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别扭夫妻,跟我回君家

    “你的伤怎么样?”

    乔宝儿看着身穿着病服的他,语气别扭挤出一句。

    她没有走近,站在床尾二米距离。

    君之牧坐在大床上,床的右侧还有铁支架挂了几瓶注射液,他还有二瓶注射液,他的眸色深沉复杂,凝视着站在二米外的她,她没有走近他,就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

    “没事。”他声音低沉回二个字。

    “哦。”

    可能是他的目光太专注,乔宝儿无法直视他脸庞,转过头目光在这房间里乱瞥,随即又是一阵的沉默。

    乔宝儿视线停在床头柜上的金色怀表上,脸色很平淡,怔然地没说话,内心却翻涌一些情绪。

    这怀表是她让陆祈南还给他的。

    这枚怀表,他将它带在身边似乎真的成了一种习惯了。

    她的思绪飘远,低垂眼眸想着很多事情,直到君之牧忽然说一句,“跟我回家。”

    她怔了一下,抬头看向他英俊的脸庞。

    君之牧深沉的眼瞳很锐利,灼灼地像是看入了她的眼底,低沉地重复,“乔宝儿,跟我回君家。”

    回君家。

    乔宝儿没想过他会突然说得这样直接,怔愣着,不知道怎么回他,但至少内心深处并没有抗拒这个想法。

    床头柜上的手机适时响起。

    突兀的手机铃声,让他们独处的气氛稍稍自然一些,乔宝儿侧过头不去看他,大步朝床头柜走去。

    君之牧右手还打着注射液,乔宝儿也不别扭,帮他拿起手机,走到他面前递给他。

    她快速地瞥了一眼,显示着‘爷爷’二个字。

    君之牧先是朝她看一眼,她此时就站在他眼前,不到半米的距离,他伸出左手去拿手机,修长的手指有点凉意与她的手触碰而过。

    手机铃声一直在坚持响着,听着有点烦人,君之牧快速地点了接听键。

    手机那头一把粗哑盛怒地嗓音,“怎么回事!”

    “派了那么多人,借航线……居然还能把自己弄伤了,没用的东西!!”君老爷子威严喝斥地大骂。

    君之牧即使没开扩音器,乔宝儿就站在他身边听得清清楚楚,爷爷从来都不会跟他孙子客气的,明明是关心他,还骂得这么起劲。

    爷爷怒火上飙,对着手机一吼,“你和乔宝儿到底怎么回事啊,都跑到国外去,家里的双胞胎你们都不要了是吗!”

    大概是觉得君之牧那边没人回应,君老爷子骂得不爽了,更加恼怒喝斥,“……我跟你说话听到了没有,立即给我滚回来!”

    君之牧看着手机没说话,乔宝儿倒是很自然地应一声,“知道了。”

    手机那头怔了一下,君老爷子没想到是乔宝儿回话。

    “我们今天就飞回去。”

    君之牧不急不徐地回一句,率先将手机挂断。

    “今天就飞回去,会不会太急了?”

    当陆祈南他们知道准备回国的消息后,个个都有些吃惊,一脸遗憾,“我还打算等风雪停了之后在瑞士多逗留一两天,这个小镇附近有几个旅游区,温泉也很出名。”

    陆祈南偷偷地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乔宝儿,压低声音,“去跟之牧说,我们再玩两天才回去。”

    乔宝儿没理他。

    其实她也觉得有点赶时间,而且君之牧后背虽然是小伤,但多休息一天再走肯定更好。

    不过君之牧既然这么说了,可能他有急事要回国处理,毕竟他是个大忙人。

    “去大厅吃点东西,一个小时后出发。”她迈步朝自己房间走去。

    陆祈南看着她的背影,很有怨念,“喂,乔宝儿,难得我们一起出来玩,你就当跟之牧蜜月旅行多留两天。”

