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以后就没机会再见了

    “上次有个男人,他说是我哥。”乔宝儿脱口而出。

    陆祈南和顾如烟好奇看向她,乔宝儿正想详细讲讲,这时乔家的门铃响起。

    顾如烟跑去开门,原来是朱小唯负荆请罪来了。

    “乔宝儿,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朱小唯一进门,立即冲到乔宝儿面前,紧张地要死,结结巴巴地求饶。

    “我领证那天都有点懵了,我就是一时冲动,我当时脑子不清醒,啊哎……我、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讲我结婚这个事。”

    朱小唯良心遭到了强烈的谴责,非常惭愧,“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我就是想在等一个适当的时机再跟你说……”

    乔宝儿对她死党隐婚的事倒是没什么看法,不过此时,身后杵着的裴昊然脸色就很臭了。

    “朱小唯,我现在很见不得光是吗?”裴昊然声音阴森森地。

    小朱立即装死,面无表情,“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到底是有几层意思?”

    有乔宝儿在,朱小唯很淡定,“跟千层蛋糕一样,很复杂的,以后再慢慢给你解释。”

    裴昊然瞪她,胆子肥了。

    陆祈南吵着要大闹他们的婚礼,裴昊然和朱小唯这新婚夫妻在办婚礼事宜上意见一致,表示婚礼低调办,只会请两桌。

    “为什么,你们结个婚偷偷摸摸地……”

    “随便在家里一起吃顿饭就好了。”

    朱小唯有自己的苦衷,她很了解自己母亲和继父他们的贪婪,也怕让裴家丢脸了。裴昊然的想法比较实在,他一个二婚的,而且他为人就习惯低调,朱小唯努力缠着他好久不愿意大办,他就随意。

    “不是吧,裴昊然你结个婚这么抠门,想摆两桌就打发我们,你太小气。”陆祈南极不认同他们的想法,他觉得,该花钱的时候,就要狠花。

    裴昊然觉得他太烦了,冷幽幽地扔下一句,“当初君之牧结婚也没摆酒呢,你怎么不去跟他大声嚷嚷。”

    陆祈南脸色一惊,转头瞥一眼身边的乔宝儿,立即闭嘴。

    君家的事,他还是不要过问比较好。

    吵吵闹闹,他们吃了些陆祈南带过来的早点,整理行装准备出发去机场,顾如烟要陪乔文宇去康复中心就没去送机了,乔老太太握着乔宝儿的手,千叮万嘱,让她新年一定记得要回来。

    简单道别,出发了。

    坐车到了机场,很顺利地办好了登机手续,到点他们几人齐齐上机去头等舱,一边走着有说有笑。

    朱小唯提了个建议,“我觉得几个人一起飞去旅游也挺好玩的,以后有时间我们约在一块出去玩啊。”

    “我觉得,你还是先努力跟裴昊然造个孩子出来吧。”陆祈南笑得特阴险。

    “你这是什么老旧思想,结婚了就把女人当母猪了吗?”

    “是提醒你们,孩子是婚姻的必要调节剂,这是我们几千年的传统文化。”

    乔宝儿忍不住吐槽他,“真没看出来你思想这么保守。”

    陆祈南感叹,“我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

    这人真不要脸。

    因为位置没有坐满,飞机平稳起飞后,有些人在随意地走动换了自己喜欢的位置,朱小唯和裴昊然在靠窗位置看蓝天白云,陆祈南找到机会立即起身,一屁股坐在乔宝儿身边。

    “干嘛?”

    乔宝儿瞧这人有些不对劲。

    陆祈南倒是有点不自在了起来,支支吾吾挤出几个字,“我有件事要跟你讲。”

    “什么事?”

    乔宝儿叫了空姐给她一杯果汁,不把这人当回事。

    “我一开始是不知情的,我也是刚知道没多久……”陆祈南正在想着怎么给自己辩解一下。

    “到底什么事。”

    乔宝儿见他做贼心虚似的,故意提高声音吓他。

    这一吓,陆祈南心里没底了,感觉她肯定会生气的,想了想,他打算曲线救国,“刚才你奶奶叫你新年的时候回乔家,你这次回a市之后,是要在c市定居了吗?”

    “你不整天说我那破公寓是闹鬼吗,我回去退租。”

    “你真的打算以后在c市定居啊?”

    陆祈南听她讲得这么认真,立即有点紧张。

    “你问这些干嘛?”乔宝儿觉得他很奇怪。

    “没什么,如果你以后在c市定居,那我们见面就少了。”他说得很自然,也很诚心。

    乔宝儿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内心是有点小感动的。

    如果她不回来a市,那见面肯定少了。

    “乔宝儿,其实我一直都很支持你的,我知道,都是君之牧太过分了,都是他的错。”陆祈南不按理出牌,突然很夸张地唾弃起他的兄弟。

    乔宝儿原本的一丢丢感动,随即灰飞烟灭,她已经看透了这人了,一开始就想谈这个话题的,还绕那么大的圈子。

    陆祈南见她没说话,斟酌着用词,“不过,上次君之牧给你那个离婚协议书,”

    乔宝儿表情微微一变。

    陆祈南赶紧接着说,“我的意思是,之牧他肯定赌你不会签字的,我跟他从小玩到大,我很了解他,他太阴险了,特会算计人,他清楚对方心里想着什么,所以他那次肯定有十足的把握赌你不会签字,他并不是真的想要跟你离婚……”

    这桩事,不提还好,一提就让人想发飙。

    幸好,乔宝儿脸上波澜不惊,眼神还很友善的看着他,亲切地问他,“到底想说什么?”

    陆祈南受到了惊吓。

    他非常心虚,声音越说越低,“有一件事……其实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君之牧和裴昊然不知道在搞什么,在之牧去国外做手术之前,他们好像在千方百计找人,直到前段时间逮了叶薇……”

    “我是想说,我发现君之牧手术后可能早就记起你了,而且他可能从来都没有失忆,他骗你。”

    陆祈南豁出去了大喊,“反正你要生气就去找他生气,我是无辜的。”

    乔宝儿看向他,没说话。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