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一段孽缘,两情相思

    “君之牧,你有什么资格关押我!”

    这是一个房间大概有30平左右,没有窗户没有阳台,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房间中央被厚实的玻璃墙间隔开,高密度的防弹玻璃墙内叶薇就像一只暴怒的困兽一样,气愤地不断捶打着玻璃,大喊大骂。

    “叶小姐,你最好配合。”

    玻璃墙右侧有一道合金电子门,看守的男人沉下声,语气带着警告。

    “我去你妈的,立即放了我啊!”

    叶薇整个人很狂躁,她双腿用力地踢打着玻璃墙,砰砰作响。

    这里整个空间就像缺氧一样,人的脑袋会变得很沉,无法理智思考,四面的墙亮着红色的灯光,这种暗红的色调让人的心很烦躁不安,叶薇衣衫头发凌乱,眼神憎恨。

    她极力地嘶吼,双手拽成拳敲打发泄,“君之牧,你想玩什么花样,小心我弄死你的乔宝儿啊!”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你们有什么资格关押我,放我……”

    “你想要我用什么理由关押你?”

    坐在这面玻璃正对面的君之牧脸上带着怒色,终于开口。

    叶薇目光死死地瞪着他,咬牙切齿,“你这个阴险,不得好死的……”

    “君之牧,你别以为你可以只手遮天,总有人能收拾你。”

    他对她那一声声的怒骂没什么情绪,只是对她很不耐烦。

    “乔文宇醒了。”君之牧扔下一句。

    一句话,疯癫一样的叶薇突然表情震惊,然后安静了下来。

    “君之牧,你想知道什么?”

    叶薇像是妥协了,调整了一下情绪,唇瓣有些颤抖的问他。

    然后不等君之牧开口,叶薇失疯似的看着他这张冷峻的脸庞大笑了起来,笑声里尽是嘲讽,“你君家少爷有什么不知道呢,你抓我到这里来盘问,原来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你君之牧不能控制的事情哈哈哈……”

    君之牧听着她的笑声,脸色更加阴郁难看。

    “乔宝儿的事,是不是你做的?”他问得直接,也没了耐心了。

    叶薇看着他,笑声戛然而止。

    她往后退了二步,站姿端正的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衫,拨弄了一下头发,微微扬起下颌,带着自己的高傲,“原来又是因为乔宝儿。”语气都是嘲弄的意味。

    她看着他,眯起眼睛,仔仔细细地盯着这个男人脸上的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叶薇知道,每次她提‘乔宝儿’这名字,仿佛有什么神奇的魔力一样,这男人的眉宇都习惯性地轻皱一下。

    “君之牧,你接近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薇恢复了平时的冷静自持,语调自然问他,顺便用手梳了梳长头,准备好了跟他谈谈完了就离开这。

    君之牧紧抿薄唇,幽深的眸底闪过一丝异样,开口冷冷清清重复,“她怀孕期间发生那些事是不是你做的?”

    叶薇也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她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忽然间她注意到了这个男人深邃的眼瞳里隐藏着一丝慌乱,这让她觉得很有趣,也很可笑。

    君之牧这种冷血无情的人也慌了。

    “君之牧,你应该早就知道乔宝儿那个贱人亲妈就是当年破坏你们家庭的情人,你父亲为了顾如晴那妖狐狸差点闹离婚,你母亲江美丽把怨气撒到你身上,说白了,你童年那些黑暗的回忆都是顾如晴害的,”

    叶薇带着几分打量凝视着对面那男人,君之牧天之骄子的男人,完美的无法挑剔,可惜手段太狠,藏得太深,就像孤星托世一样,煞气太重,不适合过日子。

    她今天就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藏得有多深,唇角泛起娇艳的嘲笑。

    “对了,我还听说江美丽气疯了在外面也找了个男人,还跟野男人合伙绑架了你,可怜你那时只有五岁捆的铁链子跟一只狗似的被拖着走,不过五岁的孩子应该也记得当时发生的事……”

    君之牧阴冷眸子狠狠地直视着她,微张的唇好像准备喝斥,双手攥的拳头,青筋暴露。

    他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将怒意压了下去。

    君家,没人敢提起这件绑架案。

    这是君家的丑闻,那年的冬天雪下的很大,融雪时天气特别冷,他不断地逃跑,可是就算拼尽了全力,五岁的孩子脚步还是很小,身后有沉重的追赶声,他不记得自己当时有没有害怕这种情绪,因为太冷了,冷得身上的伤都发痛发痒,伤口的一圈是浮肿的白肉,整个人大脑冻都麻木了。

    最后他很侥幸地从绑匪里逃脱了出来,被君家的人发现时,他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烂满身血痕,得了肺炎,差点死了。

    大家都不敢轻易提起,觉得不吉利,他爷爷当时已经注意到这场绑架案不寻常,最后找到了那些绑匪却死无对证。

    而且直到现在,他爷爷还不知道当年绑架他的主谋其实是他亲生母亲。

    他从不提这件事,很快时间淡忘了一切,他父亲终于跟他母亲和好了,母亲依旧是端庄高贵的君家夫人。

    而他从那时候开始,很厌恶女人。

    “你知道的还真的不少。”

    君之牧没有发怒,只是平平淡淡地回她一句。

    叶薇内心很吃惊,又不甘心,她以为揭他的伤疤,君之牧会被激怒,居然这么平淡。

    “君之牧,你一开始接近乔宝儿是不是为了报复她?”

    叶薇非要激怒他不可,提了他最在意的那个名字,咬重了声音,“她妈那么贱,把你们君家扰得鸡犬不宁,你找不到顾如晴所以就找乔宝儿出气,你肯定讨厌她!”

    他坐在那里,眼神里有些深思,却没说话。

    叶薇对上他这样的冷静,像是恼怒极了,她扑上前,双手猛地拍打着这阻隔的玻璃墙,美艳的表情有一丝的狰狞,咬牙切齿,“君之牧你应该很恨她,很讨厌她才对!!”

    “君之牧,你应该恨她,恨她啊!!”

    砰——

    狠地一拳头,砸在玻璃墙面上,叶薇的身手力道可以媲美专业级的格斗选手,剔透的玻璃板上出现了一丝丝射线状的裂痕。

    她的右拳头立即紫肿起来,叶薇眼神愤怒而迷茫看着对面的君之牧,他还是这么不为所动。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爱上乔宝儿这样的女人。”

    叶薇声音渐低,语气很不愿意承认,想了想又觉得十分可笑,原来他们都是爱情的失败者。

    “君之牧,你知不知道,你跟你父亲当年真的很像,他被顾如晴那女人迷得像失了心志,最后的结局,君清承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垫脚石,顾如晴跟另一个更优秀的男人跑了,顾家的女儿都不懂爱情,你明知道,她不懂你,你有多少耐心能耗在这位乔小姐身上……”

    “我有一辈子。”

    君之牧脸容冷漠,站了起身,看着她,薄唇低语了几个字。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