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想人家了,就主动去道歉

    孩童的声音太纯真,乔宝儿听着内心很触动,“我没有不要他们。”

    裴忆才六岁已经很早熟懂事,这大概受他母亲的影响,关蕾生下他之后一直很厌恶裴忆这个儿子,孩子虽然小但也知道妈妈不喜欢自己。

    “我看见两个君弟弟了,如果你不要他们的话,他们肯定会伤心的。你别不要他们。”

    乔宝儿素来害怕这样煽情的气氛,赶紧打开电视机热络一下。

    “我喜欢看大笨象,鳄鱼,巨蟒,豹,上次看的猫头鹰也挺有趣的,”

    乔宝儿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很有闲情跟6岁的小男生分享心得,“不过我最讨厌狮子,就是那个长了一堆胡子的公狮子懒得要命,整天都是那几只母狮子去打猎,就一渣男。”

    裴忆偷偷地她一眼,他发现他君阿姨做什么都好认真,看个动物世界,居然眼睛闪亮盯着。

    裴忆看记录片不多,但他觉得他君阿姨说得是对的,“我也讨厌公狮子。”

    酒店外面的暴雪肆虐,这个套房的小房间里开着柔和的灯,两人坐靠床上挨着观影记录片,气氛也挺温馨。

    现在这样的信息世界,人们工作总是很忙,回到家各自抱着手机,互相聊天陪伴很难得。

    “好久没人跟我一起看这些,小朱说很无聊。”

    裴忆扬起小脸看她,问得很自然,“君叔叔没有吗?”

    乔宝儿目光依旧盯着大屏幕的巨鳄,没什么表情,摇头。

    裴忆也知道他那个很厉害的君叔叔肯定很忙。

    乔宝儿下意识地翻看了一下微信通讯录,她忽然想起了唐聿,小时候除了唐聿也没别人跟她这么亲近坐靠在一起。

    “睡美人是谁?”

    裴忆八卦凑过去,看见这个微信帐号的消息被他君阿姨置顶了。

    “小柱子。”

    乔宝儿很直接告诉他,一边给这个‘睡美人’的帐号发消息,【小柱子,你表叔在找你,你又跑哪去了?】

    裴忆虽然年纪小,但他对这些手机应用app已经非常熟悉了,他君阿姨好像跟这个人很熟。

    “这个人会陪你看记录片吗?”裴忆莫名问她。

    “小时候会。”

    是被逼的,小时候唐聿是不敢反抗的。

    “那这个人是男生吗?”裴忆对这个帐号很好奇。

    “是。”

    “那他现在长大了还会愿意陪你吗?”裴忆小脸蛋有点严肃。

    乔宝儿想了一下,很肯定,“会。”

    突然外面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乔宝儿立即下床跑到窗边往外看,裴忆也紧张地跟着她。

    现在瑞士的凌晨时分,漆黑的夜色下,天边没有半点星光,而酒店大门前方一百米处,摆设了四只冰雕精致的天鹅,四周有七彩的灯光照耀,这四只冰雕剔透的长脖天鹅高贵优雅,灵气。

    因为乔宝儿住在酒店高层套房,距离有些远,她不太清外面风雪的情况。

    但借着那依稀的彩光,看样子是一块广告指示牌被风雪吹的横飞砸到了这冰雕天鹅,其中一只天鹅长脖被砸断了。

    这就意味着,外面的风雪比她想象中得在大。

    连一旁的固定金属指示牌也吹得横飞,如果是砸到人的话,肯定是重伤。

    乔宝儿神色凝重了起来,虽然她现在置身在酒店内有暖气,但外面呼啸的风雪,她伸手,手掌摸着玻璃窗户,真的很冰冷。

    这天气跟白天比起来恶化的太快了,她有些担心怎么离开。

    此时的君家,早晨6点。

    按着君家的规矩,像往常一样大家坐在一起用早饭。

    君之牧吃着一份意大利粉,左右手拿着刀叉吃的很慢,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心不在焉,居然被切刀割伤了手指。

    一旁的管家看见他手指滴血,立即叫人去拿消毒水之类的常用药过来。

    “真没用。”

    君老爷子怒瞪他一眼,莫名其妙骂一声。

    只是小小的伤口,流了几滴血,君之牧不以为然,放下了刀叉,他也没什么胃口,站了起身就离开餐桌。

    管家可是很焦急,让他至少都要用消毒的湿纸巾,稍微给手指小伤口消毒一下。

    君之牧对这些真正关心他的人素来比较宽容,接过就随意擦拭一下。

    而依旧在餐桌上他的母亲江美丽却连一眼也没去看他,保持她的端庄礼仪继续用餐。

    不过,君之牧看着白色的湿纸巾上印着暗红的血,内心不知为什么有点不安,他皱眉,想着别的事情。

    “哥哥。”君之妍胆怯地喊他一声,话不多,其实她是关心他。

    “小伤口。”

    他回过神来,看向餐桌右边的君之妍,对待这位内向的妹妹,君之牧还算比较有耐心应一句。

    君之牧迈开脚,回书房去,这几天他也没心思回公司。

    “想人家了,就主动去道歉。”

    君老爷子忽然朝他怒地喝斥,“整天一副心神不定的蠢样,她就算是生气了骂你了,那也总比人家出国旅游遇个大帅哥把你给忘了要好,没用的东西!”

    老人训话,餐桌一片安静,老管家等佣人也表情严肃。

    君之牧朝他爷爷看去一眼,两爷孙难得没有对峙,他沉默回书房去了。

    君之牧不喜欢在电子产品浪费时间,但这段时间,君家上下都注意到了,他们之牧少爷只要闲着坐下来就在刷手机朋友圈。

    这事真是怪了。

    国内的早上6点,乔宝儿那边应该是凌晨12点左右。

    君之牧回到书房后,好像最近培养的坏习惯,第一时间又去刷微信朋友圈,她发了一条新动态,不知道跟谁在看记录片。

    这么晚还没睡。

    之前给陆祈南打过一通电话,虽然他那位兄弟不靠谱,快速地挂断了他电话,但陆祈南说得那句,‘乔宝儿不想看见你’,这倒是让他在意了。

    只要涉及她,他的尊严就那么卑微了。

    君之牧看着自己手机,有些恼。

    恼怒自己太过自傲,或许是气恼现在自己这么左右顾忌。

    他手指尖那小伤口还在滴血,随意地拿起桌面的纸巾按压,血液透过纸张有些渗透出来,慢慢地才终于止血。

    君之牧对气味很敏感,这浅淡的血腥味。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拿起了手机,没有在迟疑,直接就拨打了乔宝儿的手机号。

    可是她那边的手机响了三下,然后断线。

    嘟嘟嘟……

    电话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