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乔小姐生病了

    乔宝儿淋得一身湿漉漉的回家。

    衣衫和长发都能拧出水来了,偏偏她本人却像是没事一样,顾如烟给他们开门,见她这落汤鸡的狼狈模样,她开口第一句却说,“小姨,我饿了。”

    顾如烟气结,真又好气又好笑。

    又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君之牧,他正在收起一把小号的雨伞,依旧身姿挺拔,气质疏离,但现在他似乎没有过去那么冷漠,英俊的脸庞多了些柔情,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奇怪的是,君之牧身上却没怎么淋湿。

    “你爸跟你奶奶提前从医院里回家了,一会儿让你爸瞧见你这样子又该挨骂了。”

    顾如烟没好气地念叨她一句。

    这样的春雨其实也不算什么,尤其是发生在她侄女身上,以前磕着伤着的事多了去,这算是小事一桩,搞不好就是她自己忽然想淋雨了。

    “在这杵着啊。”说着,顾如烟赶紧回屋里去拿干净的大毛巾。

    “哦。”

    乔宝儿杵在自家大门口,身上雨水一滴滴地落下,一头黑长发顺贴着她白皙的脸颊,整个人跟个贞子似的。

    “君之牧,你先进去。”侧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她长睫毛还有些细珠,清澈的眼睛纯净美丽。

    他没有迈步,目光深邃的望着她,伸手,大掌轻轻地抚过她脸颊凌乱的发丝。

    “我现在是不是很像个女鬼?”乔宝儿倒是笑了。

    君之牧素来冷峻的表情跟着轻笑了起来,他也没说什么,修长手指一下下将她脸颊的发丝撩到耳后。

    他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神很专注,温柔。

    乔宝儿忽然觉得有些别扭,她稍微地侧过脸,下意识地想后退一步,君之牧却条件反应的迅速将她扯了回来,紧拥着不让她再走开半步,然后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顾如烟很是吃惊,虽然知道这次君之牧陪宝儿一起回乔家就说明他们还是会在一起,但君之牧这样冷漠的人,他对男女情应该相当理智,不太可能做出小青年一时冲动的行为。

    乔宝儿瞧着她小姨那暧昧的眼神,她家还是很保守的,居然在自家门口做出这么伤风败德的事,想找个洞埋起来啊。

    伸手去拿那条大毛巾,直接裹在头上,胡乱地擦擦雨水,“我先回房间。”她快速说着,赶紧跑了进屋内。

    阿嚏——

    乔宝儿回了房间洗了个热水澡,还在房间内躲了二个小时才慢悠悠的下楼,感觉鼻子有些痒,打了个喷嚏。

    “都当妈的人了,还跑去玩水。”楼下,乔文宇坐在客厅里等着教训她。

    别人家养的女儿要么乖巧安静,要么大方得体,他乔家这个,长这么大了还这样随性,真后悔小时候让她外公纵容得无法无天。

    乔宝儿坐在她爸对面的沙发上,颇为认真地告诉他,“爸,我觉得我居然生了两个宝宝,挺不可思议的。”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乔文宇气哼一声,说着,他看向另一边一直沉默的君之牧,忽然语气冷厉了起来,“如果你说那两孩子不是你生的,那事情就好办了。”这话说得阴阳怪气,有些余怒。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之间多了两个孩子,乔文宇立即赶这姓君的出去。

    乔宝儿不知道她爸在生什么气,按着自己的想法解释,“我是想说,忽然当妈了,感觉有些不踏实。”

    就像很多女人结婚生子,可是静静地一想,就好像自己昨天还是个学生,现在居然当妈妈了。

    “哼,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乔文宇气瞪她。

    “好了,过来吃饭了。”

    顾如烟在厨房里端出最后一锅汤,朝客厅那边喊一声。

    “这中午饭就随便吃吃吧,晚上再出去外面吃。”这一顿饭很家常,三菜一汤,很简单。

    原本想着去市场多买一些菜回来,好好煮一顿大餐,她先拿着君之牧的衬衫去干洗店耽误了一些时间,菜还没买完雨就已经下大了,接到电话乔文宇和乔老太提前回来,她也赶紧先回家。

    几人整齐地坐入餐桌位置,乔家的餐桌是圆形的,不像君家那长形的大餐桌,比起来虽小一些,但也家常温馨。

    “没什么菜,见怪了,多吃点。”

    乔老太太坐在上位,先是客气地招呼了君之牧。

    他朝老人点点头,神色如常地拿起筷子夹了青菜,一如往常动作优雅细嚼。

    君家的家教,餐桌礼仪是很到位的,而他旁边那女人就不一样了,乔宝儿盯着自己的碗,光看不动手。

    乔文宇脸上有些余怒朝她瞥了一眼,“发什么呆呢?吃饭。”对比起来,他乔家这位教养就差太多了。

    “刚才不是说肚子饿吗?”顾如烟也催促一句。

    乔宝儿抬头,“我泡了个热水澡之后,现在好像又不饿了。”

    顾如烟一脸无奈看着她,“要不要给你下个面,冰箱里还腌了一些牛肉,我给你弄个牛肉面好不好?”

