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你就是一个恶魔

    “叶薇你胡说。”

    乔宝儿有一分钟地静默,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心跳得很快很急,很震惊,受了惊吓一样,甚至有点害怕。

    大脑一片空白,纷纷乱乱。

    乔宝儿很抗拒,用尽全力大声反驳,“叶薇你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哈哈哈……”叶薇像自暴自弃一样凶狠地狂笑,“乔文宇,你说啊,乔宝儿这野种是你亲生女儿吗?”

    “你告诉她,你亲口告诉她,乔宝儿就是一个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野种!”叶薇阴狠愤怒不止地大吼大叫。

    乔文宇依旧坐在餐桌椅子上,他脸色很难看,病态苍白,唇色泛紫,瞪大眼睛看着她们,急促地呼吸着,顾如烟像是控制不住情绪,眼泪从脸颊滑下,有几分恳求,“不要说了,叶薇我求你别说了。”

    “为什么不说!”

    叶薇看着那边的乔文宇居然一声不吭,心底压抑多年的怨恨爆发,她像是怨灵讨债一样大声斥骂。

    “乔文宇,我跟你领证这么多年,我已经是你合法的妻子了,可是你一门心思就护着顾如晴那贱女人和她的女儿,你把我当什么了,我确实是为了钱嫁给你,可我还做错了什么,你亲眼看着顾如晴推我下楼梯,你看着她杀了我的孩子啊!”

    叶薇失狂一样,抓起客厅的一个个摆设花瓶相框狠地就砸在地板上。

    “你们,你们这些人最后都那贱女人安了一个好名声,我是小三,我破坏别人的生活,可是我的孩子有什么错,我儿子是无辜的,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气顾如晴!”

    她咆哮地大骂,浓妆美艳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乔文宇你才是疯了!你害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居然让乔宝儿这野种一声声喊你爸爸……”

    “闹够了,闭嘴!”

    乔文宇脸色依旧虚弱苍白,艰难抬头,看着那边泪流满面的叶薇,撑着一口气教训,不想让她再闹下去。

    乔宝儿坐在乔文宇对面,她表情僵硬,耳边那些愤慨的声音不断回荡。

    “不够!还不够!”

    叶薇声音干哑,绝恨。

    “乔文宇,我告诉你,我跟你之间的旧帐还没算够,是顾如晴欠我的,是你们欠我的!”

    她脸上浓妆化了,泪痕显得她的脸更加阴森恐怖,疯癫一样大骂,“我儿子死了,顾如晴的女儿凭什么能活下来!”

    乔文宇听到这里,想开口说点什么,可心脏一阵痛楚传来,他右手捂着左胸,低头急切喘气起来。

    乔宝儿看见了他情况不对劲,下意识地站起身朝他那边走去。

    可叶薇突然快步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拽住了她,“乔宝儿,今天说这些是不是吓到你了?”她那脚步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躁。

    乔宝儿身体本能警惕,刚一扭头,而叶薇如鬼魅一样已经站在她身后,涂得明亮的指甲在头顶的日光灯下照得红艳可怕,五指狠狠地捏住她的下颌,扬起她的头。

    叶薇俯下头,又是一阵狂笑不止,不顾一切豁出去,“我还告诉你另一件事,那年你高中被几个山村大粗汉绑架差点轮.奸……是我花钱找人做的,还有印象吗?”

    乔宝儿被她捏着下颌,对视着叶薇阴森的脸蛋,她眼瞳一点点放大,以前的那一幕,肮脏、漆黑、凌乱的夜色……

    叶薇附在她耳边的声音越发尖细,阴森,“当时我在一边看着,你被蒙了眼,衣服被扯得七凌八落,那些粗皮贱肉的老男人像狼一样狠狠压在你的身上,你很害怕是吧,我听到你大哭,嘶声尖叫……”

    “乔宝儿你为什么不去死,顾如晴害死我儿子,你为什么不去死啊!”

    乔宝儿浑身僵硬住,眼前的叶薇癫狂一样冲着她大吼,那段可怕的记忆涌入大脑。

    那年这桩事故草草了结,几个匪徒被警方找到时已经都是尸体了,案件涉及一些特殊人物,牵连太大,而且年代久远,现在就连陆祈南他们想查也查不到线索。

    事发在c市,而当时的乔家如日中天,毕竟是一件涉及乔家小姐的案件,有关女人的名声,乔宝儿以为这是乔文宇为了顾及乔家颜脸强行施压。

    竟然是为了包庇叶薇。

    乔宝儿从来都没想过那件可怕的绑架是叶薇做的,她不知道一个人的恨可以这么可怕,她的一生似乎都被一个又一个谎言蒙骗。

    另一边呆站着的顾如烟也惊怔住了,她当然知道乔宝儿高中毕业遇险的事,可居然是叶薇做的。

    顾如烟气愤不已,“叶薇,你说你流产了,你的孩子很无辜,可你怎么可以对宝儿下手,她也很无辜,你就是一个恶魔!”

    “乔宝儿很无辜?她占了乔家千金这个虚假的名号,享受了所有人的宠爱,凭什么,这野种,凭什么啊!”

    叶薇眼神里带着一股狠劲,尤其是看着乔宝儿这张脸蛋,这双眼睛跟顾如晴那么相似,恨之入骨。

    “乔宝儿你以为你跟着顾如烟离开乔家过苦日子很可怜,你那点苦算什么啊!”

    叶薇双眼暴瞪,充满了怨恨,双手抓着她的双肩摇晃,痛斥大骂,“乔宝儿这么多年你还活得好好地,而我呢,乔文宇逼我上手术台,逼我切除子宫,我这辈子都当不了母亲了,你很可怜吗乔宝儿,你简直让人嫉妒得想要你的命。”

    叶薇脸色阴鸷,猛地一用力,将她推到墙角一边,乔宝儿的后背砰的一声狠地撞击,可整个人怔然没动作。

    叶薇猛地一转头,“乔文宇,你做这么多就是为了顾如晴那贱女人,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其实那天你们吵架,她跟你生气了,是因为这条银项链……”

    她从自己的外套口袋里掏出一条看起来很普通的水纹银项链,白炽光照在这条年代久远的银光项链上,一晃一晃地在半空中,似乎让人一瞬间穿越回了从前。

    乔文宇抬起头,看着这条无比熟悉的银质项链,惊得睁大眼睛,脑海里涌现了无数曾经的记忆。

    这是顾如晴很宝贝的项链,她每天都要戴着它,直到有一天,项链不见了。

    叶薇清清楚楚看着此时乔文宇眼底的深情和专注,她忽然大笑了起来,她浓妆的眼线化开,脸蛋划下两行黑色的眼泪,狂妄地笑容狰狞又阴恶。

    “顾如晴说是你拿走了她的项链,她跟你吵架,跟你冷战,她说她恨你……你很想替她找回来是不是,而且你也很清楚,这条订情的项链是当时君家的大少爷,君清承送给她的。乔文宇你这个没用的懦夫!”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