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君之牧的秘密

    君之牧这么急切地跑回来就是要找一个怀表。

    乔宝儿不太理解,如实告诉他,“没看见。”

    “乔宝儿!”

    而这时陆祈南远远看见她的身影,精神爽利的大喊一声,“乔宝儿,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的!”

    生死重逢,乔宝儿难得看着这整天吵架的陆公子内心多了些感动,“我肯定没那么容易死。”

    “你跑过来干嘛,都准备下山了……”

    “是之牧说怀表不见了。”

    陆祈南目光奇怪的看着她,多嘴说一句,“那是之牧随身携带了很多年的怀表。”

    乔宝儿有见过君之牧那枚工艺一绝金色怀表,里面好像是一张女生的小照片,当时隐隐约约的瞥了一眼,也不太清楚。

    “可能之前跟安塔打起来的时候,在崖边掉了。”

    陆祈南表情认真问,“大概在什么方位?”

    “我现在找20多个人过去那边找一下,如果没有的话把地方圈起来,白天的时候再找一遍,金属的怀表,明天我们再带点磁铁,花几天时间应该有机会找回来……”

    乔宝儿听着这么麻烦,“不见了就算了。”

    石屋洞穴口的那火堆快要燃尽了,火苗渐渐熄灭,而他们的身影容貌也变得昏暗模糊。

    君之牧转头看着她,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他随身携带那枚怀表,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突然不见了。

    乔宝儿他们乘坐救援的越野车下山,到了山下的小镇治疗的地方休息。

    受极寒天气的影响,小镇的交通医疗也很紧张,现在他们休息治疗的地方其实是本地一位超级富豪的私人别墅,像是上个世纪建立的城堡,里面一共有30多间客房,临时当他们的住所。

    这座别墅的主人应该跟君之牧有很深的交情,甚至能看得出别墅里的一些佣人对他很敬畏,目光都不太敢直视,怕得罪。

    也因此,君之牧他们得到了最好最快的治疗。

    因为君之牧后背有刀伤,所以他从下山后,就立刻送去进行手术治疗了。

    乔宝儿身上都是普通的擦伤并没有大碍,护士给她额头的外伤上了药,还特意地说要带她去做一次全身检查。

    “不用这么麻烦了,你去照顾别的伤患,我真的没事。”

    但是护士一脸为难,她说着英文,“这是先生吩咐的。”

    乔宝儿不知道她说的‘先生’到底是这家别墅的主人,还是指君之牧,一眼看去,别墅虽大,但是这次极寒天气受影响游客大约200多人,30多间客房也只是少部分人能享用,大部分受灾游客必须挤在大厅排队等待治疗。

    乔宝儿在那些游客奇怪的目光注视下走入了临时的检查室,她坐下来,老实地配合护士小姐抽血检查。

    “你腿怎么样?”

    夏垂雪正好也在这间临时检查室内治疗,这里的医生已经将她的腿用专用的医疗用具固定上了药。

    夏垂雪被护士们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也洗了把脸,人看起来也精神许多,她看向乔宝儿,语气淡淡。

    “骨折了,要打石膏,说是三个月内不能行走。”

    乔宝儿平时跟她也没什么共同话题,哦一声,转头继续配合护士量血压。

    可能是因为乔宝儿的表情太过于无所谓,坐在旁边的夏垂雪却内心情绪很复杂,“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虽然这栋别墅是临时的治疗休息的地方,但起码这里有电,有热水供应,有干净的衣服,有暖气,有吃的东西。

    夏垂雪突然觉得能呆在这样的地方非常感激。

    而这些环境,其实,她是沾了她的光。

    “乔宝儿,这次,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没命……”

    夏垂雪面对她,偏偏救命恩人是她,心情真的五味杂陈。

    “乔宝儿,我……”夏垂雪的语气变得有些犹豫。

    “不用说了,我没那么伟大,不用感谢我。”

    乔宝儿听着这些话有些怪,紧绷着脸,故意硬绑绑地回一句。

    夏垂雪见她这态度,反而笑了,“你现在是我救命恩人了,你不是应该理直气壮的要求我以后离君之牧远一点,或者叫我辞掉集团的工作,再或者是要我什么报恩之类的。”

    乔宝儿直接回一句,“不需要。”

    “乔宝儿,你真的不需要我报恩吗?”

    夏垂雪右手掌紧握着一枚金色的怀表,她的声音迟疑,“乔宝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跟君之牧是在美国的学校里认识,虽然不同级,但他在我们学校非常有名,当时校内校外,包括社会上,好多女生喜欢他,大家不断地打听有关他的喜好擅长什么,拼命的就是想要去接近他,为了能跟他说一句话……”

    没想到她提起君之牧,什么秘密。

    跟君之牧有关?

    夏垂雪看着她不以为然的表情,话顿了顿,突然声音压低。

    “有一年,君之牧的父亲去逝了,他回国拜祭,原本拜祭的事情完了之后他要赶回美国的,但是那一天,他从a市去了c市……”

    “c市对他来说其实很陌生,他并不在那里长大,之前也很少到c市去游玩,那天他原本是去c市找一位朋友,君之牧真正交心的朋友不多,那时他跟唐聿的感情最好,两个男人都不爱说话,但都非常优秀。”

    乔宝儿听到‘唐聿’双眸微睁。

    夏垂雪见她脸上有些在意的表情,提高了声音,“君之牧那天并没有找到唐聿,他就在c市一所高校附近闲逛……”

    “他戴着耳机在清冷的道路边上走着,突然间身边一棵老槐树上跳落一个女生,她扑到了他的身上,他措手不及……”

    夏垂雪脸上带着复杂的笑,“巧合的是,君之牧之后申请在那所高中就职半年助教……”

    他在她的学校申请特殊任教半年,偏偏,她不认得他。

    将掌心的金色怀表递到了乔宝儿面前,乔宝儿看着这枚怀表,她认得,就是君之牧那枚。

    乔宝儿拿在手上,怀表被夏垂雪打开了……

    夏垂雪最后看了一眼这怀表里面的小照片,语气有些复杂。

    “君之牧这么多年来养成了一个习惯,他习惯随身携带着这个怀表……”

    这间房间的灯光不算特别明亮,但怀表里右侧的小照片清楚可见,是一个17岁的女学生,正趴在课桌上露出半张漂亮的脸蛋,乖静地睡着。

    乔宝儿看着小照片里的女生,心情很难以言喻。

    是她自己。

    而这枚怀表的左侧,被人用钢笔刻了一小段英文……

    乔宝儿看不太清这字体太小了,她将怀表举起,光线充分照入这金色的怀表内……

    ……

    是君之牧的字迹,他亲自刻了一段话。

    一段很简短的句子。

    ——iwanttotellyouthathowmuchiloveyou。

    【我很想告诉你,我有多么的爱你。】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