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好喜欢你,知不知道

    下午6:00的时候日落黄昏,天色开始变得灰蒙蒙的。

    一道英俊欣长的身影站在树下已经有半个小时了,他似乎有些犹豫,目光一直看着斜对面乔家的独立别墅。

    这时,乔家大门忽然走出来一个女人的背影。

    君之牧的眼神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发现,那并不是他要找的人。

    而就在这时,顾如烟也感觉到了大树那边异样的目光,扭头看去,立即非常惊讶。

    君之牧穿着一身定制的名贵黑色西服,身姿卓绝伫立在那百年老树下,朦胧的黄昏夜色,这男人五官,气质非常惊艳,夺目。

    顾如烟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君之牧迈开大步,面容冷淡,朝乔家大门走近。

    大概是君之牧的到访太过突然,顾如烟纵使也见过一些场面,这时,面对这位君家少爷,心里还有些紧张。

    “你、你过来有什么事?”

    君之牧站在她前面一米的距离停住,他似乎并没有要进屋的意思。

    “你好。”

    他声音很平静,客套地跟对方问候一声。

    其实君之牧已经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疏离冷漠,语调也多了些尊重,比起他那些姑姑,顾如烟的待遇算是不错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跑到乔家来,基本的社交他是懂的,顾如烟是她的小姨,君之牧内心里有一种爱屋及乌。

    可他外套口袋的手机忽然嘀嘀地响,进了一则新的短信。

    君之牧瞥了一眼手机屏幕的短信,他脸色严肃了起来,抬起头再次看向顾如烟时就平静不下来了。

    他问地有些急躁,“乔宝儿出国了?”

    刚才收到了短信消息,乔宝儿出国去了。

    大概是君之牧那冷傲气质浑然天成,顾如烟惊了一下立即回他,“是,她早上跟祈南他们一块去瑞士了。”

    君之牧听到她提起陆祈南的名字了,气势稍淡了一些,沉默着,好像在想什么。

    顾如烟见他没说话,补充一句,“小朱两夫妻,还有裴家那位小男孩也一块去了,去瑞士滑雪……”

    乔宝儿的新年也过得挺沉闷地,陆祈南特意找了一堆人出国旅游,出去散心,也不错。

    君之牧本来就不是什么多话的人,他朝顾如烟看一眼,原本想说一句,离开。

    没想到,乔文宇突然喊他进屋。

    下午6:00多原本是要准备晚餐的时间,可现在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顾如烟放下手上的活,与乔文宇,连乔老太太也一起接待君之牧这位‘贵客’。

    几人在乔家的客厅里对面而坐,面面相觑,气氛有些尴尬。

    顾如烟给他们各自斟了一杯红茶,君之牧拿起象征性的喝了半口。

    乔文宇粗着嗓音说一句,“前段时间我住院的事麻烦你了。”

    乔文宇是个明白人,虽然他脑出血重病期间,君之牧并没有出现在他的病房,但能使唤陆祈南跑上跑下,大概也是君之牧在背后出面。

    君之牧对乔文宇这位岳父没有太多热情,客套平淡开口,“现在身体怎么样?”

    乔文宇手术后整个人身体大不如从前,但最近气色好了许多,他审视着眼前的君之牧,神情称不上和善。

    他突然骂了一声,“命硬,死不去。我那女儿整天关心着我的大光头什么时候长头发,从小就会惹我生气,我血管被她练得结实多了。”

    君之牧神色凝肃看向他。

    乔文宇直接扔下一句,“她就不该跟你在一起。”

    君之牧的表情瞬间变得很难看。

    顾如烟和乔老太太听着乔文宇这挑衅愤怒的话语,不由地紧张了起来,这气氛剑拔弩张。

    君之牧像是忍着,他没有发言。

    而乔文宇继续说,“就现在的情况,你再拿我的公司利益来威胁也没用了。至于孩子……孩子是你们君家的,跟我们乔家没关系。”

    “我的女儿,我很清楚她的性子,她对生活就没有计划,都是她外公给宠惯的,自小任性习惯了,她对什么都无所谓。当初她意外怀孕,是你强加到她身上,并不是她自愿的。”

    “你别想再控制她!”

    君之牧脸上有些震憾,右手紧捏着精致的瓷器茶杯,很重用力的放到了桌面上。

    君之牧想要开口,可是乔文宇明摆着不给他机会。

    乔文宇脸色铁青,对着他大喝一声,“出去!”

    居然赶他出去。

    顾如烟和乔老太太心底慌乱。

    她们也没想到,乔文宇最近休养生息心情已经平和许多,这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她们担心君之牧会跟乔文宇发生激烈的争吵。

    “之牧少爷被乔文宇赶出门外。”

    君家,君老爷子派人去打听他家孙子的事,当他听说君之牧被乔家的人轰出大门,顿时心情震惊又复杂。

    “他就这么老实地走了?”老人语气阴阳怪气。

    “他一句话也没反驳,没威胁对方,就这么离开乔家了?”

