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别死抱着我不放啊

    “放开。”

    她已经是第五次吼他了,可是眼前的男人依旧拽着她手腕不肯松开半分,乔宝儿气得就想趁他生病打他一顿。

    “君之牧,我去拿个温度计和退烧药,我不跑。”她表情复杂地强调一句。

    可是他大爷就是当作没听到。

    “喂,你很重,你自己站稳,别压着我……”

    “死人君之牧,你别以为我不会发火啊……哎呀你大脑袋别靠过来,你别弄我脖子,你胡渣扎得我很痒啊,你走开,走开……”

    然后他嗓音低哑只说一句,“你很吵。”

    乔宝儿身心疲惫啊。

    死冰块只知道折磨她,哎终于将这大爷拖到了床上。

    最后那一下,她很用力将他沉重的身躯推到床上去,有点报复的意味。

    看见他就来火了。

    如果不是他现在病得跟条咸鱼一样,她真的会一气之下去浴室拿盆冷水伺候他,可恶!

    床上的男人侧躺着没了动静,乔宝儿皱了皱眉凑近他一些。

    君之牧身材欣长高大,躺在她1.8的床上也觉得这床不够用,黑色短发凌乱,阖着双眼,冷峻的脸庞比平时少了一份凌人气质,鼻梁挺直,薄唇有些干,再凑近一些能感觉到他轻缓地呼吸,呼出的气都带着热。

    “手术之后就没听他生病,不知道跑去哪里折腾,活该。”

    乔宝儿看着他憔悴的脸,心情顿时有些复杂,尤其看见他眉宇紧皱着,估计他头痛。

    替他将皮鞋和外套脱掉,拿了她的天鹅绒被子,想要给他盖上,可是视线停在他的腰间那条皮带。

    解男人的皮带,听起来挺暧昧的,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解过他的皮带……

    乔宝儿内心五味杂陈,面无表情地帮他把皮带解掉。

    “那么多人可以祸害,非要来我家祸害我……”她越发怨念。

    被子很用力地盖在他身上,手背不小心接触了一下他热烫的体温,隔着名贵丝质的暗紫衬衫也能感觉到他整个人烧得厉害。

    乔宝儿心情很矛盾,她一方面很怨恨他,可是又心软。

    拿了温度计给他探热。

    五分钟后,乔宝儿盯着手上显示的39度温度计,神色严肃了起来。

    她素来对高烧很谨慎,或者说有点怕,因为唐聿小时候试过高烧40多度,之后他得了自闭好几年都不开口说话,自此她觉得感冒发烧温度过高对身体影响很大。

    拿了退烧贴贴在君之牧的额头上,顺便在他的后脖子也贴了好几张,家里还有一些酒精,她很熟练的拿了些棉花团沾了酒精,想脱掉他的衬衫,给他物理降温。

    可是,让她很恼地是君之牧不大配合。

    “手伸直,把衬衫脱了……”乔宝儿使劲拽,可这人就算是生病了还是很沉很重地,衬衫被他压着,只脱了一半。

    乔宝儿瞪着他熟睡的侧脸磨牙,最后认命放下另一支手的酒精棉花,爬到床上去凑近他,想着一点点把衬衫扯出来。

    可是这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刚爬上床,都还没站稳呢,就被他双手一搂,很自然地拽到他怀里,死抱住了,不肯放了。

    “喂——”

    娇软的肌肤紧贴着他精壮结实的胸膛,她的脸颊被他传染地也红了一片,君之牧力气很大,就算生病了也推不过他,尤其他现在像只无尾熊似的巴着她,乔宝儿简直绝望。

    “我告诉你,你再不放手我就咬你了。”

    “君之牧你高烧不降温的话,你脑子会烧坏掉。”

    她的声音附在他耳边,先是警告,然后跟他讲道理,可是没用。

    君之牧当她是一个抱枕,紧抱着她好像能舒缓一些身体的高温痛楚,乔宝儿被他双臂勒着极不舒服,而且他有个坏习惯……哎啊把他的头埋到她脖颈,他憔悴的胡渣弄得她肌肤很痒,乔宝儿最怕痒了。

    而他,他好像真的睡着了。

    漫漫长夜,乔宝儿真的过得很痛苦煎熬。

    睡得很沉,仿佛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舒适安心了。

    直到半夜,半夜朱小唯突然惊醒,严格来说,她是被一些声音吵醒的。

    因为她长期一个人居住,所以晚上特别谨慎,脑子迷糊还没记起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掀开被子感觉身上一阵凉意,噢,她身上没穿衣服了。

