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等待,患得患失的感情

    又下雪了。

    石屋外飘落绒绒的白雪,寒风吹拂着雪片飘摇下落,没有浪漫唯美,只让他们心慌无措。

    乔宝儿掏出自己手机,仅剩下15%的电量了。

    虽然这段区域因为设备故障而没有了手机信号,但好歹手机能勉强充当手机电筒,微弱的照明总比漆黑地伸手不见五指要让人稍稍心安。

    她也注意到了,手机上显示,现在是晚上9点。

    时间过得真慢。

    躲在这处简陋肮脏的石屋,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天明。

    “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们?”

    “酒店的人都在等着营救,他们怎么会冒险下山救我们……可能以为我们全死光了。”

    大胡子跟他妻子在低语聊天,他们一副强势凶相,但现在说话声音充满了沮丧无措。

    他们都是直接坐在肮脏的泥土上,个个都很疲倦憔悴,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盼着快点天明,困在这座雪山里,也不知道现在身在何方,户外漆黑充满了危险,除了等候还能做什么。

    “柴枝不够。”忽然,坐在边角的摄影师男人开口。

    四个字,乔宝儿顿时精神紧绷。

    低头去看身后那堆破木板,石屋内的破木板床和木柜子都被他们踢成条状充当柴枝,她在心里算了一下时间,这堆破大板顶多只能烧到凌晨12点。

    而后半夜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没有了明火,万一遇到任何的突发事件都是致命的。

    “木条不够,那就烧慢点,不然怎么样,这样的天气,难道还要出去捡柴啊。”

    大胡子情绪急躁大吼一声,“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出去!”

    坐在另一侧的夏垂雪双脚被捆了木板固定,她一个半残疾者,现在又冻又累,在这个原始的的石屋洞穴内,心身疲惫到了极了,内心只有绝望和愤怒。

    她一脸绝望死灰,像临世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渲泄,突然愤怒地大骂一声,“烧慢点就能活下去吗,这个石屋那么阴冷,柴火不够,冻死算了。”

    夏垂雪脸颊沾了泥土和泪痕,又脏又狼狈,平时那些礼仪都愤然地抛之脑后。

    这些自私自利的人,大胡子跟之前那几位自以为是贵族的人是一样,自诩高人一等。

    “都是你们这些人害的!!”

    如果不是那些所谓的贵族强逼他们到滑雪场来,那么她也不会遭受这些罪!

    乔宝儿将裴忆环抱在自己怀里,转头看向那边夏垂雪一副狰狞愤恨的表情,倒是第一次见这位女精英金领人士这样情绪失控。

    大概,也是太害怕了。

    这样的等待真的让人很压抑,很绝望。

    乔宝儿伸手摸了摸裴忆的额头,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

    “会饿吗?”她低下头,小声问他。

    裴忆小身子一直挨着她,很没安全感,乔宝儿一直叫他阖眼休息,但他害怕,不敢闭上眼,虽然他还小,但能听懂大胡子他们说话。

    这些大人说,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以为他们全死光了。

    “朱阿姨是不是会没事的?”

    他一直低着小脑袋,童稚的声音有些啜泣,想哭不敢哭出声。

    乔宝儿直视着户外的飘雪,缓了一会儿,她才开口,“会没事的。”

    “小朱跑的那边方向雪崩冲击力比较小,她只要跑得快,应该不会被冲下山……”不擅长说谎,乔宝儿连语气也不肯定。

    希望如此。

    裴忆低着头,哽咽着,沉默好一会儿,大概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哭闹,不能给大人带来麻烦,他表现地很小心翼翼。

    心底最想见到他最亲的人,“我老爸一定不会不要我。”

    乔宝儿看着他这张稚幼的小脸蛋,内心有些触动。

    她怀孕时看过一些育儿的书,是君之牧买的,他放在书房里,她顺手抓起来掀了几页。

    书上说,每个孩子心灵深处都有一种恐惧,怕被父母抛弃,甚至会不自觉地努力模仿和讨好父母。

    就算是君之牧那样强势的人格,他小时候好像也试过去亲近他母亲……

    大概像一种患得患失。

    乔宝儿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石屋洞穴外的飘雪,这些复杂的多愁善感,说实话,她的童年很美满,她不理解患得患失的感情。

