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刚生完孩子那段时间,唐聿每天帮我涂药膏……”

    乔宝儿说得很自然,盯着自己此时平坦紧致的腹部,没有妊辰纹也没有剖腹产时留下的刀口,就像,她从来都没有怀孕。

    好像她嫁入君家那一年,只是梦,连半点痕迹也寻不到。

    “不知道唐聿给我涂什么药膏,效果真好。”她看向小床上正在熟睡的双胞胎,嘴里小声喃喃。

    君之牧就站在她身后,他看着她侧颜,她跟他一开始结婚的原因就很荒诞,所以她觉得像梦一样,不真实。

    她剖腹产,坐月子,产后抑郁,他都不在她身边。

    他一直扮演一个强迫她的坏人角色,而唐聿是她的守护神。

    君之牧紧抿薄唇,脸色复杂,而乔宝儿一直盯着小床上的双胞胎,静谧的婴儿房,两人都没说话,不知道怎么沟通。

    方大妈迈入婴儿房时,看着他们两人沉默的相处,心头叹了口气,之牧少爷的私事,他们不敢乱说半句。

    站在房门外,规矩地敲了一下门板,“之牧少爷,少夫人。”

    乔宝儿率先转头看去。

    方大妈手上拿着一部手机,如实通告,“少夫人,你父亲打电话过来找你……”

    乔宝儿的手机在雪山上摔坏了,她父亲乔文宇估计是知道了她已经回国,打不通手机就直接打来君家了。

    乔宝儿知道她爸的臭脾气,不敢耽误,接过方大妈递来的手机,心虚喊一声,“爸。”

    “你在君家做什么!”果然乔文宇怒气冲冲。

    “我刚回国……”

    她说得是实话,从瑞士飞回来还不到一个小时呢。

    乔文宇不理她的解释,怒地喝斥,“我之前跟你说了什么……我让你不准乱逛,你给我现在立即回乔家!”

    然后,她爸愤怒地挂断了电话。

    乔宝儿耳边还回荡着她爸余怒的大吼,看来很明显,她爸不同意她回君家,他觉得回君家就是乱逛。

    连方大妈也清清楚楚听到了手机那头的喝斥,一时有些迟疑,看了看乔宝儿,再看向一旁一直脸色复杂沉默的君之牧。

    “之牧少爷,晚饭准备好了,现在要用餐吗?”方大妈犹豫地询问一句。

    这里是君家,如果君之牧不肯放人,乔宝儿也走不了。

    “上菜。”他脸色平静地吩咐。

    意思是现在下去用晚饭。

    “我现在要回去。”

    乔宝儿说得很决然,转身,一个大步就往房门走去。

    “先用餐。”

    “不饿。”

    他看着她大步离开的背影,语气带了些强势,“那你就别想回乔家。”

    乔宝儿脚步停住,回头,气恼看向他。

    方大妈立即打圆场,劝着,“少夫人,你们从瑞士赶回来就算不饿也累了,你不想吃正餐,那喝一碗汤,滋补提神……”

    乔宝儿黑着脸,很不爽地到餐厅去喝汤。

    她很感谢方大妈为她准备晚餐,也知道君家并没有外界传闻那么难相处,但君之牧每次都用命令的语气吼她,她很不服。

    “你要做什么!”

    原本就心情不好了,她刚放下碗,就看见君之牧居然在吩咐方大妈照看双胞胎,他要去c市。

    乔宝儿语气有些迟疑,“你要去我家?”

    君之牧英俊的脸庞没什么表情,平静深眸直视她,那眼神大概是,他难道就不能去?

    乔宝儿撇过头,不想跟他对视。

    他大爷要去就去,反正她爸肯定是不欢迎他的。

    君之牧去乔家,没准她爸直接让他吃闭门羹,自找无趣。

    方大妈还特意给他们带了一些礼品随行,“少夫人虽然是回娘家,但礼物还是要带的,不太了解你父亲他们的喜好,这些虫草和血燕当作一点心意。”

    回娘家?

