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雪崩,乔宝儿被活埋了

    “君阿姨,我老爸和陆叔叔要多久才回来啊?”

    这样一个不寻常的风雪夜里,连孩子都无法安眠,裴忆紧紧地依靠着她,扬起明亮的眼睛,稚嫩的脸蛋掩饰不了担忧。

    “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乔宝儿也不知道具体时间,这个时候只能等,看裴忆小脸蛋有些发红,怕他是发烧了,立即伸手去摸他额头。

    真的有点发烫。

    乔宝儿朝朱小唯看一眼,小朱紧张地也给他探了探额头,真的发烧了,“裴忆,会不会觉得头痛不舒服?”小朱声音温和问他。

    裴忆小脸蛋发冻,没什么精神摇摇头,低声说一句,“我会好的,不要告诉我老爸。”

    小朱担心地给他更多的被子包裹着。

    乔宝儿想了一下,起身,“酒店有常用的药物,退烧感冒药应该有的,我去找一下。”

    乔宝儿在大堂走过,穿过人群,正想去找酒店的工作人员拿药,却被眼前两位衣着非常体面的年青女子拦住。

    这两位金发碧眼的美丽外国女人突然跪在了乔宝儿面前,“小姐,我们求求你救我父亲。”

    乔宝儿吃惊地没反应过来。

    “我们不能眼睁睁的就看着我们老父亲去逝,他现在很痛苦,需要立即送去医院救治……”

    是之前那位突然中风的老人,他平躺在一张长桌上,用被毯保暖,老人的脸色发黑,死寂的神态似乎快要断气了。

    “我们家族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你拿着我父亲的这一块腰带扣去找镇里的人,他们会立即派人上山救我们,我们一定会重金酬谢你……”

    朱小唯见乔宝儿在那边被人拦住了,吵吵闹闹的声音,转身让夏垂雪看着裴忆,她急急地也过去看情况。

    “你们想让乔宝儿现在滑雪下山?”

    朱小唯听清了这些人的话,一脸震惊,有些气愤,“虽然风雪停了,但大家都知道东面那边滑雪场山地那么陡峭,暴雪过后就算白天滑雪都很危险,现在大晚上,你们想让她送死啊!”

    又有几个大男人走过来,他们脸上表情强势,“这位小姐的滑雪技术很专业,她下山去肯定没问题。”

    乔宝儿脸上没什么表情,只对他们说了两个字,“抱歉。”

    现在这样的情况各自保命。

    她答应了要留下来看守朱小唯他们就不可能离开,再加上东面的山体太陡峭,虽然下山只需要20分钟到达小镇,但是分分钟会送命的。

    原本跪在地上的两位美艳的女子,听到她拒绝之后,立刻气势汹汹的就站了起来弄瞪着她,手指着乔宝儿的脸大骂,“你这个自私自利的人。”

    “你居然忍心看着我的父亲这样死去,你明明有能力却不肯尝试,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

    那女人的声音尖细刻薄,大声怒骂喝斥。

    乔宝儿没有出声,只觉得眼前这些人很可笑。

    他们的亲人的性命就是命,别人的命就不值钱了。

    乔宝儿拖着朱小唯想走开,身后其中一位男人突然暴怒地大骂一声,“我绝对不能让我父亲有事,你必须下山!”

    “你、你想做什么啊?!”

    朱小唯一脸惊恐,看见身后那男人居然举着手枪对着乔宝儿。

    他们这边吵闹声越来越大,围观的人也都有些畏惧地后退,不时有人喊着‘把枪放下,把枪放下。’

    乔宝儿脸色凝重,她将朱小唯推到自己身后,右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的钢刀。

    “你父亲中风生病了,我很抱歉,但是我也无能为力。”

    她努力冷静跟眼前的男人对峙。

    这位看想起来40多岁的男人举着手枪,他表情也有些紧张,把枪上了保险,然后胡乱的在人群中挥动。

    “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你就忍心看着我的父亲这样去死,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要死就大家一起死!”

    那把黑亮的枪支胡乱的指着人群,吓得大家惊地大叫,躲避。

    这男人简直疯了,在这个时刻居然持枪威胁。

    人群中有人害怕地大喊,“我看过你滑雪,你滑雪技术很专业,你就下山去救救老人吧。”

    “老人家很可怜,他年青时为当地做过很大的贡献,不能就这样白白地等死,你应该为他下山冒险,这是你的光荣。”

    有人大声嚷嚷着,“只有你有这个能力,居然见死不救!”他们都在指责乔宝儿,齐齐地声讨。

    “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人!”