    乔宝儿正想说好啊,她爸却不满地开口,“别宠着她。”

    “让你女儿回家,连一顿都吃不好啊。”乔老太太亲自发话,示意顾如烟去厨房煮面。

    “要吃就自己去煮。”乔文宇向来都是严肃教育。

    顾如烟一听,赶紧站了起身,“乔文宇你想害我啊,居然让你女儿进厨房。”说完,笑了起来。

    乔宝儿那厨艺,大家可是非常清楚地,她折腾之后光是收拾厨具得费上好多时间。

    “就是你们纵容着她,她都这么大人了,连下厨煮个面都不会。”

    乔宝儿不知死活地说一句,“爸,我会下面条。”只是比较难吃而已。

    “你还敢说。”乔文宇气结。

    这一家人在数落她的短处,君之牧安静地听着没有出声,他对乔家没有太多好感也没有太厌恶,他们在餐桌上这样交谈倒挺和谐,至少比起君家的严谨让普通人感觉自在舒服一些。

    最后顾如烟煮了一碗牛肉面,色香味俱全,可是乔宝儿没什么胃口,她就喝了一些汤汁,吃了几根面条,剩下一大半连牛肉也没吃。免不了被她爸又一顿的教训。

    外面的细雨已经渐渐停歇了。

    下午的时间,乔老太太拉着乔宝儿在客厅那边聊家常,其实乔宝儿的头有些沉,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有些昏昏欲睡,她奶奶问一句,她就答一句。

    “宝儿,你现在跟君之牧怎么样了?”乔老太太有些神秘兮兮地小声问她。

    如果是别人当他们家女婿,那有什么问题,他们也会直接问,但这君家的,可就不方便了,只好向自己家孙女打听情况。

    乔宝儿脑子昏昏沉沉,答非所问,声音都有些含糊,“君之牧怎么样……君之牧不挑食的,他很好养。”

    乔老太太瞧她这累倦似的,“回房间去睡一会儿,你中午没吃什么,晚上你小姨说出去外面吃,就你以前最爱吃的那家中餐厅。”

    “哦。”她迟钝的样子有点呆。

    乔宝儿很习惯性地爬回自己的房间,身子一躺,被子一扯,很快睡得很沉。

    原本说将她房间让给君之牧,他扭开房门看见大床上的她。

    脚步轻缓地朝床边走近,见她这睡相,半张脸埋进枕头里长发散乱,还紧裹着被子伸展双腿好不舒服的样子,这模样真是没有半点千金小姐的气质。

    因为这张是单人床,乔宝儿自己霸占一大半,君之牧没想打扰她的休息,只是静静地坐在床沿望着她这熟睡的容颜,她睡着的样子很乖静。

    等到下午6点,顾如烟上楼喊她起床时,意外发现君之牧就坐在她床边,他并没有越轨的行为,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顾如烟清咳一声才走进去,“宝儿,起床,我们要去外面吃晚饭了。”

    “……我不饿,我不去。”

    她扒着柔软的大床,不肯动了。

    “位置都预订好了,赶紧起来啊。”顾如烟是很了解她这赖床的德性了,必须要用强制手段挖她起来。

    她睡得迷糊依旧闭着眼,身子一翻,连头都缩进被窝里了,继续挣扎,“不想去……”

    “回来再睡,你爸一会儿又得说你了。”顾如烟没好气,上前去拽她被子。

    君之牧身形挺拔,站起身,说一句,“别吵她。”

    顾如烟一怔,这才转头望向他。

    君之牧依旧是淡漠神色,看她一眼,大概是,乔宝儿想睡就让她继续睡。

    顾如烟叹了口气,“她赖床就习惯闹一会儿……中午没吃什么,现在去餐厅正好多吃些,现在比以前瘦了十多斤,都不长肉了。”

    顾如烟虽然是她小姨,但特别疼这个侄女,尤其看着她因为之前产后抑郁症那么受苦,加上多少也有她间接伤害的原因,那次之后乔宝儿体重掉了很多,一直想把她养肥些。

    君之牧的处理方法很简单,“餐厅打包。”

    顾如烟见他这态度没有商量的余地,也不再坚持了,倒是呆会下楼乔文宇肯定又要念着他们宠着她之类的话。

    “宝儿,你想吃什么,我们打包回来给你。”

    顾如烟轻声问着,可是床上的人没有声音,像是真的睡得太沉了,好像连她的呼吸都变得很低弱。

    顾如烟无奈,只好弯着腰,凑近她,“我们去你以前最喜欢那家中餐厅,你想要吃叉烧包,炒饭还是吃喝粥……”

    “宝儿,醒一醒?”

    顾如烟刚察觉有点异样,另一边的君之牧的动作更快,他一个大步,急地伸手探到了床上那熟睡的人额头上,顿时,他眉头紧皱。

    乔宝儿发烧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