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跪下来求我

    断电,整栋酒店都没有了暖气。

    继续留在酒店套房,裹着被子也不是办法,这不够保暖,乔宝儿带着所有保暖的被子衣服袜子帽子等,他们走楼梯到一楼大堂去。

    陆祈南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裹着一张白色大羽绒被子缩着走,跟个鸵鸟似的,模样肯定很搞笑滑稽。

    他还有心情扭头对乔宝儿说,“你手机有电吗,帮我拍一张照片,如果我能活着离开这鬼地方的话,我一定要装裱起来……”

    “我们离不开这里啊?”

    裴忆被他老爸抱着,小身子埋在羽绒被里,冒出小脑袋,眼神里有些惊慌看着陆祈南。

    从12层要下到1层大堂,得花些时间和精力,乔宝儿原本就有些累了,见陆祈南居然在吓小孩子,“不用理这只鸵鸟。”伸手毫不客气的拍了一下他脑袋。

    陆祈南抱着他后脑勺,故意呼天抢地的嚎叫,“哎呀,我脑壳疼……乔宝儿,我不行了,你要背我下去,你要负责啊。”

    原本受困在酒店里,断电,没光源,没暖气,大家情绪都很压抑,一边走楼梯,后面乔宝儿继续收拾陆祈南,裴昊然他们低笑出声。

    就算受困在酒店里,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等待就行了。

    乔宝儿他们终于走到一楼大堂时,远远依旧能听到吵闹声音,这样的环境要让大家都冷静下来真的太难了,外面的风雪还在呼啸着。

    他们裹着羽绒被子在楼梯口那边出现,其他的人朝乔宝儿他们看去。

    人群立即低声细语,有好几个人也冲上楼梯,估计是想学着乔宝儿他们回套房去拿被子,至少能保暖一些。

    然后在楼梯口能听到楼上暴躁的讨论声,“电子锁,没电了,怎么开门拿被子……”

    乔宝儿说过她不是圣母,不可能替这些陌生人去砸门。

    想要保暖,各自想办法。

    裴昊然选了一块角落的位置,他们几人围坐着一团,乔宝儿穿着之前拿到手的御寒衣物,将自己的被子给了朱小唯,她自己起身朝人群中走去。

    酒店大堂最中央的水晶灯下方,有一张大理石的圆形桌子,此时桌面上站着一个高瘦的外国男人。

    这男人似乎并不特别怕冷,他里里外外就穿着一件衬衫西裤和一件外套,他对着人群高喊一声,“大家请安静一下。”

    “大家都希望平安的离开这里,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团结互相合作。”

    “身体健康的男人们请都站起来,我们现在需要一部分人加固门窗防止风雪吹进来,我们还需要找到所有能找到的木质可燃烧的材料,就地生火……”

    这男人的声音很特别,带着一些低哑,虽然讲着英文,但听起来有些拗口,似乎他原来的母语并不是英文。

    他的嗓音有一股诱惑力,像是天生的掌权者,他的话能让人轻易的服从。

    就在一楼大厅的旅客们唯一的愿望就是平安离开这里,似乎也觉得这男人说的很有道理,很快配合着各自去检查四周的门窗。

    将酒店那些多余的椅子和桌子点燃了,在中间生了一个大火堆,照亮了这昏暗的大堂,让人心也有了一点安全感。

    在室内生火是很不安全的,现在没办法了,断了电,只能用这种原始的方式保暖。

    乔宝儿映着大堂中央跳跃的火苗,她眯起眼睛认真地审视这男人,他有点眼熟。

    乔宝儿恍然,她记起来了,刚到滑雪场玩的那天这男人曾经拿着单反相机给她拍了一张照。

    台上的摄影师反应很敏锐,他扭头就直视着乔宝儿那边。

    火苗昏黄,乔宝儿看不太清这男人的表情,但她很肯定,他看向她时那眼神很锐利,算不上友善,薄唇微微扬起,戏谑等着看戏。

    他对她做了一个口吻,“你怕吗?”

    乔宝儿怔了一会儿,她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塑料的别丢进去,会产生有毒气体。”有人叮咛着。

    有一位30多岁的美艳的女人突然大哭了起来,“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有人过来救我们?”

    她帮助着拖拽着一张大木桌,忍不住地一边哭,一边问,“山下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们这里发生了断电,他们可能会延迟,有可能一周才上来,我们撑不了那么久,这没那么多家具让我们保暖。”

    没有人回答她。

    大家内心都惴惴不安。

    旅客们大都比较配合干活,像是将内心的愤怒发泄在这家酒店上,拽着厚窗帘,名贵的木质家具,一件件扔进火里燃烧。

    因为酒店是建在高山之上,没有用天然气管,用的都是液化燃汽,没有了电力,幸好还有一些液化汽可以煮热食。

    酒店的厨师们也知道现在的天气哪都跑不了,见大家都这么齐心,也都很配合地去为所有人准备晚餐。

    跟平时在餐厅里体面优雅的用餐不同,这一夜,他们都狼狈的蹲坐在地毯上,围着那个大火堆坐着,各自手上捧着热汤,不顾什么用餐礼仪,大口大口地喝着。

    “尽量多吃点。”

    “食物方面不用太担心,我去后厨看过他们的食材很充足。”

    大家安静地用餐,胃里暖暖地至少精神没那么紧绷,而这时,酒店经理办公室那边传来打斗的声音。

    好些人探头张望,乔宝儿和陆祈南立即站了起身。

    经理办公室那边有两道身影扭打在了一起,一拳一拳的往对方身上招呼,“混账家伙!”愤怒地大骂。

    不一会儿,又冲进去了一个壮硕的男人,很快分出了胜负,安塔头肿脸青的被那两人拖了出来。

    “他身为酒店的负责人,企图搭坐电缆车偷偷离开,这自私的家伙,想丢下我们不管了。”其中一男人怒骂。

    酒店里的人听到这话,都开始吵吵嚷嚷起来。

    之前安塔和夏垂雪他们想提前私自离开这事被客人知道了,大家内心都很气愤。

    安塔面对所有人的唾骂,他似乎也没有半点惭愧,反而理直气壮破口大骂一句,“你们这些下等人。”

    安塔引起了公愤,很多人看他不顺眼,扑上前就要打他。

    陆祈南表情很气恼,“早知道让他在电缆车上冻死算了。”

    迫于众怒,安塔也害怕了,他赶紧跑进后厨躲了起来。

    “你不能将食材储藏室锁了。”

    “我是这家酒店的负责人,我说了算,这些贱种居然敢打我,等他们想吃下一顿的时候就必须来求我,我要他们都跪下来,否则我是一点食物都不会分给他们。”

    安塔恼羞成怒,他将后厨的食材储备室锁了,那是一个大钢锁,除非用电锯激光,人力绝对无法打开,他拿走了唯一的大钥匙。

    厨房里知道这事的几个厨师脸上都很惊恐不安,他们面面相觑,不敢现在就对外面的人讲这事,肯定会暴乱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