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我跟她是夫妻

    乔宝儿回到乔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2点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顾如烟听到门铃响了,立即去开门,然而看见大门口除了乔宝儿之外,还有一位不速之客,顿时表情有些不自然。

    “小姨。”乔宝儿唤了她一声。

    顾如烟回过神来,注意到了乔宝儿神色有些恼怒,而君之牧英俊的脸庞没什么表情,他笔直站着手上提了两大袋名贵的礼品。

    乔宝儿黑着脸。

    明明可以轻轻松松坐飞机回来,非要坐车拖到半夜。君之牧这混账,还要靠着她枕了几个小时,她肩膀都酸死了。

    她不理身后的臭男人,直接大步迈入自己家大门。

    而站在门外的君之牧看着前面那没良心的女人大步走了进去,他转眸再与眼前的顾如烟对视,他的声音不温不热,“你好。”

    顾如烟表情有些拘谨对他点点头。

    提前知道乔宝儿要回乔家,很高兴在客厅里等她回来,可怎么也没想到君之牧也来了啊。

    “这是给你们的。”君之牧将手上两大袋礼品递过去。

    乔家现在家里没有请佣人,没人上前接他手上的东西,君之牧有些不习惯只好开口,顾如烟怔然立即伸手去接,正想说些不需要客气送礼的话,而这时,屋里传出一声喝斥声。

    “我让你立即回乔家,别乱逛,你就偏不听进脑子里去,非要让你小姨和奶奶整天担心你啊,你都多大的人了……我7点的时候就让你赶回来,你又在磨蹭什么,非得拖到这凌晨半夜,让我们好等……”

    乔文宇没好脾气,开口怒地大骂。

    乔宝儿被她爸骂得跟死狗一样,不敢吭半句。

    君之牧皱着眉头,不顾什么礼仪,径自大步走了屋,“是我让她先跟我回君家的。”他的嗓音天生低沉,冷沉沉的有一种威慑力。

    这意思是,他出主意要她先跟他回君家又怎么样,谁不满了。

    乔文宇原本教训自己家不孝女儿,听到这声音,抬头一瞪,心情更加不爽了。

    他在教训自己女儿关这姓君的什么事。

    乔文宇阴沉着脸色,故意不去理会君之牧。

    声音冷了几分,怒瞪着他女儿,“是谁让你带他回来的?”

    乔宝儿原本低着头老实挨骂,见她爸这怒火上飙,立即瞥了一眼身后的男人,连忙解释,“爸,不关我的事,是他自己要来的。”

    看她这么老实被骂了也不会顶嘴,还急着跟他撇清关系。

    君之牧脸色有些难看,隐忍像是气结了。

    乔文宇忽然内心很舒坦,心情好了很多。

    顾如烟关上大门,急忙忙地跑了进来,打圆场开口,“宝儿,你们吃了晚饭没,家里准备了夜宵……”

    “不饿,我在君家喝了一些汤。”乔宝儿如实回话。

    “吃过了就好,我和你奶奶还怕你空着肚子赶回来,”顾如烟有些怨念朝乔文宇看一眼,“你爸也是的,明知道你刚从瑞士赶回来又饿又累了,还在电话里生气嚷嚷要你立即赶回乔家……”

    顾如烟觉得乔宝儿明天再回来也行,不必那么赶。

    “你之前说在瑞士遇到了雪崩,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和小朱他们有没有吃苦受伤。”顾如烟拉着她,认真地打量起来。

    听到雪崩,乔文宇转头看向她,眼神也严肃了起来。

    乔宝儿一脸平静,“我们在酒店里蹲了几天,是后山那边发生了雪崩,我们不受影响。”明明说谎却说得那么自然。

    顾如烟是看着她长大的,没那么容易忽悠,问一句,“之前看新闻说那边雪崩埋了好多游客。”

    “哦,那些人跑到户外去,倒霉遇上雪崩就被埋了……”

    乔文宇瞪大眼睛,哼一声,“你没跟着跑出去?!”语气尽是不相信。

    乔宝儿紧绷着神经,一点儿也不脸红,保证道,“没有,我和小朱一直安分呆在酒店里等待救援。”

    君之牧眼底有些情绪,侧眸看向她。

    大概是心虚了,乔宝儿连忙补充一句,“我和小朱都没什么事,只是君之牧后背有刀伤。”

    这话转移了乔文宇和顾如烟的注意力,看向眼前的君之牧,见他气色也挺正常,就是看起来有些疲倦。

    “小伤。”君之牧适时低声开口。

    “都没事那就好。”顾如烟叹一声,看一眼墙壁时钟已经是凌晨时间也不早了,催促,“宝儿,你的房间已经换了干净的床单收拾好了,你先去好好睡一觉……”

    话说到一半,顾如烟有些为难了起来,客房她没收拾,自从乔家不请佣人之后,一些闲置的用品也少买了,家里没有了新床单,君之牧今晚睡哪?