    乔宝儿听着这个词,脑子就有些混了。

    他们结婚之后,还真的没有正式地以夫妻名义回乔家,之前也有一起去c市,但那时她跟乔家关系不太好,君之牧也有别的事在忙。

    像平常人那样带着老公一起回娘家,这感觉,她忽然觉得有点怪异。她想象不到君之牧像平常人那样当个好女婿,画风太奇怪了。

    君之牧要去乔家,她也不问为什么,他要去就去,反正拦不住。可是为什么不坐飞机啊。

    “坐短途飞机过去只要半个小时就到了!”

    乔宝儿坐在豪华轿车内,她一脸不耐烦地瞪着车窗外飞驰后退的景物,车速确实平稳很快,但是依旧比不上飞机的快捷。

    平时他们从a市赶往c市都是坐飞机的,君家有专机不用那么多程序很便捷,君之牧这次非要坐车过去。

    “坐车最快也要四个小时。”她很气恼瞪着身边座位的男人。

    君之牧神色如常,“不赶时间。”

    乔宝儿紧绷着脸色,扭头,不理他。

    总之什么都是他大爷说了算。

    正在开车的君家司机战战兢兢,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开车去c市,他们之牧少爷出行向来讲究效率,瞥一眼后视镜,后座的两位主子气氛有些压抑。他想加快车速,但之牧少爷要求限速,哎,君家的主子真是心思难测。

    车程漫漫,乔宝儿靠住着豪华舒适的车背,忽然她有些磕睡了。

    其实也真的挺赶时间,昨天她还在瑞士经历了一场雪崩,惊恐交加,被救了之后身心疲惫,只休息了几个小时立即赶回国,刚到a市君家又要赶回c市乔家去。

    突然她想起了君之牧后背还有伤。

    她一转头,却对上一双深眸,君之牧似乎一直侧眸凝视着自己,乔宝儿怔着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了,脸颊有些不自然。

    君之牧虽然一身名贵西服,高大欣长身材,气质不凡,但冷峻的脸上明显很困倦,眼瞳还有些红血丝。

    “干嘛还要跟我去乔家……”她垂眸,低声抱怨。

    君之牧听不到她在嘀咕什么,突然喊了她一声,“乔宝儿。”他的嗓音有些低哑,像是身体不太舒服。

    乔宝儿听着他这样低哑轻柔的声音,心底有些在意了。

    “干嘛?”

    她紧绷脸色,保持面无表情,挤出二个字。

    “坐过来。”他直接使唤她。

    乔宝儿眼眸微睁,原本直接甩他一句,不,但可能是因为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虚弱,也没那么强势,她犹豫了三秒,别扭地挪到他身边。

    君之牧直接双手搂住她,那淡凉的独特男性气息缠绕,乔宝儿脸颊一下困窘,尴尬地看向驾驶位的司机,“喂。”她推他一下。

    关于情事,她向来很不习惯,尤其有外人在场。

    但君之牧的大脑袋毫不客气靠在她左肩膀,他深吁了一口气,似乎很累了,温热的呼吸轻轻地吹拂过她耳际,乔宝儿直接僵硬着身体。

    他就这样依靠着她。

    驾驶位的司机眼角瞄到后视镜的他们,内心无比震惊,但依旧保持面不改色,车子平稳行驶。

    乔宝儿的右手伸向他后背,原本以为君之牧耍无赖要推开他,但他眉宇皱了一下,她这才想起了,他后背有伤,他不能靠着车背才这样搂着她依靠。

    想明白事出有因,她一下子就释怀了。

    她的性子本来就像男生一样直率,自小异性朋友比同性朋友多,跟男人互相扶持帮忙也蛮正常,她跟陆祈南就混得很熟。

    可君之牧侧着头,看见她一下神色自然放松了,他倒是心里有些闷气。

    他故意将沉重的身体压过去,乔宝儿腰板后倾了一下,她挺仗义地说一句,“你很累就睡,我会扶着你。”

    就像在雪山里一样,就算是平时跟她不和的夏垂雪有难,她也会尽力帮。其实她这么说心思很简单,就是让君之牧想睡就睡,不用担心在车子转弯变速把他摔了,她会扶稳他。

    她外公把她教得多么有情有义啊。

    可是君之牧胸口更堵,眉宇紧皱,一股闷气积压不散,不知道在气什么,他双臂将她纤瘦的肩膀搂得更紧……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