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他的怀表不见了

    跟那位摄影师所预料的一样,两个小时后,救援的人真的找到这处石屋,解救他们离开这座可怕冰寒的雪山。

    大胡子听到外面的人声走动,立即就跑出去大喊呼救了。

    裴忆也满怀激动地站在石屋洞穴口处张望,乔宝儿推了推依靠在她身上的男人,低唤,“君之牧……”

    君之牧似乎精神不佳,回到石屋后,就扒在她怀里不动。

    乔宝儿没想太多,任由着他这么搂抱着,等待有人来,担心着他伤口拖太久了会发炎。

    “君之牧。”她又喊了他一声。

    君之牧其实并没有睡着。

    她不知道,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平和,甚至算是关心的语气唤他的名字。

    救援的人发现了石屋和火光,所有人跑了过来,为首的就是裴昊然,“小忆!!”这声音焦急激动万分。

    “老爸!”

    裴忆撒着小腿,踏着厚实的雪地,激动地扑到前面他老爸的身上,“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

    裴忆小少爷红了眼睛和鼻子,天真童稚的声音撒娇的说着。

    “你有没有受伤?”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裴昊然满心的焦虑,将他儿子紧紧的抱在怀里,也是激动的眼眶湿润,“是不是吓到了,别怕。”

    生死的离别,雪崩之后,他们挖出了好几具尸体,裴昊然内心真的很恐惧,对死亡的一种害怕,万一孩子出什么事,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

    乔宝儿看着裴昊然他们父子重逢,莫名地内心有些奇怪的情绪。

    她第一眼看见君之牧时,其实,其实内心也是很感动的……

    只是他们好像不会这样。

    裴昊然抱着儿子走进这简陋肮脏的石屋内,而乔宝儿也正扶着君之牧站起来,裴昊然伸手与她紧紧地握着,声音非常激动。

    “乔宝儿我真的很感谢你救了裴忆,当时我听说雪崩,我真的整个都慌了,我担心到焦虑不知所措……后来小朱说裴忆跟你在一起,我才在心里升起了希望,裴忆的命是你救的,我会永远记住的。”

    遇到灾难的人会陷于死亡的恐惧中,而寻找的人也同时会在绝望的恐惧中迷茫,无措。

    乔宝儿对别人的盛情显得有些尴尬,“没什么,我应该保护他。”

    “你刚才说小朱,小朱现在怎么样?你们找到了她,救了她对不对?”

    “小朱在山顶处被我们的人找到了,她被一层浅雪覆盖的没什么大碍,及时救了她之后很快就清醒过来,她一直很自责,特别担心你们的安危……”

    乔宝儿语气认真,“是我让她一个人先跑的,如果小朱不跑的话,我顾不了两个人,你别怪她。”

    裴昊然对她笑了笑,眼底却有些心虚,“我没怪她。”

    当时率先找到朱小唯,说真的,那一瞬间,内心深处真的怪她一个大人怎么没看好裴忆,为什么她活着而裴忆却生死不明。

    救援人员开了好几辆装备越野车过来,车内备有医疗用具,两名医护人员走上前先是简单地查看了君之牧后背的刀伤。

    乔宝儿松开他,转身去看落在最后的夏垂雪。

    而就在她转身往石屋方向走去时,君之牧那边,摄影师的男人走近低语一声,“你后背的伤,白痛了两个小时了。”

    君之牧审视着这张陌生的脸孔,“你是什么人?”

    对方冷笑一声,像是不想理他,转身就走,冷不丁地丢下一句,“君之牧你身上明明带有信号烟火,非要熬两个小时拖到那些人过来,如果我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不相信你也会做这样的蠢事……”

    君之牧注视着这道高瘦的身影渐渐离去,低眸想着一些事情,这时从最后的一辆救援越野车内跳出一道熟悉的身影,陆祈南好不激动冲了过去,“之牧啊,乔宝儿呢。”

    陆祈南听到消息,立即也急不可待赶过来了,“就说了,她命大,她肯定会没事的……”

    “不见了。”

    君之牧似乎是习惯,他伸手在口袋里翻找,动作越来越急切,“……不见了。”

    “什么?”陆祈南一脸不知所云。

    “我的怀表怎么会不见了!”君之牧那声音忽然变得烦躁。

    他表情瞬间变得凝重,脚步急切地往回走,朝石屋方向小步跑去……

    前面的医护人员看见了,立即紧张地追上去,“君少,你的伤,不要奔跑……”

    裴昊然也看见了他神色焦急的样子,连忙跟上前。

    “怎么了?”

    陆祈南是知道君之牧有多么宝贝他那枚随身携带的金色怀表,不见了?这么一大座雪山,这真的很难找回来。

    夏垂雪是最后离开石屋的,她双腿骨折,行动不便,想想她现在真的特别悲惨狼狈,所幸的是救援的人能够那么快到达,她还以为熬到明天,甚至更久的时候,那她的腿真的要截肢了。

    “这还是托了乔宝儿的福……”

    她脸上满是嘲讽,嘲讽自己现在的遭遇,一边用双手移动着身体,一点点向石屋出口挪去。

    如果不是她幸运跟乔宝儿一起遇难,那君之牧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夏垂雪眼底暗然无光,想起了刚才君之牧扒在乔宝儿身上那模样,她认识他那么多年,君之牧从来都是很强悍,就算受伤了也不可能这样……

    这样依靠着一个女人的肩膀,忽然,他像个小男生。

    就算明知道她的爱慕得不到结果,但今晚亲眼所见,身心疲倦,爱而不得到,无论她多么努力也取代不了乔宝儿的位置,真是不甘心。

    就在君之牧之前坐落的那个位置,夏垂雪眼睛一亮,石屋洞穴口那火堆还没有熄灭,橘黄的火苗照耀之下她清清楚楚的能看到一枚做工精致的金色怀表。

    “君之牧的怀表。”她拿在手心喃喃着。

    “你在做什么?”

    乔宝儿忽然出现,见夏垂雪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在发呆。

    夏垂雪将怀表紧握在掌心,扬起头,语气生硬,“没什么。”

    乔宝儿也没问,这时正好有两位医护人员拿着单板床过来,医护人员将夏垂雪扶起身直接带去治疗了。

    乔宝儿也想离开,没想到君之牧去急冲冲地朝这边跑来。

    他什么都没说,直接走进石屋内,好像急着要找什么东西,将石屋内翻得乱七八糟,但最后什么都找不到。

    “干嘛,你在找什么?”乔宝儿忽然有些生气。

    “我的怀表。”

    君之牧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看向她,“我的怀表,你有没有看见?”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