    夏垂雪抱着裴忆走了过来,连她这个弱女子都忍不住,“你们说这些话简直太过分了,我们这些国外旅客性命就不值命了,只有你们才高贵吗,你们这几位身为儿子的,明明滑雪技术也很好,为什么不敢下山,你们才是懦夫。”

    “你给我闭嘴!”眼前几位贵族子女恼羞成怒。

    “我要你现在立刻下山去找人,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他!”持枪的男人面目狰狞,他将那枪口突然对准了裴忆。

    朱小唯吓得慌忙地冲过去,“你别乱来!”

    乔宝儿怕真的惹怒了对方,立即拽住了她,一脸气愤地瞪着眼前这群所谓的贵族。

    夏垂雪紧抱着裴忆,对上眼前这支黑色金属枪口,整个人也僵硬着。

    大堂里一阵安静。

    裴忆毕竟只是个孩子,他憋着眼泪,害怕地看向乔宝儿那边。

    “别哭。”乔宝儿对他小声说一句。

    裴忆抽泣了一下,因为他发烧,加上现在受惊,小身子虚弱地不断地颤抖,他忍着不掉眼泪,看着非常让人心疼。

    “我答应滑雪下山,你把枪放下。”

    乔宝儿脸色复杂,隐忍着怒意答应了条件。

    可是这几位贵族子女却不肯同意,“我们现在去滑雪场,只要你听从我们的命令下山找人救我父亲,我就不会伤害这里的人……”

    他们的枪依旧高举着,要挟裴忆做人质。

    夏垂雪抱着裴忆一步步朝滑雪场走去,乔宝儿和朱小唯警惕地跟着,身后就是持枪威胁的几位贵族子女,以及几位陌生的旅客。

    行走到滑雪场一段路走了半个小时,其中一人拿着两台高照明的电筒,风雪已经停了,但户外温度依旧很低,他们对峙着气氛也凝重压抑。

    乔宝儿换了滑雪设备,因为需要有人带上电筒照明,需要再找一个人一同下山。

    这时,高瘦的摄影师主动站了出来,“我去吧。”

    乔宝儿朝这位摄影师审视着,总感觉这男人不寻常。

    但持枪的人却选了大胡子,因为身强力壮的大胡子滑雪技术也很不错,加上他们觉得摄影师懂一些紧急治疗的医术,要他留下看守那个死剩半条命的老父亲,大胡子倒霉被揪了出来。

    “凭什么让我去,我不去!”

    大胡子被两个壮硕的男人强迫换上滑雪板,他愤怒地大骂。

    可无论怎么挣扎,对上那危险的枪口时,大胡子只能忍着闭嘴。

    乔宝儿朝陡峭的山下看去一片漆黑阴森,她忍着心头的恐惧,这简直是送死。

    夏垂雪怀里的裴忆朝她大喊,“君阿姨——”裴忆这小家伙大哭出声。

    “乔宝儿,你、你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朱小唯心里慌得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乔宝儿脸色很难看,假装坚强,“没事的。”

    “别再拖延时间了,现在立刻就下山去,这边山体陡峭山下只要大概20分钟,你们立刻去找镇里的镇长……”那持枪的男人急躁地催促。

    乔宝儿跑到朱小唯面前,她想把之前私藏起来钢刀给朱小唯备用,当她低头伸手摸向腰间的钢刀时,站在她对面的朱小唯却忽然脸色惊恐起来。

    “乔、乔宝儿,你看那是什么……”小朱哆嗦的手指,望向山峰。

    就在这一霎那,地动山摇。

    人群尖叫声此起彼伏,慌乱地朝四周逃跑。

    轰隆轰隆的巨响,山体剧烈的摇晃,扑面而来的雪崩,所有人都逃不过,雪崩就像大瀑布一样强劲地从高处扑着飞冲而下。

    那两台照明的电筒掉在地上,映着这白色的雪地上凌乱的脚步,他们都慌不择路的乱窜,推攘,有人摔倒了在哭泣惨叫,各各神色慌张。

    夏垂雪抱着裴忆,摔跌在雪地里,她吓坏了,匍匐在雪地上,连双脚都在颤抖,都站不起来了。

    扬起头,惊恐万分的看着那雪崩冲击而来,啊——

    “小朱,快跑,不要回头,一路往右手边跑啊!”

    危机的关头,乔宝儿率先看到了跌坐在雪地里的裴忆,小家伙忘了哭泣,整个人受惊过度呆滞住了,冲着朱小唯大喊。

    “我去找裴忆,小朱你别回头,我顾不了你们那么多人,你快跑啊——”

    雪崩让整座山体地动山摇,吞噬了一切,尖叫声,惊慌呐喊声被淹没,所有人都被活埋……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