    陆公子的人生哲学,吃好睡好玩好,尤其是之前在雪山那么悲惨的经历一回,怎么也要好好款待自己才行。

    可乔宝儿听到‘蜜月旅行’这个词,脚步更快。

    这些甜蜜美好,跟她的婚姻沾不上边。

    君之牧手下的人办事效率很高,一个小时后,他们一行人就赶往机场。

    当他们坐入舒适的专机时,飞机平稳高速地升空,万里高空,视野晴空一片蔚蓝无际,虽然天气依旧严冷,但从机窗往外看去,心境多了几分美感,仿佛昨天的艰苦,经历生死只是梦一场。

    乔宝儿也觉得,生活有时候回忆起来,真的像一场梦。

    一切都很顺利,飞机从瑞士飞回a市,刚下机就有人过来接送,她的脑子还没来得及思考太多,已经被催促坐上了专车,然后直达a市半山的君家别墅。

    乔宝儿脑子有些混乱,这熟悉恢宏的建筑别墅,她已经好久没踏入君家了。

    她下飞机时,甚至还没开口说要转机回c市,君之牧好像很赶时间,催着她,连拒绝都没机会。

    “爷爷呢?”她显得有些拘谨。

    眼前的方大妈满脸的欣喜激动,热情地招呼她,“少夫人,你回来了。君老爷子临时有事,冲冲忙忙说要出去朋友家住几天。你是不是累了,主卧室收拾好了,我给你放水泡澡,厨房在准备你爱吃的菜……”

    “哦。”乔宝儿面对方大妈热情,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点点头。

    至于君老爷子,老头居然外出了,原本她还纠结跟老人见面说什么,毕竟她最后一次离开君家是被赶出去的,她知道是她小姨的要求,可见面还是挺别扭。

    她看着眼前这熟悉又陌生的君家,有些不自在。

    “少夫人,我带你去婴儿房看孩子。”

    方大妈一脸激动,几乎是半拖着她往婴儿房走去。

    乔宝儿听到‘婴儿房’表情微怔,没有拒绝,倒是有些像是梦游一样,整个人迟钝地跟着方大妈走。

    身后的君之牧静默地看着她的反应,见她随着方大妈上楼去,莫名地一直隐藏有些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下来。

    强迫她,让她没有拒绝的机会……

    他的眸色复杂,这就是他对她一惯的作风。

    他知道,这样对她很卑劣无耻,可不然能怎么办。

    君之牧并没有去婴儿房,径自回了东苑主卧房,脱下外套,将口袋里的怀表拿出来握在掌心,他定定地看着怀表,那么多年了……

    他跟她相遇,从一开始就是他在暗中强迫她,忽然有一种身心疲倦的感觉。

    阖上眼睛,暗自长吁一口气。

    ……至少她回来了。

    君之牧在主卧房坐了20分钟,其实他赶回国,并没什么紧急的事务,终于回到家里,静默地坐着环视一圈自己的卧房,内心却开始有些不耐烦,目光不时朝卧房门口看去,50分钟之后,卧房的门依旧没人敲响。

    他霍然起身,大步,有些急躁往婴儿房走去。

    婴儿房内,乔宝儿没离开,她在这里。

    他不擅长表达情感,他不想让她刚回来就感觉很压迫,或许现在她很不自在。

    君之牧不想进去婴儿房,他不知道要跟她聊什么,只要她还在君家就行,他转身,放缓脚步打算去书房。

    然而,婴儿房的乔宝儿动作有些奇怪,他侧目稍稍凝视了片刻。

    乔宝儿静站在小婴儿床边,先弯下腰,很小心地伸手去碰了一下正熟睡的双胞胎宝宝,然后她的侧脸似乎吃惊了一下,快速收回手,掀起自己上衣,盯着自己平坦肚皮,在发呆。

    “他们是你生的。”君之牧对着房内低声说了一句,语气低沉无奈。

    乔宝儿怔地回头,目光对上他的眼瞳,表情呆了一下。

    护着自己坦露肚皮,赶紧将上衣扯下来,尴尬低喃,“我是不是在作梦……我怎么生了两个宝宝。”她秀眉间似乎真的有些困惑。

    那么大两只宝宝,已经半岁了,想想真是有点不敢置信。

    君之牧看着她的模样,忽然一扫之前内心积压的郁闷,低笑出声。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