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君之牧,我叫你放手啊!

    大胡子生怕脖子被划伤了,魁梧的身板僵硬绷直,“别,别乱来……”

    “你不能,你不能伤害我们。”大胡子妻子也跟着紧张地大喊。

    乔宝儿脸色难看,丝毫不跟这些人讲情面,她的刀摁压在大胡子脖子上,冰冷的金属刀锋,瞬间带出一条清楚可见的血痕,细线的血液缓缓地滑下……

    “我去,我现在就出去捡树枝!”大胡子欺善怕恶,慌地连忙应一声。

    大胡子的妻子直接哭了出来,“这女人太可怕了。”

    乔宝儿没理他们,而她脚下,裴忆不安地小手拽着她裤子。

    “帮我看着他。”乔宝儿朝那个摄影师男人喊了一声。

    那摄影师男人似乎被这突然的委托非常吃惊,他黝深的眼瞳有些深思望着她,没答话。

    乔宝儿也说不明白为什么要相信一个陌生人,但现在这种情况,必须要有人出去捡柴枝,一个人出去不安全,必须要有二个成年人外出。

    如果大胡子留下来,她不放心。

    不如让摄影师男人留下来看守裴忆和夏垂雪他们这些体弱的。

    信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信这个陌生男人,严格来说,应该直觉他那样冷傲的男人不屑于对弱小的人动手。

    而且现在没有选择,必须要有人出去捡柴。

    “我出去捡柴枝,半个小时,最迟一个小时回来,外面太黑很冷,出去容易迷路。”

    乔宝儿蹲下身,“裴忆你在石屋这里等我,知道吗?”

    裴忆很挣扎,他小手不肯放。

    “我一定会回来的。”乔宝儿低声向他承诺。

    裴忆眼眶里有些润湿,依依不舍,“君阿姨,你一定要回来啊,你不要骗我。”

    “好。”

    乔宝儿也不耽误,揉揉他小脑袋,临走前朝那摄影师男人瞥了一眼,大步走入飘雪的漆黑里。

    大胡子被乔宝儿逼着向前走,他极不情愿,“这样的天气,出来就是找死……”

    “雪崩冲下来这一带的树都被埋了,哪里有柴枝……就算捡到也很难烧着……”

    乔宝儿没理他,手上拿起仅剩15%电量的手机电筒模式,光线很微弱。

    漆黑的天际沉压压地,天空正飘着稀疏的白雪,四周太空旷显得很阴森,大胡子骂骂咧咧的声音在山间回荡,起码有点人声壮胆。

    左侧山体的一整片树被之前雪崩压埋了,乔宝儿朝反方向走,希望快点找到一些可烧的柴枝赶紧回石屋去。

    “我们不能走这么远,万一迷路了回不去石屋怎么办啊!”

    大胡子越走越慢,看着这空旷如死寂的山间,浑身冒着风雪冻着哆嗦,心底更是慌着,扭头强势地喝斥。

    乔宝儿直接将钢刀抵到他的后背处,冷着脸,催促,“继续往前走!”

    “你这个疯女人!”

    大胡子面目狰狞,却又不敢怎么样,继续骂,“刚才那个男人说这座山头有黑熊……你想害死我!”

    乔宝儿黑着脸,觉得这个死大胡子真的很没用,怒地回一句,“黑熊都冬眠了!”

    可就在这时,他们都听到了前方一小片树林有些异动。

    仿佛有什么动物掠过树林,发出悉悉碎碎的声音。

    乔宝儿立刻停住脚步,腰板绷直,手上拿着手机电筒,灯光实在太过微弱,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能判断前方大概30米左右,有一团黑影朝他们这边冲过来。

    大胡子吓得大喝一声,“真的有黑熊啊!”他慌地转身就跑。

    大胡子转身奔跑时,撞了乔宝儿身侧,她手机摔在雪地上,一下子没了光线,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雪山冻得人连骨头都僵硬,呼吸着这极寒的空气肺部都有些灼痛。

    这样的夜里出去行走无疑非常危险。

    乔宝儿看着眼前,她的双腿也被冻得有些麻木,心底很乱,她在迟疑着要不要现在就跑,但她很清楚不可能是黑熊,熊早就过冬了。

    听声音却不像四肢伏行的野兽。

    奔跑过来的速度并不算快,而且听声音脚步声有些笨重,更像人类奔跑的脚步声。

    果然,她没有猜错。

    有人朝她这边跑过来。

    乔宝儿松了一口气,弯腰正捡起手机,微弱的手机灯光打照在眼前这个高大壮硕的男人脸上。

    是安塔。

    乔宝儿内心感到意外,安塔并不是被雪崩冲下山的,而是据说跟另一位游客厮打摔下山,没想到他还活着。

    他身上多处受伤,前额的短发有一处大伤口甚至被血染的结成了一团血凝块,模样很狰狞。

    “你怎么样?”她出于礼貌问一句。

    可安塔在与她对视之后,他瞪大了眼睛,眼瞳空洞无神,撕开牙齿间露出血丝,像是对着仇人一样,狂吼,“你们这些低等人敢伤害我啊!”