    乔宝儿忽然感觉到火堆对面的角落那男人在嘲讽她。

    她很敏感地转头看去,这位摄影师男人五官立体深邃,一看就知道是个欧洲人,他的唇很薄,微微地勾起弧度,有些戏谑玩味。

    那双似笑非笑的深棕色眼瞳分明在嘲笑她什么。

    她一直觉得这男人很怪异。

    “你叫什么名字?”乔宝儿忽然对着他开口问着。

    对方像是怔了一下,依旧保持着他唇角微扬的轻笑,但他眼底眸色更深,有一抹意味深长。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勾搭男人。”大胡子烦躁地碎碎念地唾弃。

    那位摄影师男人视线看着她却没说话,乔宝儿皱了皱眉。

    “君阿姨……”

    裴忆忽然喊她,伸出小手从小口袋里拿出一份蛋卷面包,递到她面前,“君阿姨,我有一个面包。”

    乔宝儿见他像献宝一样,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突然觉得内心有些温暖的感觉。

    她顺手去拿了二根木板加入火堆里继续燃烧,将裴忆抱得更紧一些给他取暖,低笑着,“你吃。”

    她话刚说出口,大胡子那一家三口目光齐齐地朝他们看去,大胡子的女儿手指着裴忆,有些傲慢命令一声,“给我!”

    这女孩讲得是瑞士当地的罗曼什语,乔宝儿听不懂她的话,但见这女娃一副娇公主的姿态大概知道,她想要裴忆的面包。

    裴忆也很敏感,立即把自己的蛋卷藏起来,捂在胸前。

    “我女儿肚子饿了,把你的面包给我。”大胡子的妻子用英文向乔宝儿讨要,语气那么理直气壮。

    乔宝儿听着脸色有些难看,直接回两个字,“不给。”

    “你!你这种人实在是太自私了!”那妇女居然尖着声音谴责起来。

    乔宝儿没理她,低头对裴忆说,“你自己吃。”

    然而,大胡子那女儿大哭大闹了起来。

    原本安静的石屋变得让人烦躁,那女娃也是6-7岁左右,外国女孩个子长得比较壮一些,特别娇气,捶打着她父母手臂。“我要那个面包,我要面包!”那女孩不厌其烦地尖叫哭闹,双脚还不断地踢着地上泥土碎石。

    正在烧得旺的火堆被女孩的脚踢乱了,带火的木板乱得四处都是,可那对夫妻却无动于衷,受尽委屈似的安慰他们女儿。

    乔宝儿看不过眼,“管管你们女儿!”

    大胡子妻子却一脸恶相回骂她,“你这个歹毒的女人!”

    “连孩子都欺负,你这个铁石心肠的人!”

    骂完了乔宝儿,那位妻子扭头就去数落她丈夫,“你怎么能任由别人欺负我们宝贝。”

    乔宝儿听着脸色阴沉,裴忆像是被这些人吓到了,小身子缩成一团。

    大胡子一脸凶样,魁梧的身材,站起身落下巨大的黑影,他抡起粗壮的手臂冲着她吼,“立即把面包给我女儿!”

    乔宝儿右手紧握着一把钢刀,怒不可遏准备要教他做人。

    窝在怀里的裴忆忽然将小手的蛋卷拿了出来,他没说话,很明显,他愿意把他的蛋卷给那女孩。

    大胡子哼一声,抢过裴忆小手的蛋卷,大步又回到火堆对面去做下。

    裴忆反身紧搂着她,头挨着她肩膀,忽然有点缠人。

    乔宝儿满心怒火,虽然裴忆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是也能感觉到他挨着她的肩膀,这动作像是要阻止她跟大胡子打架,息事宁人,大概是怕她会被大胡子欺负。

    大胡子的宝贝女儿拿到了蛋卷,却很不高兴,“我不要了!”她一副高高在上似的,将大胡子递给她的蛋卷,摔进火堆里。

    这公主病发作。

    乔宝儿气极。

    “你跟我出去捡树枝!”她猛地一站起身,走到大胡子面前,语气强势。

    大胡子顿时骂骂咧咧,“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命令我……”

    乔宝儿迅速地挥出右手上的钢刀,尖锐的刀锋直接抵着他的脖子大动脉处,“你去,不去啊!”她咬牙切齿。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