上的枪对着远处瞄准开了一枪,嘭的一声响,惹得身边的教练大叔爽朗大笑。

    “很快你就不需要过来了。”

    “什么意思?”她忽然警惕了起来。

    教练在她这张倔强的脸蛋上打量,笑了笑,“怎么了,之前要你过来,你不愿意,现在你已经可以出师了,反而不舍得?你们中国女人是不是都这么内敛腼腆?”

    乔宝儿面无表情,什么鬼内敛腼腆。

    她看着这位貌视挺老实的教练大叔,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挤出几个字,“君之牧呢?”

    “他、他最近是不是出国了?”

    教练睁大眼睛,像是意外她忽然问起他大老板的事情,见她今天有点反常,随后又笑了,打趣问一句,“你关心他?”

    “谁关心他!”乔宝儿憋着一脸烦躁。

    “他那种人不需要关心……不需要我的关心。”他身边有太多人排队伺候他大爷了。

    “我只想说,我不是木偶,我有自己的想法。”

    “他总是这样,他喜欢出现就出现,喜欢失踪就失踪,有什么事永远闭口不说。他当我是什么玩具啊,你告诉他,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忍让、等待都不是为他,他君之牧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我只是想要一个结果,我只关心我在意的结果!”

    乔宝儿脸色复杂,像是已经忍了很久,气恼地快速地说完,转身就走了。

    教练站在原地看着她气冲冲离开的身影,叹一声,“这个乔小姐看来不像中国女人那么乖顺哎,都不好伺候……”

    晚餐没吃,乔宝儿离开俱乐部之后,忽然内心有一股自暴自弃情绪。

    总之很烦躁。

    夜幕初上,她在便利店里买了一打6支啤酒和一大包花生米,抱着她的酒,走到对面一个小公园找了个空的长椅子坐着,猛灌。

    圣诞过了,临近元旦,天气越夜越冷,a市的冬天冷得入骨。

    她漂亮的脸蛋有些绯红,然后微醉地打了一个酒嗝。

    “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前面的昏黄的路灯拖长了一道黑色的影子,那人一步步朝她走近,这把声音,很陌生的声音,中文很拗口生疏,乔宝儿一时没认出来。

    “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或许我可以帮你呢。”

    她抬起头,视线有些迷糊,迎着光,看不太清他的长相,知道这是一个男人,他的声音有些戏谑玩味。

    “滚——”

    乔宝儿心情不好,平时遇到男人搭讪太多,很厌烦。

    “亲爱的,你不应该这么粗俗。”他的这句‘亲爱的’没有半点甜蜜,反而冷厉,讥讽。

    男人眸色深沉,定定地审视着乔宝儿,从她的脸蛋,至全身,仿佛对她的存在很好奇。

    乔宝儿管他是什么狗屁,抓起一个空酒瓶就朝他砸过去,“我叫你走开啊,离我远点!”

    咚——

    空瓶被对方一个敏捷的闪身,很轻易地躲开了。

    昏黄的灯光下,他转身走了,他的身影拖长地渐行渐远,留下那把幽冷的声音在这空寂的街头回荡。

    “你的男人快回来了,你不去找他问清楚吗……”

    或许这个男人说的话太奇怪,乔宝儿猛地再次抬头去看时,他已经走远了。

    冬天冷冽的风吹得她的大脑清醒了一些,皱了皱眉,将身边的空酒瓶子收拾好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叫了一部出租车就回去了。

    乔宝儿没回自己的公寓,而是上了楼上,去了502。

    然后趁着酒劲,猛拍502大门。

    “君之牧!”

    “君之牧你给我开门,开门啊!!”

    “我、我有事要问你,我今天一定要问清楚,你给我开门!!”

    嘭、嘭、嘭——

    乔宝儿微醉脸蛋,恼怒地对着门板大喊,可是她一个人的倔强,过了很久,也没人回应。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