    君老爷子内心莫名其妙来气了,君之牧那孽障东西平时谁都不放在眼里,到了乔家居然这么老实了。

    老管家面容担忧,“大概是被乔家的人说到痛处了。”

    君老爷子很别扭地骂一句,“真没用。”

    老管家看了一眼客厅的古董大时钟,晚上8点正,但今晚大家都没心情用餐。

    老管家叹了一声,“据说之牧少爷到达乔家的时候,乔宝儿已经出国去了。”

    老爷子心情挺烦的,气哼一声,“乔宝儿这孙媳妇,不够安分。”

    原本他的想法比较传统,打算安排君之牧娶一位端庄听话的孙媳妇,乔宝儿不会把持家里的大小事务,更不适合当贤内助。

    “之牧少爷就是喜欢她。”

    “那年还特意去c市给乔宝儿当了半年助教,忙活了大半年,结果乔宝儿也没认得他……”

    老管家好大一声感叹,“我真没想到之牧少爷对女生这么腼腆,可能是从小到大都是别的女生主动,他耗了大半年连一声表白都没说过,估计是怕被拒绝。”又是一声长叹。

    老管家很发愁,“老爷子,乔宝儿那性子跟老夫人倒是很像,要不你帮帮他……”

    君老爷子脸色复杂,一声震怒,“帮什么帮,帮不了,那是他自己找的媳妇!”

    老管家见老人余怒未消的态度,讪讪地也没敢再说话。

    晚上11点的时候君之牧才回到君家,主宅客厅灯光全亮着,他爷爷还没休息,像是在等他。

    君之牧脸色平静,没有开口,只是朝他爷爷看去。

    君老爷子脸色阴郁,好像随时准备要发火似的,扭头狠瞪了他孙子一眼,暴躁的脾气压住没有骂人,哼了一声,柱着拐杖就起身走了。

    老管家陪着老人身后,一脸无奈苦笑。

    君家这些主子的怪脾气,老的小的都是一个德性。

    君家太大太宽敞了,总让人感觉很清冷。

    他爷爷回房了之后,君之牧也离开了主宅,他去了婴儿房。

    婴儿房的女佣和保姆见他过来,纷纷让开位置。

    君之牧半蹲在小床边,宝宝嗜睡,他们睡得迷迷糊糊,好像忽然感觉到有人靠近,宝宝憨憨地睁开明亮眼珠子瞧着头顶的爹地。

    君之牧就这样蹲在床边,他一声不吭,看着这两只四个多月大的双胞胎,这白净粉嫩的小东西,不哭的时候也挺可爱的。

    宝宝的小衣领有些乱,他很自然地伸出大手去拉扯一下。

    然后,他儿子那胖墩墩,软乎乎的小手居然一把抓住了他的修长的手指,宝宝的五指小小的,暖暖的,宝宝紧握他的手指,君之牧内心有些触动。

    君之牧看着他们好一会儿,深邃的眼眸有一些黯然。

    他松开了孩子的小手,站直了身,最后看向小床的宝宝一眼。

    “……你们原本不应该出生。”君之牧低低地自语,也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回到卧房之后,君之牧脱下外套,好像故意似的将外套扔到一个角落地板上。

    他直接去浴室冲澡,站在花洒下淋着冷水,冰凉的水珠从头顶淋下,一阵冰凉让大脑放空。

    东苑的管家方大妈知道君之牧没有吃东西,特意准备了夜宵给他送上来。

    君之牧从浴室里出来,只说了一句,“不饿,带走。”

    方大妈见他今晚有些奇怪,也不敢打扰,领着另一位女佣赶紧出去,然而女佣见外套掉在地板上,积极地去拿起来,准备带出去清洗。

    君之牧突然有些急地喊一声,“把外套放下!”

    女佣吓了一跳,方大妈立即把外套抢了回去,走上前递回给君之牧。

    君之牧接过这件外套,立即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将手机紧握在掌心,他的神色有些复杂。

    “你们出去。”他语气平缓下去。

    在君家干活,这些主子心思难测,真太难伺候了。

    卧房的门关上后,君之牧也没管那件外套,他只是一直握着手上的手机,静默地想了好久。

    落地窗外今晚的夜空很暗淡,没什么星光,已经是凌晨1点。

    君之牧知道,国内跟瑞士的时差快了6个小时。

    所以,她那边现在晚上7点,正是吃晚饭的时间。

    迟疑了好一会儿,他打开了手机微信,直接查看了朋友圈。

    然后君之牧表情闪过微惊。

    陆祈南果然发了一大堆照片,他们已经到达了瑞士,一行人包括朱小唯,裴昊然和裴忆小家伙也在,齐齐地聚在一张大桌上很激动地吃着异国美食。

    乔宝儿也在其中,她右手叉着一只大龙虾,好像觉得好玩似的,故意挥动着龙虾大钳子,她笑得很开心。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