    安塔疯了一样巨大的身躯猛地扑上前,他突然攻击她。

    乔宝儿猝不及防被他扑倒在雪地上,完全没反应过来,他粗壮的手臂掐住了她的喉咙。

    他癫狂的力量使得乔宝儿在雪地上使不上劲,她呼吸越发的急促,脸上压抑着惊慌,不断地挣扎,他碾压的沉重身体,无法撼动,怎么推都推不动。

    “你敢伤害我,你敢伤害我!”安塔失控地咆哮,之前他跟一名游客起了冲突,摔下山浑身是伤,满怀的愤恨地爆发。

    他掐着乔宝儿脖子力量太重,在这冰冷的天气下苍白的脸色瞬间转成了青紫,呼吸难受,双手双脚不断地踢打他,微弱地抗争。

    乔宝儿右手不断地在腰间摸索,手指摸到了冰冷的钢刀。

    她脸色一狠,竭尽全力的朝安塔的小腿扎了下去。

    安塔突然受痛,身体条件反射的捂着他受伤的左腿半坐起身,就在这一刻,乔宝儿快速的推开了他,然后径自爬了起来。

    她气喘着,浑身虚脱一般,拼命地大口大口呼吸,脖子喉咙处被掐得还在生痛。

    “你这贱东西!”

    她以为狠扎了他一刀,就算安塔不死,起码也没有力气再攻击她。

    可他像是失心疯了,安塔粗壮的大手直接从自己的小腿上把刀子拔了出来,沽沽的鲜血涌出,他似乎没有痛觉,像被彻底惹怒了猛冲过来,“我要你死!”

    乔宝儿气还没喘顺,惊吓得方不择路朝一个方向拼命的奔跑。

    身后的安塔拖着受伤的腿,血液落在洁白的雪地上,血腥味在这死寂的雪山飘散,他巨大的身躯,一拐一瘸地,像凶恶的野兽一样追着,一直追……

    乔宝儿呼着大气在狂跑,心跳很乱,她的视线不断地朝四周看去,虽然一片阴森漆黑,“有没有人啊!”她内心深处还是希望那个大胡子能在附近。

    她跑进了一片小林子里,这边的雪地明显更厚一些,大概这边平时人迹更少,丛林里有树木遮蔽,她不断地奔跑穿梭。

    身后是安塔拖着他残腿,凌乱的脚步,他癫狂咆哮,“我一定会抓住你,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乔宝儿跑地气喘,她慌地频频回头,脑子里不断地想着怎么逃脱。

    她可以爬树。

    安塔腿伤了,她爬到树上,可以避一下……

    “啊——”

    就在她慌乱地思考之际,乔宝儿脚下一踏空,积厚的雪地下面泥土松动,整个人身体往下掉。

    下面漆黑一片,像个可怕的深渊。

    左侧有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飞扑过来……

    就在这崖边,那宽大的手掌险险地握住了她的右手腕。

    乔宝儿受惊地心一下子定住了。

    她挂在空中,右手腕被人用力拉拽着,扬起头,视野昏暗模糊,半米的距离,崖边上那张冷峻熟悉的脸庞。

    乔宝儿眼瞳赫然一怔住,忽然内心很确定,是他。

    君之牧。

    在这样冰天雪地荒芜的山头,死寂的夜晚,这样狼狈相遇,她有一瞬间觉得眼前的他只是个幻觉。

    “别动……”

    君之牧的嗓音从头顶处传来,像平常一样低沉熟悉。

    乔宝儿看着眼前的他,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听着他的嗓音内心五味杂陈,很意外他会突然出现,但好像也早就知道他一定会来。

    昏暗一片,看不清君之牧的表情,他正用力将她拉拽上来……

    “小心——”

    乔宝儿浑身紧张地大喊一声。

    安塔拖着受伤的腿,暴怒地像一头野兽,他巨大的身躯,沉重的脚步声还有他癫狂的咆哮声足以见得他有多么疯狂。

    崖边的君之牧俯身正趴着,低着头,双手用力地想要将她拉拽上来。

    乔宝儿急地扬起头,“小心上面——”

    就在她话落的瞬间,安塔面目狰狞,他粗壮的大手举着那把带着血的钢刀,像是复仇一般,狠地扎进了君之牧的身体,嗤的一声,金属尖锐的刀具刺入肉体。

    乔宝儿整个人脸色苍白了。

    而崖边上面,安塔似乎还没有泄愤,继续对着君之牧伏趴的身体狠劲的拳打脚踢……

    乔宝儿慌地眼眶都莫名急红了,她立即摇动着手臂,“放开我。”

    “君之牧,放手!”

    他只要放开她,那么就可以站起身,不必再受安塔的拳打。

    她连呼吸都变得急切,大吼,“你放手啊!”

    “我掉下去没事的,下面都是雪……”

    她用另一只手去掰开他纠缠在她手腕的手指,焦急,眼泪从她眼眶里滑出来,偏偏他就是抓得很紧很紧,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君之牧,我叫你放手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