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绝处逢生,不放手

    雪崩来势汹汹,冲击而下,耳边都是恐慌的惨叫声。

    乔宝儿比较庆幸当时她被逼滑雪下山,所以身上穿着防寒衣物,她扑过去抓住了裴忆时,第一反应将身上防寒大衣拉链拉开,然后紧紧地抱住他。

    被大雪冲击着她连滚下山。

    她觉得可能真的要死在这片雪山上了,脑子放空什么都无法思考,当她的额头重重地磕到了尖硬尖石,疼痛让她清醒了一些,艰难地爬这块大石头的后面躲着。

    乔宝儿额头痛疼,这冰天雪地,长吁出一口白雾,浑身冻得发僵。

    至少她还活着。

    扶着石背,慢慢地站起身,裴忆哭得累了,害怕地紧紧抱着她脖子,一动不敢动,乔宝儿站直身,张望着眼前这一片白雪茫茫。

    这场雪崩掩埋了多少条性命。

    乔宝儿鼻子有些抽泣,喃喃地低语,“不知道小朱怎么样……”她的情绪很低落。

    她已经记不清当时的情景了,太突然,慌乱了。

    人群惊恐的尖叫,争先恐后的推嚷,雪地上凌乱的脚步,所有人慌不择路地四处逃窜。

    来势汹汹的雪崩之后,换了现在的寂静,静的让人心发慌。

    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

    乔宝儿向前走了几步,她扬起头也望不到山顶的酒店,估计被雪崩冲击到山腰处了。

    忽然,她左手边的雪里有一些动静。

    晚上视线很朦胧,雪堆里似乎有人,艰难地伸出手求救,挣扎着,能听到一些微弱的呼喊声。

    乔宝儿立即将裴忆放在雪地上,她赶紧跑过去,将雪里的人使劲地拉拽出来。

    “小朱!”

    她看见是女人纤细的手臂,第一反应以为是朱小唯,但将人从雪里拖出来后,乔宝儿看清了,是夏垂雪。

    “救救我,救我……”

    一脸狼狈的夏垂雪被拉了出来之后哭得泪流满面,她像是吓坏了,衣服被划破,头发凌乱不堪,匍匐在雪地上,一直在哭,一直在哭。

    乔宝儿见她这受惊过度的模样,她自己也没心情去安抚任何人了。

    心如死灰地看着这片雪山,还有多少人能活着。

    裴忆身上裹的衣物不足以抗寒,加上他之前就有高烧的迹象,乔宝儿调整了情绪,立即转身就去抱起裴忆互相取暖。

    而雪地上的夏垂雪失控地哭了好一会儿,直到她意识开始清晰,她第一反应急切地扑到乔宝儿脚边,面对生死,她想活,想活下去。

    “不要丢下我,我求你……”

    夏垂雪被雪崩冲击下来时,摔撞到了一棵大树双腿骨折了,膝盖处还渗着血,这份痛疼,冰冻的雪让她麻木了,她的腿动不了。

    经历了那雪崩的死亡,生命脆弱的不堪一击。

    如果乔宝儿不理她径自离开的话,她肯定会死在这里的,她不想死,不想死啊。

    乔宝儿的右脚被夏垂雪双手紧紧地抓着,她没有动作,眼底有些犹豫,她要抱着裴忆给他保暖,如果再带上夏垂雪,怕,真的无法走出这座绝望的雪山。

    看着夏垂雪在自己眼前死去,乔宝儿办不到。

    “裴忆,怕吗?”

    乔宝儿伸手轻拍了拍他小脑袋,勉强地对他一笑。

    裴忆小脸蛋上满是泪痕,已经安静下来了,他哽咽一下,双手紧抱着她脖子,头伏在她肩膀上,没说话。

    “你夏阿姨很害怕,所以我们不能害怕,知道吗。”她小声对他说。

    裴忆听不太懂,他小脸虚弱苍白扬起头,一双明亮的眼瞳看着她,然后点头。

    乔宝儿在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手机电筒模式,让裴忆拿着手机电筒,在这绝望冰冷的雪山,至少他们有微弱的光。

    幸好夏垂雪比较娇小,并不太重,乔宝儿身上没有大伤,只是额头磕了些,她弯下身将夏垂雪背起,前面还要抱着裴忆。

    天气很寒冷,她伏着他们很重,她自己也累了。

    但乔宝儿知道必须前行,一步一步,咬牙切齿踏着雪地留下一个个深刻的脚印。

    夏垂雪被她背着,这一瞬间,无法用语言去表达。

    她真的以为,会被丢下。

    乔宝儿救出她之后,甚至没多说一句话,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乔宝儿这位乔家大小姐就是出身好运气不错,尤其是她根本就没怎么付出感情,君之牧却那么执着。

    凭什么,她那么努力地拼搏想要靠近的男人,凭什么乔宝儿这么轻易就得到。

    心底始终不服气,但现在有些触动。

    “谢谢。”

    夏垂雪声音沙哑低语,她不确定乔宝儿有没有听见,但她能看见,乔宝儿背着她,前面还要抱着裴忆不放手,乔宝儿走得很一步都是竭尽全力。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

    漆黑的夜,雪山冰冷而阴森可怕,虽然有微弱的手机电筒照明,但乔宝儿自己也不清楚,她选的方向对不对,直到她感觉身体冻得麻木,呼吸急促,忍着,再多向前走一步。

    好像有声音。

    乔宝儿停在原地,她的视线因为疲倦而有些不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大脑清醒一些。

    “前面,前面有人争吵的声音,”在她背上的夏垂雪手指着前方,激动地大喊,“前面有人!”

    乔宝儿听到她这么说,心底多了一分希望。

    有人,至少还能互相求救。

    卯足劲,加速脚步朝前面声音的方向走去。

    “看起来,你精神还挺好的。”

    漆黑的前方,忽然传来一把声音,这声音带着轻松的调侃。

    在这样的困境,居然还能语气轻松的说话。

    乔宝儿表情很意外,她能认出这把声音,是之前酒店的那位摄影师男人。

    她再走向前几步,手机电筒微弱的光照映着眼前几道身影,不仅是摄影师,还有大胡子,以及大胡子的妻子女儿都活着。

    说不上什么欣喜,但是在这样户外的雪山,能遇见几个活人,乔宝儿就比较放心一些。

    这是一片较平缓的坡地,乔宝儿探头朝左前方看去,她眼睛一亮,好像是个山洞入口,认真一看是人为粗糙建筑的石屋。

    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在里面休息。

    乔宝儿将背上的夏垂雪放在雪地上,抱着裴忆朝石屋走近。

    “这是我先找到的石屋。”大胡子跑过来拦住了她,意思是不让她进去休息。

    乔宝儿皱眉,脸色阴郁难看对着他喝斥,“滚开!”

    接连的糟糕事情让她身心疲惫,也没有了多余的耐心了。

    大胡子很强势,捋起拳头吓唬她,“我说了,这是我先找到石屋,你没资格……”

    乔宝儿狠狠地瞪着他,跟这些野蛮人再多说一句都觉得没必要了,她蹲下身,正打算将怀里的裴忆放下,然后收拾这个没脑子的大块头。

    “我建议你最好别跟她动手。”摄影师朝他们走近,语调很平缓。

    大胡子扭头,脸色阴沉瞪他,似乎想骂他多管闲事。

    摄影师脸上没什么表情,他修长的手指了指还蹲在地上的乔宝儿,然后缓慢地开口,“你打不过她。”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