    “家里没客房。”乔文宇冷着声音开口,明摆着赶人的。

    居然真的赶君之牧走。

    乔宝儿双眼放光看向她爸,内心升起一股膜拜。

    君之牧瞧她这表情,俊脸又黑了一半,对上乔文宇态度很坚决,“我跟她是夫妻。”

    这意思是,夫妻本因睡一张床,不需要什么客房。

    乔文宇沉着脸,“这里是乔家。”

    在这里,当然是他说了算。

    “宝儿,你给我过来!”乔文宇很不爽他女儿跟君家这位站得太近。

    自从乔文宇被气得中风之后,乔宝儿真的当起了孝顺女儿,基本上不敢再忤逆她爸了,老老实实走到乔文宇身边去,快步经过君之牧身边时,还不忘压低声音提醒他,“你别气我爸。”

    君之牧瞪她,气极的模样。

    顾如烟见他们这对峙的架势,折中想了个办法,“之牧,你今晚就睡宝儿的房间。”

    话刚说出口,那边乔文宇那不满的眼神看过来,她连忙补充,“宝儿今晚就跟我睡一个房间。”这样总行了吧。

    “干嘛让他睡我的房间啊。”

    乔宝儿被她小姨半拖着走,她回头瞧见她爸黑着脸,小声嘀咕一下,“让君之牧自己到外面去住酒店就行了。”

    “你还想幸灾乐祸看君之牧被你爸赶走,”顾如烟拖她进了自己房间,顺手就将房门给关上。

    “上次君之牧过来乔家找你,你爸冷着脸赶了人家一回了,他有心过来,我们也不能一次二次地赶人家走。”也不看看这君之牧是什么人,能随便赶走吗。

    乔宝儿很吃惊,她爸真的把君之牧赶出门外,真很难想象他当时的表情。

    估计那君之牧第一次被人扫地出门了。

    想着想着,乔宝儿脸色有些别扭,说话阴阳怪气,“是他自己要来的,自找无趣,活该。”

    顾如烟没好气地笑了一声,“当时我和你奶奶还担心他回君家后会不会报复我们,不过他也没做什么。”

    以前确实对君家存有偏见,也不希望乔宝儿跟君家的人有来往,但是经过了那么多事情后,慢慢地也有了一些别的想法。

    顾如烟忽然问她,“宝儿,你现在跟君之牧关系怎么样?”

    乔宝儿表情有些复杂,好像在想着什么,没回答。

    顾如烟也不追问了,找了一个新枕头和一套新睡衣给她,催促,“你肯定很累了,早点睡,别以为我和你爸不知道,你这趟去瑞士肯定没少受罪的,每次在外面惹了事回来说谎都特别溜。”

    乔宝儿脸上心虚,换了睡衣,钻进被窝里,老实睡觉。

    原来乔宝儿也是会说谎的,而且还讲得脸不红心不跳,明显是个惯犯。

    此时的君之牧走进了她闺房里,想起了她刚才说谎不打草稿的模样,没好气地抿唇轻笑,以前还一直以为这女人不擅长说谎,还真小看她了。

    乔宝儿的闺房风格很简约,浅蓝色的主调装潢,书桌,衣柜,一张床就这样很简单,虽然比不上君家主卧房那么大,但总体很宽敞舒适,她甚至连女性的化妆桌也没有摆,只有套房的小浴室一面镜子前摆了几件护肤品。

    君之牧心情不错,带了些好奇在这间房间里仔细看察,像他这样的年纪,向来性格沉稳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好奇心,他还在书桌最低下的抽屉找到了一本相册。

    他坐在属于乔宝儿的床上,掀看着记录着她儿时成长的相册,一张张的照片里面全都有她的身影,从她刚满月的宝宝模样,她刚学会走路,还有她第一天上幼儿园穿着花裙子绑着两小辫子笑容灿烂……

    乔宝儿长得像她母亲,自小就是个小美人,儿时白嫩嫩地有些微胖,乌黑的大眼睛澄亮澄亮地特别可爱,而且她总是很活泼很有精神的样子,还有她生气的时候,高兴的时候……

    君之牧的眼神专注凝视这一张张照片,唇角不自觉地微扬起,再看看此时这间她自小就住的房间,忽然他觉得心里被什么洋溢着满满的,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幸福就这样简单。

    将相册放在床边,君之牧也真的累了。

    之前接到消息她在瑞士受困,他忙了几天没休息才把事件解决,顺道拎了她回来。

    “还好意思说安分在酒店里等待救援……”他侧躺在属于她的床,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没好气地低喃。

    君之牧很快就入梦了,这陌生的女性房间,这张床,大概是他年轻时最渴望来的地方……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