    只剩下一套内衣,她明明没有裸睡的习惯。

    不过现在也不理这些了,拿了一件浴袍披在身上,全身的细胞警惕的她家厨房那些奇怪乒乒乓乓的声音。

    第一个想法是家里进贼了,可是哪个贼会到她家厨房那里去折腾。

    紧握着手机时刻准备好了要报警,不过想了想,还是勇敢地轻手轻脚走近瞧一眼,很快,朱小唯发现她家客厅所有的灯都是敞亮的,厨房那边是一道非常熟悉的身影。

    “你、裴昊然你怎么会在我家?”她开口说话,声音还带着些鼻音。

    正在厨房里忙活的裴昊然一听她的声音,立即转身对视着她,朱小唯感觉大脑有些昏昏沉沉,可她依旧看见他清俊的脸上明显比平时多了些困窘,尴尬。

    “你在干嘛?”她顺口问了出来。

    裴昊然脸色越来越复杂,然后他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恼羞成怒,“朱小唯,你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你干了些什么!”没回她,却反问一句。

    朱小唯那不灵光的大脑呆了几秒,迷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然后僵硬地脖子低下头盯着自己浴袍内仅剩下的一套内衣。

    啊——

    发生什么事了啊!

    她记起来她今天哭了,而且哭得很丑很难看,最倒霉的是偏偏遇到他,之后……“我的衣服呢!”她脸蛋炸红,内心在狂叫。

    “你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你要穿着它们睡觉吗?”裴昊然语气倒是很平静。

    “那,衣服呢……是你帮我脱的?”

    朱小唯记起她那个丧尽天良的哥哥和母亲欺负她的事,但此时面对着他,说话莫名也有些慌乱。

    “我叫你自己脱,你睡死了。”裴昊然如实告诉她。

    小朱脸色很复杂,好像整个人石化了一样,尤其是他居然用这么平静的口吻说这样的话,简直要命,太丢脸了啊。

    不过很快就轮到裴昊然丢脸,因为他差点烧了小朱家厨房。

    “刚才你在厨房里乒乒乓乓是准备给我做饭吗?”

    朱小唯恢复神志,走进厨房一瞧,立即吃惊瞪着那烧成焦的大米,黑乎乎的一团,她已经认不出这是什么品种了。

    还有她那个平底锅不知道沾了什么,拿铁铲去铲都铲不掉。

    “煎蛋。”站在她身后的男人阴阳怪气的说了两个字。

    朱小唯转身看着他,许久才叹了一口气,“你不说我绝对认不出,原来它是蛋。”

    裴昊然脸色已经很臭了,见朱小唯非常熟络地收拾,他犹豫了一下,这才又开口,“那边……我熬的粥。”

    “熬粥不用放水的吗?”小朱震惊看着烧成焦的大米原来是粥。

    “我不知道要放多少水。”

    裴昊然声音很僵硬,还有些来气了。

    他第一次进厨房就这样子了,不然还有什么要求呢,他还第一次洗大米,更不知道这玩意要怎么操作,要煮多久,厨房的事情真是麻烦。

    裴昊然平时一副温文冷静,淡定从容。现在见他对着一锅烧焦的东西发火,有点像裴忆小孩子耍无赖,死不承认自己做不好。

    朱小唯突然笑了出声,“你真没用,这么大了居然连煮个粥都不会。”没有嘲笑,只是觉得想笑。

    “我听说君之牧下厨做菜还很厉害呢,你怎么连这点生活常识都不会啊。”

    裴昊然感觉自己自尊受损了。

    “我没进过厨房,这很正常,因为我们不需要学这些玩意,陆祈南他连铁铲都没有拿过呢……还有君之牧他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他专门请了几个大厨去学的,你以为呢,当初君家都差点要闹火灾了。”

    裴昊然脸色复杂说了一通,朱小唯这只软绵绵的生物居然敢教训他。

    朱小唯看着他这模样,一边收拾刷锅,脸上笑得更欢了。

    最后还是小朱自己动手煮了二碗面,加了之前腌制的牛肉小块和一些葱花,裴昊然折腾了大半夜也饿了,吃着热呼呼的面条莫名有一种很满足。

    大半夜肚子饿的还有另一个人。

    君之牧发烧还没完全退完,身边那女人不知道第几次强行给他量体温了,听到她有些烦的念叨,“38度摄氏度。”

    “折腾了这么久,你只退了1度,你自己去医院打针了,要不然就打个电话叫君家的人过来……”

    乔宝儿见他醒了,立即推开这人,她好心的说了一大堆。

    然后君之牧就说一句,“我饿了。”

    乔宝儿倒抽一口气,她真的很想拿那些平底锅啊铲啊全部往这臭男人身上砸,去死啊!

    三十分钟之后,她恨自己心肠不够狠。

    砰——

    一碗热烫的龙须面条新鲜出炉,重重地摆在他前面。

    “这是什么?”

    君之牧看着眼前这碗面,再抬头看了看她。

    她随意解释一句,“三更半夜,人家外卖都不送餐了,我家的方便面没了,这个龙须面我给你加一个煎蛋了……”

    “这是面条?”

    君之牧审视着这碗里的一坨糊掉的不知道什么玩意,真的,很难把它当成食物。

    “什么意思啊!”

    乔宝儿生气了,“我告诉你,你要吃就吃。色香味俱全的那种,那是别人家的媳妇,反正我就这样了!”

    君之牧面无表情吃了一小口,果然,很难吃。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